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五百四十三章變數

第五百四十三章變數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糟糕,想不到這個節骨眼上居然冒出這麼一檔子事來,丁春秋,看他那得意勁頭,估計此事又得節外生枝了。..」葉凡暗想著,不過臉上卻是平靜的淡笑,說道:「行,那就開始吧?我們帶來了轉賬支票,合同一簽定當面交付。」

轉頭對庄紅玉說道:「你把。田萬的支票出示給丁總驗證一下。

「四!肋!陽!」丁春秋很有仲士風度,擺了擺手,淡淡笑道。

「丁總經理,請問這是什麼意思?」葉凡還是淡定的回擊以一笑。

「不是。四萬,是刃力萬,少一個字兒都不行。」丁春秋拋出一句話來差點氣蒙了葉凡、齊天以及庄紅玉三人。

「不是說好是。四萬嗎?」葉凡眉毛一抬,轉頭問蔡依雪。

「沒簽定合同前事情都在展變化的,經過咱們金世界集團公司評估,董事會討論,覺得收你們刃刀萬正合適,也不算為難你們。要知道天馬大廈第三層樓雖說只有半層樓面,但那面積卻是不自從建成後起步時的租金跟現在的增漲幅相比達到了一倍多。這是市場形勢決定的,並不是我們金世界公司要故意刁難你們。」蔡依雪硬著頭皮解釋著,不過臉上神情很是勉強。

丁春秋微笑著,像看小丑一般沒吭聲,由著蔡依雪在牽強的解釋。

「丁總經理,是這樣的嗎?」葉凡微笑著問道。

「是的,我完金同意蔡總經理的決定。

」丁春秋把事完全往蔡依雪身上推去。

「依雪,你怎麼能這樣?出爾反爾,這就是你們金世界所謂的誠信?」齊天怒了,站起來指著蔡依雪哼道。

「齊哥,我」蔡依雪目光閃爍著,估計是有難言之隱。..

「哼!算我看錯人了,以後你們蔡家我齊天絕不會踏進一步,呸!」齊天忍不住呸了一口,當然,沒有痰,只是動作是那樣子的粗俗。

「齊先生,請你自重些,這裡是金世界中心,即便是在物流中心香港也是響噹噹的,不是你們大6那種偏野小村子,能隨地呸痰的。」丁春秋又加了一把火,存心想攪黃這件事了。神情極端的鄙視。

「他娘的,你小子找死是不是」齊天憤怒了,軍人那暴脾氣了,眼一瞪,掄起拳頭就要上前揍人。「齊天,幹嘛。給我站好了。」齊天即時被葉凡給喝叱住了。

轉頭朝著一臉狂妄的丁春秋說道:「丁總經理,能不能減少些,比如打個八折怎麼樣?」

「這是金世界董事會的決定,我有權改嗎?葉先生,要簽字就趕緊簽了,不簽的話我可是沒空,酒店那一攤子事很多,我可是忙不過來啊!而且,等著簽約的人多著呢,我相信,只要我肯站出去哼一聲,有大把的公司哭著喊著要來簽約的。」丁春秋斜瞄了葉凡一眼。一臉的吃定了你的勢頭,看來是沒有退縮的餘地了。

「蔡總,真不能少些了嗎?」庄紅玉忍不住問道。蔡依雪沒吭聲,搖了搖頭,很是無奈,好像眼眶中隱隱的都有淚珠子在打閃了,估計是給齊天鬧得這樣的。

「簽!」葉凡噴出了這個字,覺得有千斤重,在頭腦中快度地迴環了一下得失,糾葛。

感覺這商場上的生意變臉比放屁還快。以前香港飛雲集團的肖飛城跟自己聊天時也是誠懇無比,不過後來樓層一到手後他們集團又變卦了。

看來生意場上只有利益,又有幾份人情關係在,那種人情關係都是建立在利益基礎上的。

就拿齊天的齊家跟蔡家來說吧,關係不可謂不好,不過最終那很鐵的關係還是沒有抵得過利益的壓力解體了!

在冷冰冰的氣氛中雙方簽了約定,幸好葉凡把全部東東都帶來了,2沏萬現金一下子就僅剩下幼萬了。..

破釜沉舟!

在此一舉了,如果因為這些失誤失敗了葉凡的官路估計就得就此終結,如果拿不出錢來堵上這個窟窿,鐵嶺監獄那冷冰冰的大牢可是在等著他的。

不過葉凡的果斷決定也是令丁春秋暗暗吃驚,大6一個小副縣長居然有如此魄力,令他很是再次擦巴了一次眼睛。聽說像大6有些窮縣全縣一年的財政收入不過二千來萬,此人的膽識的確令人信服。

「小子,估計你們那窮縣對於此項目的預算是。田萬簽定下來,你一下子砸了下了功萬,看你回去拿什麼交差。捋帽子是小事,估計還得蹲大獄,本來想以此來要挾這小子,想不到這小子身上帶的貨還不少,居然真的敢下筆簽定了下來。」丁春秋暗暗咋舌的同進也是暗用」公意。就等著討段時間傳來葉幾捋帽午蹲大獄的好消息

「齊」齊哥,你不回去吃飯了?」齊天跟著葉凡正轉身要走,蔡依雪一臉楚楚,在後面問道。

「呵呵呵!你們蔡家門弟高,院牆厚,底子深,候門深如海的。咱們是什麼人,全是從大6來的土鱉蛋子,那飯我不敢吃了,吃了怕,呵呵,謝謝!不說了。」齊天恢復了平靜,冷嘲熱諷,跟著葉凡走了。

「老弟,也許蔡依雪是給丁春秋的丁氏家族逼的,你沒聽見嗎?丁家可是金世界的第二大股東,這裡面肯定有利害關係的。我看還是算啦,你老弟就不要怨依雪姑娘了,全是丁春秋在作鬼。」葉凡拍了拍齊天肩膀,勸道。

「不要說了大哥,我算是看透了,媽的!都什麼世道,我呸!去他娘的蔡家,我回去後定叫父親切斷一切支持蔡家的道路,就讓蔡家好好的喝一壺。媽的,太不是個東西了,什麼玩意兒。」齊天難以釋懷,著牢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