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五百三十九章關押室玩旎情

第五百三十九章關押室玩旎情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動啥!你的身子我剛才今看米了,什麼地方沒看兒只好使出殺手銅了,把這種醜事都給搗鼓了出來。..

「你」真」真的看光了」庄紅玉氣得抖得更厲害了,雙眼寒煞煞的盯著葉心,說道:「剛才你不是說黑沒看見,什麼衛生間燈被你打滅了,還什麼黑乎乎,你,」卑鄙」。

「唉!老子成惡人了葉凡嘆了口氣,決定加一份猛料,徹底擊潰庄紅玉那高傲的底線,乾笑著,說道:「看過有啥奇怪,你當時暈了!我還摸過捏過,彈性還是很好的,當然,包括高山深澗,所以,你還躲啥,沒什麼意義了。」

此刻這廝就是一正宗的淫人小給庄紅玉的感覺有是一色魔,罵道:,「混蛋!」庄紅玉氣極了,伸手一巴掌就甩了過來,不過國術七段的大師怎麼會被她甩著,葉凡輕輕一架就把她的手給抓在了掌中,乾笑著說道:,「打是親罵是愛,摸摸也好。」

這廝這一句放蕩話出來那是徹底擊潰了庄紅玉的心理底線,人好像一下子軟癱了下去,整個身子貼在了葉凡胸前,連那高傲的頭都無力的斜倚進了葉凡胸脯上,兩行淚珠子順頰而下。

嘴裡喃喃道:「想不到」你真是那樣的人」我庄紅玉看走眼了」害了我一輩子

「看開些紅玉葉凡忍不住安慰。

「看開些!我就是看不開。這輩子都休想看開。哼!想不到你面相堂堂,才華斗天,其實豬狗不如,披著官皮的狼!」庄紅玉冷冷說著,那話能透人心骨。

「啊」。葉凡同志突然一聲慘叫。

生什麼事了?

原來庄紅玉乘這廝不注意居然下嘴了。抓起他的手捋開袖子狠狠地咬了下去。..等葉凡同志反應過來時現手腕上已經刻下了一排深深的牙印,快冒血了。

「姓葉的豬,本姑娘是被你看過摸過了,不過本姑娘的身子還是乾淨的,你這輩子休想讓我就範,狼!不然,我跟你拚了。」庄紅玉惡狠狠哼道。

不過庄紅玉雖然說著惡狠狠的話,但人並沒再掙扎,估計是認為掙扎來也是徒勞,都給這匹狼看過摸捏過了掙扎來還有什麼用。

而且這時也感覺有了一絲絲異變,感覺葉凡的身子怎麼越來越熱,猶如抱著一小火爐,舒坦得很。

那是因為葉凡的養生術在高運轉著,一股股內的之息在經絡中游遁,迴環往複,不久,那內勁之息一部分溢入肌肉皮膚中,在葉凡的鼓搗下轉化成了絲絲能量,能量再經過轉化,就成了熱量,此熱量從皮膚住溢了出來,給庄紅玉的感覺就是抱著一個電暖氣似的,當然,沒那麼灼熱罷了,但也能跟農村一個土火籠相比的。

不過對於此刻冷得直打顫慄的庄紅玉來說卻是雪中送碳,等於冬天裡的一把火。她甚至有種想緊貼上去的衝去。

暗暗自罵了一句:「沒骨氣!」

「唉!這牙印夠風騷的,好像比紋身還要深刻。濕熱的櫻唇,艷若桃花,不冤。值!」葉凡苦澀的笑道,心道:「他娘的虧大了,一點腥沒沾到手又給這娘們咬成這樣子了,以後給齊天盧偉看見還不得笑掉大牙。而且這邊在她眼裡又成了淫狼,老子是跳進黃河都難洗清了。不過這娘們還真是倔強,那脾氣跟茅坑裡的臭石頭差不多了

「哼!」庄紅玉應了一聲沒說話。

不久!

葉凡的額頭上已經冒汗珠子了,因為那內勁之息轉化成能量,再成熱能卻是相當耗費內息的,比跟一個六段高手強攻還要來得費勁。其實這個也是個能量的轉化問題罷了,就像水能轉化成電能,電能可能轉化成熱能。..

人體也是個,複雜的生物機器,在國術手法運用下有此奇妙功效也正常,當然,至少也得六段位及以上的高手才能做到這一點的。

功力達九段的高手聽說那手中能利用內勁之息摩擦起火團,用來攻擊對手,就像是在手中用內勁製造手雷一般。

葉凡面額上的豆大汗珠子令得很庄紅玉暗暗吃驚,暗道:「奇怪!他身上怎麼會熱,這麼冷的地方他頭上居然直冒汗珠子,而且那汗珠子還不顆顆都有黃豆粒大

嘴裡卻是冷煞煞哼道:「看到沒有,作了虧心事心虛了,額上汗珠子都可以用來炒黃豆了,我就不信你作了虧心事不擔心,哼!一隻無恥的淫豬罷了,汗不死你。」

「呵呵」我命大,死不了小這點卻是不需庄姑娘費心了葉凡反唇相譏。心裡暗暗叫苦,老子拚死激內勁給你享受,居然在這裡說風涼話,不過內勁這東東又不能跟她解釋。自認到霉啊!一,,姚好了,本姑娘眼不旦心不煩,一等!「庄紅玉繼續哼聲心

「你不傷心,如果在古代你可是要以身相許的。因為男女授受不親嘛」。葉丹乾笑,主要是想分散庄紅玉的注意力,讓寒冷降低到最低點。

「想得美,全天下男的全死光了我也不會許你的」多!」庄紅王小一點也不相讓,兩人一來二去的斗著嘴,倒在暫時忘記了寒冷,頗有股子打情罵俏的苗頭了。

而且,庄紅玉在冷言相譏中那屁股還挪了挪,估計是感覺葉凡身上有熱度,所以冷屁股很是自然的就湊緊了過去。

葉凡當然不會傻到拒絕,也是頂了上去,當然,這些動作搞得相當的自然隱秘,不能讓庄紅玉有種生硬的感覺起了疑心的話估計這溫潤的享受得泡湯了。

一個多小時後。

葉凡感覺庄紅玉有點適應了,有兌道:「庄姑娘,其實我並沒你想得那麼壞,你是不是感覺我的身子特別的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