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五百六十八章搭上線

第五百六十八章搭上線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先賀下,各位新年快樂!,

吸了幾口後總感覺這煙有些怪異,好像在什麼地方抽過,又有些不同於平時抽的煙葉子那股子味道。..

不由得隱晦地觀察起這支煙來,越看越覺得可疑。雖覺可疑,不過盧許市長可是沒吭聲,畢竟心思深沉,不會輕易表現出來的。

其實盧塵天的眼神變化葉凡的鷹眼早就現了,心裡一動,暗道:,「盧塵天聽說是盧偉的小叔,盧偉跟我關係相當的好,這特供到是可以送給他一條,也許他去活動時用得上。

這世道盧偉關係跟我要好並不等於他小叔盧塵天跟我要好,還得自己努力加強這條連線才對。

盧偉只能作為一座勾通的橋樑,大橋如何的經營還得看我自己的了。

盧塵天作為常務副市裡,在市裡可是穩坐第五把交椅的人,也算是一個大鱷,搞好了關係絕對是有好處沒壞處的

「盧偉,我的拜把子兄弟,盧市長也認識他?。葉凡故意裝傻,想從此處入手攀上盧塵天這條線來。

「呵呵呵,你個小葉啊,盧偉沒告訴你他跟我的關係?」盧塵天淡然笑著,知道葉凡同志在裝傻,這點盧塵天絕對看出來了。葉凡畢竟還太嫩了一點,哪能瞞過老狐狸盧塵天。

「沒有?有次閑聊時他只是跟我說過。說是在市裡有個小叔。難道就是葉凡裝著突然瞳孔瞪得老大樣子,一臉的驚愕。

「呵呵呵」盧塵天難得的爽朗著笑了,心道:「這小子。還跟我裝傻,想跟我拉話就拉話嘛!有盧偉這層關係在還有啥可裝的,真是的。

聽說前次他還幫了盧偉大忙。家裡的長老曾經給我說,想讓盧偉的境界突破到第四段就連他也辦不到,想不到偉仔這麼好運,居然接交上葉凡。..

並且通過他得到了隱世高人的神秘藥丸。長老還跟我說一定要想辦法加強這種關係,看來我以後得多關注著點這小子了

「啊!盧叔您好,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了,呵呵」葉凡訝然的笑道,倒是得到了證實。

心裡一抖,暗道:「難怪,前次盧市長來林泉剪綵,他一直對我是讚不絕口,而且還下拔了勁萬給林泉經濟區修路,我還真以為是自己的化緣大本事感動了盧塵天。

估計本事佔了一小成,這個是能得到盧塵天認可的法碼,但盧偉的這層關係可能是佔了大頭。

咱們華夏這個國度,重人情重關係。在提拔中,往往本事只佔了一小成,人情關係還是排在位要考慮的。

從人性本私這個觀點來看也正常,提拔跟自己有關係的人上去總比提拔一個毫不相干的人好使。

外國不是也差不多,一屆總理上台,內閣全由總理來組建。也就是自己一套班底上去好使。不過。本事也要有,沒本事像阿斗同志想扶也扶不起來的

「呵呵呵」小葉啊,盧偉在縣裡的工作還需要你支持,我相信你倆個能做互相扶持的,你們是好兄弟嘛」。盧塵天更是顯得親切,像一個長輩在教育著小輩。

「這個我明白,盧叔,當前還有一件事我希望你能幫我一把葉凡望著盧塵天。

「說來聽聽。」盧塵天笑道,暗道:,「這小子,還真敢開口,剛攀上一點關係就想利用了,臉皮子快趕上鍋底子了

「是這樣的,實施林泉大通脈過後,林泉鎮東鎖洋一條街我想把它給擴建到出米寬度」葉凡把擴街的困難,擴街的理由都詳細的闡述了一遍。..

盧塵天沉默了一陣子,閉上眼在想事。整整半個小時過後才睜開眼,說道:,「嗯!你的眼光不錯,看得相當的准。從目前情況看東鎖洋那條街是夠寬了。

不過,林泉大通脈全面貫通後四個方向可以連通到外市去,以後外面地區的車子也許都會走林泉經濟區這條拍油路面了。

因為這條路比正常的省道要近相當的多,倒是一條好的建議。當然,要擴街就會遇上相當多的困難,這樣那樣的困難都會不少。

最主要的就是征地賠償的款子你有打算好了嗎?剛才紀委的人一鬧,我倒有些擔心你們的合同是否能簽定下來,還有,重新翻整鬼嬰灘那可是需要如萬,你們去什麼地方擠出這筆錢來?。

「這個小我已經想到了一些辦法,按理說這3四萬的損失應該要由武辰公司賠償的,不過現在檢察院那邊還沒弄下來也拿不到手,遠水解不了近渴。

不過,武辰公司參加招標時有壓著助萬的底款,我想,他們肯定無法參加競標了。

當初我們制定標書時有條款的,如果招標方無故退出那壓金就沒了。

除非是遇一一抗力。比如招標方公司遭受到了天災習我想,武辰公小兒小為搞了豆腐渣工程才失去了繼續競標的資格。

那田萬壓金就不能讓他們拿回去了,至於擴街的賠償款子我另想辦法了,呵呵葉凡笑道。

「你小子,還真有點招術,呵呵!」盧塵天淡淡的笑了,暗道:「這小子還真有些鬼花招子,那個香港公司聽說就是他玩陰的給逼來的。管他是逼來的還是自願的,只要能把經濟搞上去就是成績

「盧叔,晚上能否請你在林泉留宿一夜?」葉凡干聲笑道。

「留宿,恐怕不能,我有很多事忙,你沒看見,跟我一起來的專家、各部門相關領導都有好幾個。這麼一大幫子人,晚上估計得到魚陽城關去,明天就得到古」縣繼續調研了盧塵天搖了搖頭。轉念又淡淡笑著,戲耍樣子說道:「說說你要我留宿的目地,不然我是要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