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五百五十九章橫插一杠子

第五百五十九章橫插一杠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賈寶全真的下命令截車啦。..應該不可能吧!要知道他是懵女記,不是蝦兵蟹將於建臣一臉慎重,雖說他是市公安局長,但也無權干涉人家魚陽縣紀委審案子的,紀委跟公安分屬兩個不同的系統。

所以先得確定魚陽的賈寶全是否真的下決心截車放出葉凡。這事兒說起來是相當大的,公安跟紀委的同志對枉那個影響可是相當的不好。

如果因此鬧得市紀委也出面的話那就真是惹上大麻煩了,而且葉凡有沒事他也暫時沒搞清楚,如果葉凡真是有事的話還得搭上自己的前程。

「千真萬確,其實這事兒是周長河故意報復所致的。

不然賈書記也不會直接干涉的。不過賈書記人還在省城開會,不可能有親筆指令的,而且我也不想再去麻煩他了,叫人家堂堂的縣委書記打電話給費方成,那個有點不妥,落人口失的話就麻煩了。所以我想請你出面敲打一下福春市刑警隊的那個叫張輝的副隊長。」戶偉很是肯定的說道。

「你小子,難道就不怕人家罵我於建臣干涉紀委辦案,最後倒霉的可是我於建臣,呵呵呵」於建臣突然乾笑了起來。

「嘿嘿,於局,俺可沒求你去干涉人家紀委辦案,只是求你敲打一下張副隊長,那傢伙太會管閑事了,不在福春市呆著硬要摻和進魚陽紀委去幹啥?而且他可是您的手下,領導敲打屬下正常的事是不是?而且,葉哥可是您的兄弟,是不是」盧偉一連串干聲笑著。

「唉」葉凡這小子,總是不讓人省心。以前被公安抓,現在居然又給紀委雙規了。下次是不是要輪到國安的人找上門來於建臣嘆了口氣掛了電話,心裡一驚。暗笑道:,「還真給我這張烏鴉嘴說中了,前次那小子不是早就被墨香市國安的人抓去過,差點還死在大牢里。弄到最後搞得墨香市一包糟,最後還搬到了兩個副局長,老子這局長位置還是因為此事撿了個漏呢。..後來又被魚陽縣局的人抓過兩次。不過好像抓他的人全倒霉了。

這次輪到紀委了,也許這次魚陽縣紀委的那個周長河也要到霉了。這小子簡直就像個不倒翁,誰沾上他都鐵定倒大霉,丟官丟帽子是事,不小心還得蹲了大獄。真是個掃把星啊,呵呵呵」

查了一下號碼,直接打給了福春市公史局的局長羅鐵塊。此人就像一鐵疙瘩,膀大腰圓脖子粗,而且頭特別大,所以外號羅鐵頭,脾氣是又臭又硬,鐵腕手段,在福春市那一帶可是相當有名。罪犯份子雖說還沒有聞風喪膽的地步,但也是聞風而逃了。

「羅鐵頭,你他娘的怎麼治下的?」於建臣很是沒有風度,一張口就是粗罵,反正知道羅鐵塊也是這性格,所以就真來直去了。

「怎麼啦於局?」羅鐵頭丈二和尚,差點就沒摸著頭腦了。

「人家魚陽縣紀委辦案子,魚陽那位一把手已經知道被抓的人是被冤的,而且此人正在接待香港來的貴客。

所以魚陽的頭兒要求縣紀委放人。可你的那個叫啥,哦,叫張輝的手下倒好,很是牛氣,保駕護航了,保著魚陽紀委的一伙人跟他們縣委書記對著幹了。

哼!狗咬耗子多管閑事。自己公安那一攤子先給老子管好點,你們福春市前幾天生的殺人案子還沒摸出一點頭緒來,還有閑心去操魚陽紀委的心。

哼!老子把話擱這兒了,這事要是因為張輝鬧出點什麼來給咱們市公安部門惹出什麼來的話,你這鐵頭老子也要用氣焊給割了。」於建臣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子板栗,差點砸蒙了羅鐵塊。

「我不知道啊,我馬上叫張輝走人,麻痹的!正事不幹盡給老子惹事。魚陽縣紀委辦案管他鳥球事了,這裡面水有多深,他也敢橫插一扛子。..

也不想想,人家的縣委書記是吃乾飯的嗎?

不過於局,張輝這人也挺義氣的。估計是被他那個黨校同學周長河給騙了,您放心,我立即叫他把人給送到狼馬大橋還給魚陽那邊的同行們羅鐵頭罵著,剛放下電話,那黑碳臉好像漲得更黑更大了。

心裡暗道:「怪了,於局怎麼會那麼大的火,難道被雙規的那個。人跟他有關係。

我的奶奶,肯定有關係,張輝這個渾小子,怎麼一點腦子都沒有,敢插手魚陽的事,也不稱稱自己有幾斤幾量。

魚陽那地安雖說是一個破旮旯縣,人比福春市多,錢還沒福春市一半,窮得掉渣子,聽說啃的全是玉米棒子加番薯。

不過那塊地盤上聽說費、玉、謝、肖四大家族心帥固。形葬錯綜複雜,不要說張輝個小副科級幹部,就出代也不敢去摸魚陽四大家族那老虎屁股。

紀委書記周長河此人老子好像也聽說過,聽說就是跟魚陽費家是老搭檔。

這次的事也許就是四大家族在角逐,人家縣委書記都話了你張輝有幾個頭去頂,弄不好賈寶全到市裡參了我福春市公安局一本,說老子治下不嚴什麼的不是就丟大丑了

羅鐵塊臉色陰沉著掛通了張輝電話,一出口就罵道:「呵呵呵」你厲害呀!比老子還威風。牛氣!居然敢去插手魚陽四大家族的案子。

你小子等下連渣毛都給人家吞得不剩的時候,再來求老子我也是不會理你的了。

蠢材一個,魚陽的事是你能插手的嗎?你也不想想,人家書記都點頭放人了你還去哥們義氣,那個周長河在害你都不懂,混蛋一個

「局」局長,我不知道這情況。我」我該怎麼辦?剛才在狼馬大橋林泉那邊來了個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