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五百六十三章沖著誰來的

第五百六十三章沖著誰來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附馬!互,大師打賞,狗午祝你好這連「剛才打電話說是已經快到南溪鎮了,我也奇怪,都半個小時了怎麼也快到了,不會是有事擔擱了吧賈寶全說著,轉頭跟站一旁的秘:「你打個電話問一下。..到底怎麼回事?如果沒事叫他立即趕回來,大家都有忙不完的事,一直等著也不是個事兒賈寶全也皺起了眉頭。

不過,吳奇勝剛掏出電話。衛初嬉的電話倒是響了起來,同時,費默和周長河的電話也響了起來,三人都走出了會議室接起電話來。

「衛縣長,我是公安局的趙鐵海。車子在快到南溪的牛坪村的魔鬼彎時被撞了趙鐵海才講到這裡衛初蜻失聲問道:「葉主任有沒事?。

「為了救人他受了點輕傷,我的二個下屬腿骨可能斷了。現在我們剛攔了一部車往縣醫院趕去趙鐵海有些憤然的說道。

「肇事者是什麼人?到底怎麼回事?。衛初嬌心裡一震,感覺這裡面好像有些什麼關係似的。

「一輛解放牌大貨車乾的,司機滿身酒氣,估計是喝醉了亂開才撞上的,盧局長已經親自趕來了趙鐵海說道。

同時間,費默也在沖著電話不滿地說道:「沒用的狗才,一點小事都辦不成,養你們還有什麼用,哼!」

周長河更是陰沉著臉,罵道:「正主兒沒事還有屁用!不過此事有些奇怪,到底是什麼人乾的?。

在衛生間里,周長河瞅了一下見沒其他人,說道:「老費。你怎麼看這次車禍,不會是人為的吧?」

。有可能,也有可能是巧合。如果是人為的你說是沖著誰來的?」費默小聲說道,臉色不怎麼好看。

「沖著誰來的周長河嘴裡念叨著,突然身子一抖,連尿都拉褲子上了都沒覺察到。..

「沒用的東西,就這點事都沉不住了,看來我是高看了此人,哼!」費默見周長河那失神樣子,心裡鄙夷的罵道。

嘴裡卻是淡淡說道:「老冉。也許是咱們多心了。天下間生的車禍太多了,只是這次的事有些巧罷了。不過,咱們也得注意著,別給人當了冤大頭「哼!除了玉家、肖家、謝家還有什麼人。媽的!全來事兒了,走著瞧!」冉長河抖了抖話兒,才現尿都掇褲上了。

這廝臉上頓時就漲得通紅一遍。趕緊掏出紙巾來擦巴了幾下,一臉尷尬。偷偷瞅了費黑一眼,現他好像是沒現,趕緊扣上了褲頭走了出去。

小擦個屁,都濕了還想脫身,看來得另找搭檔了。這次老周估計很懸瞭望著周長河的背影,費默嘴裡低語喃喃道。

「你們先到醫院,好好的檢查一下。小衛初嬉掛了電話。急著推門進了會議室。

賈寶全聽說過此事後眼神隱晦的掃了掃正進會議室的費默和周長河一眼。

不一會兒」個常委都知道了葉凡同志受了輕傷的事。費默沉默了一陣子開口說道:「賈書訪,葉凡同志既然受了輕傷,咱們是不是該派個代表去醫院慰問一下。葉凡同志為咱們林泉經濟區的展可是做出了不小的貢獻,咱們常委會是不是也該表示一下,今天這會是不是

「太不象話了周長河一臉嚴肅哼了一聲,轉頭沖政法委:「王書記,我看縣交通隊應該加大執法力度了。一個喝得醉熏熏的人開著近十噸的大卡車,幸好這次葉凡同志他們沒大事。

如果是駛到南溪鎮那種人口稠密的地方亂撞亂撲騰的,那造成的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再說葉凡同志還有事沒查清楚,這事是不是有些奇巧,哼!我看得叫公安局的盧偉同志好好查一下才對。..

」周長河明顯是在打岔。把今天的常委會給攪停了,跟費默是一個心思的。

。奇巧個屁,都這個時候了還想把屎尿載給葉凡同志。不過周長河講得有理。這事還真有些奇巧。難不成周長河在賊喊抓賊。好像也有點道理幾個常委這般子想著,就連衛初蜻那眼神都隱晦的掃了周長河一眼沒作聲。

「沒事,葉凡同志說是一點輕傷,包紮好後立即趕過來,估計半個鐘頭就能過來了。

至於說查車禍的事那當然得一查到底。昌然同志,交警那邊的執法力度方面是該加強了,我看長河同志講得沒錯。

得加強對於縣交警隊同志們的思想教育,交通安全可是涉及到千家萬戶生命的大事,馬虎不得。

要藉此機會教育同志們隨時蹦緊神經,加強責任感,保萬戶平安。這樣吧,咱們先議議其它的事吧」。賈寶全一臉嚴肅的說著。

今天他絕對是不肯放過這個拿下周長河的大好機會的,估計即便是葉凡同志今天兒心:干輪下,賈宏全辦會把這個一常委會開宗…這事當然不能拖,一拖就怕有變數。而且在坐常委們那心思也是變幻不定的。

說不準過得一晚上明天就會變卦的,賈寶全拖不起,周長河和費默當然想把常委會給攪了以拖延時間好去活動一下,想輒。

半個小時後葉凡出現在了縣常委會議室。

「坐吧!能挺得住嗎?賈寶全略顯親切,問道。

「行!就左手臂被擦了一下。沒傷筋斷骨,皮裂了一點,幾天就好了葉凡裝著一臉輕鬆樣子,隱晦的看了看費默和周長河。心道:。這車禍也來得太巧了,世上難道真有這般巧合的事嗎?如果是人為的事故那誰最不願意我出現在常委會上,難道真是費默或周長河乾的,不過好像也太明顯了,這個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苗頭。如果不是費默和周長河乾的,那又是誰?真有些詭異難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