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五百五十七章公安對紀委

第五百五十七章公安對紀委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儘管那種相助較陰晦,但肖竣臣最懂得香港飛雲集團對自己魚陽肖家的重要性了,這個可是肖家經濟來源的重要支撐,一個不可缺少的旁柱子,是對魚陽肖家勢力的有力補充。..

「不是很大打擊,實話眼你說竣臣,那將是災難性的打擊。我們初步估算過,天馬大廈那一帶的銷量佔了我們集團總銷量的三成左右。

如果第三層樓面一半再被布升佔去,那咱們的飛雲得徹底的退出天馬那一帶的區域。

一年中只是純利潤的損失就不下凹萬。最重要的是市場遠景規劃將受到很大的制約。

所以布升即便是砸進魚陽絲廠凹萬,也穩穩的有得大賺的。賺錢還只是小事,主要是對我們飛雲集團的打擊那可就是致命的了肖飛城略顯激動。

「那堂兄的意思是?。肖竣臣小聲問道。「你無論用什麼辦法,先了解清楚情況,我立即叫正在福春市談判的傲霜趕到魚陽來。如果查清天馬大廈那第三層樓面的承租權的確是被葉凡給轉走了,就得不惜一切手段,不惜一切代價的從葉凡手中搶回那半層樓面的承租權來肖飛城的聲音變成有些陰冷了起來,火藥味相當的濃烈。

「嗯!現在也正好,布升集團的人被周長河突然亮出的紀委那個大招牌給嚇跑了。正是你們下手的時機了,不過,牛凡肯不肯把那半層樓面轉讓給你們這個小也是一件難事。

畢竟前次你們撤資的事可是令他丟盡了臉子,在縣常委會上被費默、周長河等人一直糾住尾巴不放,而衛初蜻和賈寶全對於葉凡的工作能力也頗有微詞,我想他心裡肯定恨你們恨得要命了。

關於消氣這方面我會出面做些工作的。不過,葉凡從金世界集團轉來天馬的第三層半層樓面,其目地是為了逼得布升注資魚陽絲織線毯廠。..

這次的事如果我去說,估計葉凡還是會老話重題的,而且這次你們要搶得那半層樓面,就得接受葉凡的條件,我就怕到時他會提出一些令你們難以接受的苛刻條件就麻煩了。」

肖竣臣心裡也沒多少底子,因為葉凡這個人有時倔起來時像頭牛,幾匹馬也難以拉回來,不要說他這個常務副縣長,估計有時縣委書記賈寶全從心底里都有些怵他。

衛初婚這個。縣長聽說都被他克了好幾回了。此人有些能量,像賈寶全的心理肯定是既想打壓此人但又不想把他給逼得太重了。

費默和周長河想陰他反而被他借常委會之手拿下了黃海平,說明此人也有一定的手段和能量的,並不是他臉上弄上去的那般子稚嫩。

而且,從這次轉手天馬大廈樓面逼布升集團注資魚陽的事來看,這小子很有心計,甚至可以說是一個膽大妄為的梟雄也不為過。像挪動功。萬的大手筆肖竣臣一直在想。如果換作自己的話估計也沒那麼大的魄力和膽識的。

這樣的人雖說只是一隻初生牛犢,但往往是這種人最難糾的,油鹽不進。

而且這小子好像也挺神秘的,好像背後一個。「靠,都沒有,好像背後有時又會冒出幾個市委常委為他吶喊助威。

令得肖竣臣一直在晃腦袋,認為這小子很難以琢磨,琢磨也琢磨不透,有種霎里看花的感覺。

肖竣臣無形中在心理上已經對葉凡產生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忌憚,這一點連他自己也沒意識到,這個只是一種本能上的忌憚。

「唉」前次撤資的事的確是我們飛雲集團做得有些不地道。當時提出要求他們擴廠子條件,那個條件的確太苛刻了,根本就不可能完成得了的條件。

其實也是為了我們撤資作幌子。..找個由頭罷了。竣臣,集團內部也很複雜,其實我當初是不贊成撤資的。

不過有些事從公司大局,從公司利益出我這個董事長也是無力回天,公司有公司的章程,這一下又要舔著臉回去求他了,這臉真不知往哪兒擱了。

不過為了集團,為了咱們肖家,你一定要說服葉凡,我說過。不論用什麼手段,一定要搶下天馬的半層樓面。

注資魚陽絲廠的事好商量,如果葉凡只是提出這一個條件到是好辦。我們就當是花錢消災了,而且這事得抓緊,得趕在布升覺醒之前把樓面轉過來才行。

幸好周長河的雙規在無形中幫了我們一場,不然此時估計布升已經在舉杯相慶了。

他們作得也相當的保密啊,事先我們雖說有些懷疑,但絕沒想到這事居然會是葉凡給搗鼓出來的。此人有一定的神通,我看以後肖飛城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愧疚,不過轉眼間那臉又開始變得陰冷了

「堂兄,話不能這麼說。賭場無父子,商場更是一樣。商人重利,官場重勢,其實道理也差不多。

在商言商,明知道注資魚陽絲廠沒有賺頭了你們撤資情有可原,而且你們那預付的3四萬款子不是白給絲廠了嗎?

說起來你已經算是重情重義的了。至於堂兄拜託的事我一定會辦到的,這個小你放心。我不想信憑著咱們魚陽肖家還拿不下一個葉凡來肖竣臣重拾信心。

魚陽縣紀委的車就快進入福春市境內了,遠遠的已經望見了福春市跟魚陽縣縣域界面的那一座大橋。

縣紀委副書記費方成望著那座大橋,終於鬆了口氣,忍不住打開車窗拿出一隻煙來點上,噴了一口後,放鬆一下。

心道:「只要進入了福春市境內,魚陽再想整出什麼蟲蛾子來就鞭長莫及了。周長河說是在橋那頭有福春市公安局的朋友接我們,這有人保駕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