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五百八十五章乘機發難

第五百八十五章乘機發難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五百八十五章乘機發難

「佳貞以前在林泉鎮任職時是不是跟葉凡主任鬧過什麼不愉快?我希望他能跟葉凡同志處理好同事關係,共同促進林泉經濟區的良性發展。」賈寶全隨口說道。

「這事我倒不怎麼清楚,我問問佳貞。不過,我想,即便是有點什麼小過節,年青人嘛,總會解決好的是不是?我相信佳貞到龜湖後一定會處理好跟葉凡同志的關係的,配合葉凡同志,做好林泉經濟區的工作。」賀錦松笑道。

「那我就放心了,也許根本就沒什麼大事,呵呵……」賈寶全打著哈哈放下了電話。

「賈書記,聽說葉主任跟費家的費玉秘書長前幾天在魚陽酒樓接觸過,這事還真有奇巧。葉凡任好像一直跟費家不怎麼和得來,甚至可以說是對頭。費家好幾次都舉起了刀,不過葉主任運氣好都給躲過去了。這幾天,費家的武辰公司自己回到了鬼嬰灘,說是要彌補自己的過失,跟德平地區來的千洛公司合作整平鬼嬰灘工程。」林泉經濟區常務副主任張國華說道。

「算啦,承包公司工程出了漏子肯來返工也算是一個好的態度。不過國華,你得盯緊點。別再出現什麼其它問題了,林泉再也經不起折騰了。」放下電話後賈寶全的眉頭都皺了起來。

嘴裡喃喃道:「詭異!難道葉凡跟費家和好了,成為了同一條戰線的人。他們到底做了什麼交易,也許是費玉利用秘書長身份壓制著葉凡放過費家的武辰公司吧。有些事,官大一級就能壓死人的,何況葉凡跟費玉差了好幾級,就是我的話也難以撐住的。」

三天後。

「市長,周書記去中央黨校學習了。現在魚陽紀委書記周長河肯定得退下了,不知能否給我安排個合適的人選下來相助我開展工作。

最近魚陽費家和肖家分別被周書記打壓得差不多了,估計離賈寶全同志全面掌控常委會的日子不遠了。

如果再給賈寶全爭取得到紀委書記的位置,那以後我這邊開展工作就更難了。

雖說我並不是想跟賈寶全同志怎麼樣去抗衡,但在常委裡面的話語權太弱也極大的影響了對於縣政府執行能力方面決策的。」衛初婧臉上帶著淡淡的苦澀向羅浩通市長彙報道。

雖說表面上她跟賈寶全這個書記相處得很是融洽,但實際上衛初婧總感覺所受到的掣肘太深,限制了自己在縣政府施政。

衛初婧作為一個海龜博士,她有許多自己的前衛想法和施政打算。不過,通過跟賈寶全一段時間的磨合後總感覺賈寶全此人對權力的控制欲太強烈了。

而且在人際關係方面都快成精了。這幾個月下來縣政府是完全按照賈寶全的思路在展開工作的。

衛初婧有時也提出一點自己的看法,但多半不會為賈寶全採納。小事賈會放手,大事絕對控制。

所以,衛初婧感覺自己在常委會上的話語權太弱了,不利於開展工作。想實現自己的一些想法,在賈的時代好像不可能的了。

「初婧,這邊的事我早就安排好了,估計明天就能敲定下來。這次周乾陽去燕京學習,也是一個大好機會。魚陽的班子想重新翻動那個太難了。

費、玉、肖、謝四大家族其勢力根深蒂固,也直接影響著市裡的一些決策,一時之間很難重新洗牌。

不要說我,就是周乾陽估計也早就想拿魚陽班子開刀的打算,但終究各方面的掣肘太多。

方方面面的關係網鋪天蓋地而來,從省里到市裡再到你們縣裡盤根錯雜的扭曲著。一把刀想砍斷這些關係網力有所不及了。

我想這次市紀委的行動就是周乾陽玩的敲山震虎的遊戲。還不是想以此要挾費玉這個秘書長聽話一些。看來還真是收到了一點效果。

紀委的案子最後估計會無疾而終,抓幾個小蝦米了事。真正的大頭沒人去動的了。

不過,賈寶全想立即就全面掌控魚陽的縣常委會也不是那麼容易的,雖說現在費家和肖家老實了一點,但乘亂也是咱們倔起的時機了,此消彼長,亂世造英雄嘛……」市長羅浩通給衛初婧分析聊著一些秘事。

「市長,我最近發現好像賈寶全有些防著林泉經濟區第一把手葉凡同志了。這次縣裡人事調整,只有一個事先答應了的經濟區副主任人選是由葉凡親自推薦的。而葉凡反對的賀佳貞居然一躍從西盤鄉調到龜湖鎮當書記了。

我看以後葉凡這個主任的日子更難過了,在經濟區黨委中根本就沒人支持他。我是很看好葉凡同志的,這小夥子很有能力,是一個能做大事的乾材。

賈寶全這邊既用他,可又怕他實權坐大,造成養虎為患的後果。也許從現在開始賈寶全已經開始在分化葉凡的權力了。

這對全縣經濟的大發展是很不利的,葉凡雖說年輕,卻是一個搞經濟的好把手。

我是不希望看到初具規模的林泉經濟區最後四分五裂,拖了全縣經濟發展的後腿。林泉經濟區,說句實話,它就是我的救命稻草了。」衛初婧著實有些憂心了。

因為葉凡也是一個相當孤傲的人,此人有一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勇氣。

如果被賈寶全打壓得太過厲害就怕引起反彈,最後心一狠,把林泉經濟區搞得一包糟就會出大事的。

「嗯!賈寶全此人疑心病太重。既然決定用人就該放心大膽的使用。真等到用的人顯出一點驚世才能之後,他又擔心人家會奪了他的光環。

私慾心極大,這樣的人難成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