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五百三十八章沒事我是男的

第五百三十八章沒事我是男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凡一夥剛走不久,大堂經理丁天涯有些慌張,說道:門」有凹名客人要求退房。..我勸解說是已經入住了就不能退房,這些客人說是如果不退錢就要把我們告上法庭,說我們酒店有傷人的毒蛇,住這裡人身不安全。

而且還索要移住其它酒店的打車費、精神損失費和一些其它亂七八糟的費用,簡直是漫天要價

「給他們丁春秋陰著個臉,喃喃自語道:,「天涯,你查清了沒有,那小子到香港來是跟金世界集團的蔡家作什麼生意?」

「好像是轉讓南宮集團建的天馬大廈第三層半層鋪面的事丁天涯說道。

「轉讓,為什麼要轉讓出去,南宮集團的天馬大廈位置相當的可佳,對於金世界出售金銀器具都有好處的丁春秋有些迷糊了。

「據圈內人士秘傳,聽說那個齊天有可能會成為蔡家的乘龍快婿。這次的事聽說就是他聯繫上蔡依雪的,本來蔡依雪也不想把天馬大廈已經付清租金的半層樓面轉讓出去的。

不過聽說齊家在華夏很有勢力,而且齊家跟蔡家是世代交往,拗不過情面才點了頭。

轉讓費聽說要。四萬,只不過比原租金多了四萬的利息費。說起來金世界還損失了,因為前段時同一層樓的飛雲集團說是如果金世界肯把那半層樓面轉讓給他們的話,他們願出到,墜。萬,後來四萬都叫出來了。

我也很是納悶,蔡依雪是不是腦子燒糊塗了,明擺著的勸萬不要幹嘛要拿那。四萬,這一轉手就損失了近的。萬。

不過給姓齊的小子一鬧,這下子總算是明白了,還不是她那個齊天小子在作鬼丁天涯小聲說道。

「齊家的勢力也有一些。..不過如此罷了。齊天的老子在南福省任常務副省長,有個伯伯在鄰近省當省長,也不過今年才搞上去的,還是中央候補委員,聽說不久就會轉正。他爺爺聽說以前在軍委任職。不過早就退了下來,聽說現在病得快死了,就這幾個人也算不了啥,勢力是有點,但在高官如雲的華夏只能算是小兒科了,咱們沒必要顧忌齊家的什麼。蔡依雪,哼丁春秋臉上突然露出了相當猙獰的笑容。

令得一旁的丁天涯渾身沒來由的打起了冷顫。心道:「看來那個姓葉的又要到霉了,咱們丁少人稱玉蝶大少,其實他不但是花叢高手另一個方面來說也是一隻有毒的玉蝶。」

「退完了沒有?。丁春秋轉問道,聲音居然淡然。

「退完了,今晚上酒店損失了凹萬丁天涯說道。

「注意封鎖消息,把此事的影響消除,別讓一些不壞好意的人乘機做出什麼來。姓葉的,老子損失了墜萬,一定要你出舊倍,不!力倍的份額來賠償的,哈哈哈,」丁春秋突然狂笑了起來。

「丁少。剛才陳督察來電話,問要不是給那小子整點什麼?反正一個大6客,整出點什麼他們也只能吃啞巴虧了。在香港這塊地盤上,他們騰不起什麼風浪的丁天涯陰聲笑道。

「嗯!他不是帶得有個女的嗎?男女搞一起最容易出事的,呵呵

」。丁春秋應了一聲。

「那個有什麼用,**的話最多罰點款子了事丁天涯不明白,說得輕描淡寫。

「呵呵呵」對普通人來說**只是罰點款子就解決了。對大6一些官員來說那個影響就大了,也許會丟帽子的,即便是這次沒掉帽子以後再想爬升那就難了,大6那個地方最注重官員的政治清白的。..

只要咱們香港警察局坐實了此事,咱們把材料往他們那地兒的廉政公署,哦,不是廉政公署,他們那地兒叫啥「紀委,的一送,估計這小小子就完蛋了,哈哈哈丁春秋相當不簡單,對大6方面的一些人際內幕等了解得相當的透徹。

「厲害!丁少不虧是在燕京大學進修過二年的高手。」丁天涯乘機拍上了馬屁。

「呵呵,大6的事複雜著呢小這只是一點小皮毛罷了。」丁春秋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大堂經理丁天涯剛走,「嘭小地一聲,一個古董茶杯被丁春秋給砸地下落地開花了,望著片片碎飛的瓷片,丁春秋咬牙切齒。

罵道:「蔡依雪這個婊子,老子天天送花給你就是不搭理,裝屁的清高。咱們丁蔡兩家聯姻有什麼不好,合作坐大,你們控制金世界集團,反過也能支持我坐上寶德萊集團的寶座,既然你不仁咱也只好不義了,齊天,一個。兵蛋子,走著瞅瞅

葉凡前腳跟進了警局,那邊陳督察立即就變了臉,冷哼道:「雷全,先關起來,這麼晚了,大家加班到點了,也該回去休息了,明天再審吧?」

「哐鼻」。

葉凡跟庄紅玉被推進了一個冷冰冰的房間,裡面一盞微弱的燈泡在著暗黃色的光芒。床倒是有一鋪,奇怪的是葉凡沒現被子枕頭之類睡覺必備的東東。

「雷警官,沒被子,天這麼冷怎麼睡覺?」葉凡質冉道。

「喜歡睡就睡會兒,不喜歡睡,呵呵」雷全乾聲笑著「哐哪,一聲關上了厚垂的鐵門,那聲間嗡嗡直震響著。

「我會起訴你們警察局的,太不人道了葉凡冷冷笑道。

「隨你便」。雷全的聲音從那扇小號的鐵窗外邊傳了進來。過後喳地一聲連那兩隻巴掌大的鐵窗戶也給用鐵皮蒙上了。

「葉」葉主任,我連累你了。」庄紅玉聲音有些抖瑟,說道。

「連累啥,是我們到霉。來香港辦事還得蹲牢子,紅玉,好些了嗎?」葉凡關心的問道。心道:,「奇怪了,齊天怎麼還沒來?不是說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