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五百九十六章三大家族觀好戲

第五百九十六章三大家族觀好戲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54355o94』大師一人就飛來了5張月票,狗子得謝謝一下,呵呵,希望今天月票情人來得更猛些,今天的懸賞給第一個打賞給狗子《官術》的哥們,不知這懸賞能否出去,蛤蛤哈……

……………………………………………………………………

九成左右的魚陽幹部們都在拭目以待,當然是等著看好戲,熱切期待著謝家這隻笑面虎站出來跟目前魚陽的新貴葉凡主任好好的pk一翻。..

特別是魚陽縣另外的玉家、肖家、費家更是眼熱得很,一個個就等著看謝家這隻笑虎丟醜抑或是葉凡這個崛起的新貴被老虎吃掉。最好是兩敗俱傷這是另外三家樂於見到的。

「姐,你說謝家會不會出擊了?」玉春嬋輕聲問一旁坐著的縣委第二專職副書記玉雅枝。

「這個難說,換作是我們玉家的話肯定會出手的。不過謝強是只老狐狸,而且從來笑面迎人,估計是不會在明面上跟葉凡起很強烈的衝突的,暗地裡就難說了。這種事咱們四大家族不是常玩這個,咯咯……」玉雅枝也拿不定。

「能鬧起來就好了,如果葉凡倒了,估計林泉經濟區主任一職會讓張國華上任的。我也可以弄個常務副主任噹噹。現在的林泉經濟區可是一塊富得流油的大蛋糕,如果咱們家能掌控著它那咱們玉家以後在魚陽展的路子更廣了。」玉春嬋那眼中突然閃出了一絲不同於她表面的狠辣霸氣。

「那樣的結局當然最好了,葉凡這個人我們玉家也不喜歡,估計魚陽四大家族沒有一家會喜歡此人。太會惹事了,目前好像只跟肖家還沒生什麼較激烈衝突,其它的三家都鬧過矛盾了。看來此人還真是的一帶刺的災星。」玉雅枝惹有所思,一臉輕鬆笑道。

「姐,既然不喜歡咱們慫恿老爺子出面捋了他帽子算啦,這麼一個小皮猴上跳下竄的,真是煩人。」玉春嬋也不知懷的是什麼心,一直在旁鼓動其堂姐玉雅枝,還想搬出老爺子來。..

「要捋他帽子還不容易,何須省里的爺叔們出馬,只要懷仁叔肯出面,一個市委副書記要捋掉一個副縣級的帽子還是不用費多大力氣的。」玉雅枝神秘的笑了笑。

令得玉春嬋有些疑惑,忍不住問道:「那為什麼不動手,聽說省里的史介叔爺還被姓葉的小子羞辱過,咱們的小妹嬌龍聽說還被他耍過牛氓,這氣咱們玉家怎能忍下,還不是給其它幾家人看笑話嗎?」

「春嬋,你瞅瞅魚陽的其它三家人,費家不是給葉凡逼壓得更慘,連黃海平這個鎮長都是因他被捋的,現在還蹲在監獄裡呢?估計費默都氣得快吐血了。

前段時間肖家分支,香港的飛雲集團不是也被這此人找到他們的老對頭布升集團給陰了,差點鬧得肖家吃了大虧,不過最後被周長河的『雙規』鬧劇給攪黃了,可惜。

而現在呢,又一巴掌煽得謝柱山這個鎮長差點掉了門牙,聽說滿嘴是血。

你看看,肖家拿葉凡怎麼樣了嗎?費家呢?還有市財政局的王局長,侄兒被帶到水州軍隊了,估計是出不來了。

現在謝家又會對葉凡怎麼樣?這裡面的一些糾葛你看清楚沒有。難道憑著肖家、謝家、費家的能量還不能拿下葉凡這個毛頭小孩子嗎?」玉雅枝跟堂妹聊著。

「還真有奇怪。」玉春嬋深思了一陣子,突然醒悟似的,笑道:「難道大家都在等著別人出手?」

「也對,也不對!任何一家要拿下葉凡肯定都會傷筋動骨的,葉凡雖說只是一個小副縣級別的副縣長,但賈寶全這個書記和衛初婧這個縣長在挺他。

而且,你沒看見,前次盧副市長下來不是也一直給此人打氣,更遠點。前段時間葉凡請來了什麼水州的四個姑娘,聽說有一個就是姓宋的。..

叔爺們懷疑那個叫宋貞瑤的姑娘就是省委組織部部長宋初傑的女兒。既然宋姑娘肯聽葉凡的話從繁華的省城趕到咱們魚陽這旮旯地方來採訪,說是採訪,這個誰能說清楚。

肖家一個銅雕落座又不是什麼大新聞,像這樣的事在咱們南福一天不生1o起也有9起,宋貞瑤為什麼不去別的地方採訪,比這事大的多著呢,所以,她難道跟葉凡就沒一點關係。

要是此人跟宋姑娘在談朋友,咱們去捋這隻小虎,那宋初傑那隻大虎會坐視不管嗎?

魚陽四大家族雖說都有著近千年歷史了,從省到市再到縣都有一條複雜的關係網,但卻是沒有出現一個省委常委的。

官職也不過停步在了正廳級別。想跟宋初傑相抗,那個很不明智的。弄不好會使得整個家族的利益受到毀來性打擊。

所以,叔爺他們不是不辦,是在為家族考慮,現在還在多方打聽,查證姓葉的到底跟宋部長是否有關係。

真沒關係的話估摸著姓葉的會給咱們魚陽四大家族吞得連渣毛都不會剩的。」玉雅枝全面分析說著,令得玉春嬋直點頭不已。

「爸,葉凡那小子又惹禍了,咱們要不要煽點風點把火,乾脆滅了那小子。哼!太翹皮了,聽說姑姑都找過他了,聽說那小子也甩臉給姑姑看了,膽子太大了。姑姑是市委秘書長,打個噴嚏都能滅了他。」費武雲一臉的憤憤然說道。

「哼!打個噴嚏都行,你去試試。」費默有些頭痛的看了看自己這個兒子,感覺這小子有時人表現得很是聰明,但有時又是蠢笨如豬。

「嘿嘿,我只是開個玩笑。知道那小子有盧塵天在撐著,姑姑暫時拿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