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五百四十二章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第五百四十二章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三團最近受了重傷,聽說功力凡經退到了第四段頂階」小沁此退回總部幹些雜務,或者說提前退到普通部隊或地方擔當職務的話,那這核心第8組鐵定是這個葉副帥上位了。..

如此年輕就上位特勤組最強大的分組核心第8組,以後估計會取代總部鎮頭兒的霸主地位,那可是權勢滴天的寶座。聽說鎮主席已經有意提名鎮頭兒兼任軍委副主席一職了」

此刻的葉凡在鎮東邪眼中已經快成神靈了,一尊耀眼的未來之神。這個時候花些力氣結交上此人,抓住龍尾巴沾些光那是絕對有的。

鎮東邪強作鎮定,說道:「沒什麼?如果真是預備隊員到香港來得當這個副站長合情合理了。不過,不管齊天的情況怎麼樣?我服從副帥的決定。」

鎮東邪腦子裡面那麼一打轉,已經微微有向葉凡靠攏的打算了,所以語氣是更加的恭敬,以服從為令。

鎮東邪走了。

葉凡沖了咋。澡,現天已經亮了,看來是沒法子補覺了。庄紅五小也沒睡,穿著套粉紅色的睡袍子在廳中打開電視無聊地亂按著。

一頭有些散亂的頭,玲瓏鼻子從絲間凸顯出來。睡袍子開口並不是很高,那一抹雪白露在了外面,連乳峰子也露出了一小截。一幅睡美人的那種能惑死眾生的白骨精樣子,令得葉凡那心臟是不爭氣的嘭嚓嚓的跳動了幾下。

暗罵了一句:,「白骨精!」

見葉凡那有些猥瑣的目光從自己胸脯前一滑而過,庄紅玉啐了一聲道:「再看挖眼。」

「你自己露在外面的,我不看看什麼?我這人啊,從來不掩飾自己好色,男人嘛!好色並不叫好色,叫風流懂嗎?。..葉凡故意裝著一幅色狼相,目光停留在了那抹雪白上移不開了。

「你去死吧!哼!」庄紅玉趕鼻伸手整理了一下胸口前,放下手後差點令葉凡同志瞪掉了眼珠。本來葉凡同志以為庄紅玉是要整理一下胸口把露在外面的一小截乳峰遮掩起來的不給自己這狼看的,誰知庄紅玉弄了一下,不但沒把它給遮起來,反而把胸口前的衣袍往胸脯兩邊擴了擴。

開口好像更大了一些,此刻乳溝子顯現得更是明顯了,隱隱的都能好像看見那顆誘人的小草莓蛋子了。

「媽的!什麼意思?引誘我?」葉凡咕嚕,吞咽了一攤口水,艱難的把目光移開了。

「咯咯咯」怎麼,本姑娘敞並了某頭豬居然不敢看啦?葉主任,我那地方深嗎?」庄紅玉突然嗲聲嗲氣,媚媚態十足,展顏一笑問道,真有股子禍國殃民的調調。

「深,好像海溝葉凡隨口而出,沒忍住,因為那的確太誘人了,是個男人都受不了。這廝也是狂運清心訣才抵住了這春色誘惑的。

「哼!去死吧!一頭豬」。感覺眼前一黑,庄紅玉立即變臉了,冷如寒冰,一個大枕頭劈頭蓋臉的就砸向了葉主任大大。

「呵呵呵」先是色誘,色誘不了本主任就改拋繡球了,咱可是接得很穩啊,來者不拒葉凡隨手就給接在了手中,湊鼻子處聞了聞,叫道:,「好香!」

「啐!」

庄紅玉臉蛋突然粉紅一片,哼了一聲,當葉凡目光再次侵蝕過去時又是非常遺憾了,搖了搖頭,說道:「遮起來了,看不見了,可惜!」

「給豬頭看也不給你看,哼!」庄紅玉翹皮極了,嘴唇微張著,得意的瞪著葉大大,像一隻情的斗母雞。..不過,好像又像是一塊冰雕的母雞。葉凡大大那火熱的漏*點被冰塊一冰,立即消火了。

「不看就不看,有啥,還不是肉做的,總不能說是其它配料吧,呵呵呵」某人很有伸士風度,還聳了聳肩,其實骨子裡是相當的遺憾的。

「你」下流!」庄紅玉那臉紅得透熟了,快滴出紅胭脂了,直翻白眼,看來是被葉凡同志的厚臉皮給撓著了。

「下流,何謂下流?有句俗語不是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男人不下流何來「壞,可講。所以,為了討女人歡欣,男人有時也該下流的,目的當然是為了變「壞。讓女人喜歡嘛!所以,這個下流也是分品的」。某人針對「下流,一詞大表了一翻屁論,弄得庄紅玉這個研究生是膛目結舌,呆愣愣的望著某人居然被噎住了,一時講不出話來了。

庄紅玉胸脯劇烈起伏著,像海上的波瀾,是給氣著了,乾脆轉過頭去不理人了。場面靜默了一陣子,某人笑道:「紅玉,這裡面有五萬塊錢,是寶德萊酒店賠償的損失葉凡笑

「五萬。」庄紅玉那眼眸睜得老大,瞬間恢復過來,估計是有些駭然了,五萬塊對她來說可是不少。不過她並沒伸手,搖了搖頭,笑道:「全是你的功勞,如果不是你我早就被毒蛇咬了,說起來你還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這五萬塊是你的。」

不過講著此話時庄紅玉又聯想到了衛生間那旖旎的一幕,雖說自己當時有些暈了不知真實情景,但想想肯定都非常的粉紅,」

「怎麼行?是你受的驚嚇,這五萬塊人家可是賠償精神損失費的葉凡又動了動手把錢袋子湊了過去。

「一人一半怎麼樣?不然我不要」小庄紅玉態度很堅決,盯著葉凡,不為錢財動心。

「好!一人一半就一半。咱們雖說沒同生,但也經曾共死過,算起來我可是賺大了。美人得抱這邊還賺了鈔票,要是再來一次該多好!」這廝數著錢嘀咕著,一臉的猥瑣相。

「你還說?你」庄紅玉怒了,雙媚一瞪,臉蛋頓時就紅了,這廝笑了笑不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