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五百九十二章不聽話的就拿下

第五百九十二章不聽話的就拿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流浪小小道十,人就砸了五張月票安安,也拋。..姍趴月票。狗子謝兩位少俠了!

賀佳貞這般子胡亂想著,掃了葉凡一眼。並沒說那些事,有些憂怨樣子。說道:「以後不會了,這煙也太難抽了,簡直能殺人。唉,只是謝柱山那個小人不怎麼好相處。

到龜湖幾天了,處處受制。鎮黨委會裡五個同志,三個聽他的。本來接手後我想繼續執行柳政走時的規劃,不過謝柱山好像有自己的看法。

對於修路他並不是特別的熱心,前段時間估計柳政在他也只是裝裝樣子,現在柳政一走,謝柱山認為我搶了他的書記寶座,所以一直來都對我有疙瘩。

今天早上我主持召開第一次黨委會,商量修路如何動群眾,隨帶著把跟林泉大通脈有關連的小公路也串起來。既然有這好機會了就該利用一下。

誰知謝柱山立即暗使著他的另夕幾個黨委委員們跳出來阻攔,說是龜湖鎮已經不堪重負,主路能修就算不錯了。

農村相聯的小公路管他那麼多幹嘛。即便是鋪上碎石子整得再平也不會對經濟的提有多大幫助什麼的。

我解釋了半天都沒用,結果不難想像。五個人的鎮黨委委員會。三票對一票,一票棄權了。唉」葉主任,你說說,我是不是不適合再呆在鄉鎮書記的位置上。我一個女人,沒威信。沒人信,是不是幹不成什麼事?。賀佳貞顯得相當的沮喪。

「別急,你剛去別人不了解你,這個正常。我們可以慢慢來,嘗試著跟委員們勾通了,取得他們的諒解。當然,對於一些頑固份子就得採取必要的措施了,下手也絕不含糊什麼葉凡說道後面時那眼中滿是嚴厲。

「唉」難啊!謝柱山是魚陽謝家人,聽說是謝強的堂弟。..對他我怎麼下手?。賀佳貞搖了搖頭一臉的無奈。

「呵呵,對他不好下手的話咱們另闢蹊經,全面架空他就是了,這點還是能辦得到的。佳貞。以後不準再採用這種近乎自殘的方式來折磨自己。相信我,在魚陽你還有一個我在背後支持你的。明天我到龜湖來走走,好好的跟另外三個委員談談,哼!如果真不識趣的話我也得考慮拿下他們了。咱們林泉經濟區想坐上那位置的人很多的葉凡露出了一臉的陰冷。「你」支持我!」賀佳貞嘴裡念叨著。心裡鬱悶,暗道,你不拆我台就是了,還肯支持我。當初推薦時你就在賈書記面前反對我的,怎麼會肯支持我,肯定是說好聽話哄我的。

「謝謝!」賀佳貞輕聲說道小轉眼看了看葉凡,輕聲說道:「葉主任。你讓我靠靠好嗎?」

「靠」行」。葉凡微微一愣,走了過去扶住賀佳貞,讓她靠著了自己肩膀,兩人斜倚在床上,就那樣子靜靜的,誰也沒說話,曖昧倒是曖昧,不過現在倆人都沒那種感覺,只是一種莫名的氣氛籠罩其間,說不清道不明,兩人都隱隱有所感覺。

「我叫你一聲葉大哥行嗎?。賀佳貞喃喃道,好像在自言自語。

「隨你」。葉凡嗯道。

「葉哥。你說女人混官場是不是更難?。賀佳貞面有憂色。說道。

「跟男人相比,的確難了許多。一些男人色性未改,常常會騷擾她們。不過我相信隨著社會的進步,女性的位也在逐步提高。現在國家不是早就在提倡男婦平等,不過也要有一個漸進的過程,我想屬於你們的春天遲早會來到的。」葉凡輕聲安慰道。

「托你吉言吧!」賀佳貞砸巴了幾下嘴。終於還是沒問出葉凡為什麼要反對自己擔任龜湖鎮書記一事。..

第二天早上。

水州「古留閣。的雷坦先生到了。

「雷先生,你家夜晚出現的那個神秘的白色東西最近有作亂嗎?」葉凡問道。

「很少出來作亂。其實也談不上出來作亂,就是盜一些小孩子玩的玩意兒,也沒危害到家裡什麼人。

不過有這麼一個神秘東西沒搞清楚老人家心裡總是堵得慌,擔心是那具秘藏的殭屍生屍變什麼的。

其實按科學方面研究來說應該是不可能的,殭屍只是一種未糜爛的屍體罷了,並不會真能活過來的雷坦臉上看似輕鬆,實同內心相當的緊張,估計是怕他老頭子逼著他火化了那具殭屍。此人玩古如命。倒真是性情中人。

「哦!過個把月我會到水州學習,到時來看看到底是個什麼神秘玩意兒葉凡笑了笑。掃了一身古裝的雷坦一眼,又說道:「不知雷先生這次來準備投多少用於

「這麼多夠了吧!」雷坦伸出了三根指頭。

「嗯!有勁萬,再加上我們林泉經濟區出四萬,總計4。萬應該能搞個旅遊探秘的雛形出來了。我相信那個黃泉地府的探秘肯定會吸引許多喜歡探秘的驢友們來到的。到時雷先生就等著數票子吧,哈哈哈葉凡爽朗的笑了。

「數票子我倒是沒多大興趣,我主要是想搞清那個」墨州二郎。和「水州二夫,到底怎麼回事。歷史啊!其實有許多傳奇和神秘之處,考古學者們為什麼會對古墓和一些死人骨頭樂此不疲,就是在於一個,「秘,字在作遂。從心底深處擾著你不得安寧,不挖個明白不會罷休的。」雷坦一說起探秘具有古味的東西時一下子是雙眼放光,好像變了個人似的。

「唉!此人真是玩古玩瘋了葉凡暗地裡嘆息了一聲,笑道:「行!雷先生不再乎票子,可是我作為林泉經濟區的負責人,總得為這方水土的幾十萬百姓的生活,過日子擔憂。

我需要錢,也許有人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