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一十二章四大世家的勢力

第六百一十二章四大世家的勢力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二歹鍺位閱,到底,支持拘午竿下的葉丹能專向拋拙,謝謝!

鳳三爺真名鳳舉穗聽說以前是走江溯、專門給人算命的先生口去年居然好運她算唯了許通的二件不算小的事,所以一舉取得了許通這個圈內人的信任,從此後就戍了許通這個圈子內的隱性的師爺,現在俗稱智囊。..

其實那是因為鳳舉德善於察言規色再加上事先踩了盤乎,根下了一番苦功,棋請了許通這個圈乎內幾個人士的一些鳥事,結果當然也就能預淵一些什麼了,在許通、伊岡等人眼中住戍了偉大的,先知,口

不過鳳舉德的確稱得上是信息靈通跟蠻封神榜當中的萬事通申公豹才得一拚。

鳳舉穗常常自吹說是這水州城內的事他知曉三咸。對於這一點許通等人也是合笑不語,知道此撩在吹牛皮勺水州城何其大,人口達幾百萬,每天才多少屁事兒生口想囊括這千千萬萬的事,除非是種仙。

「早就查過你們知道不知遏水州鞏古老的四大家族?」鳳舉德一付高人棋樣,再箭個墓鏡的證,加上他的瓜皮帽乎,活脫脫的一個古代算命」宇先生粉相了。

「四大家族這個我伍是知道一點,聽我宗老頭子鬧聊時說到過。

說是咱們水州城才古老的四大家族,分別是鳳、盧、孫、葉。好攙這四大世家歷史都比較久遠。

如果從家開始追溯到現在估計都才著近一千多年的歷史了吧口以長這四大世家都跟武林才點關係,家族中弟乎都練得才武北手能開碑桑石,隔空劈死人的級高手郁才。

不過現在嘛,估計也沒幾個人練武了,現在練點拳腳無非就是浩動一下筋骨舒緩一下身乎,強身健體,無非一些花把式罷了。..」許通淡然敘說,並沒把四大家旗放在眼中,認為那些都是些老黃曆了,不值得一捉。

「呵呵呵許少,這咋,只是者關四大世家的一點皮毛。耶偵是現在,四大世家的財宮集中起來也是一筆巨額款乎,狡近二三十億,勢力嘛更是不可小軌口」鳳三爺一臉種私,向住之色,說道。

「不可刁、硯?才啥!四個世宗加起來不過二三十億對咱們這些人來說當然算得上是巨宮了。

不過現在的水州宮估計一家就才幾十億家產了,香洪那邊的宮翁更多了。

就拿沈開家來說吧拿出去的韶也能抵上一家了口所以,這四大古老世宗也算不上什麼?

而且耶偵是再才嶄,家裡無人生上高官位置又才什麼可懼的?耍知道才杠才才我賺,權是燥嶄的工具。

沒棧人宗高官大佬們手婉一勒緊,滅了都才可能口你們沒毒見在合目,住住一咋,高官一句話就能滅了某個世家巨富。呵呵呵」曹鴨才些不屑,乾笑了起來。

「呵呵,曹少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聽我先講完再說。就拿那只是處於第二位的盧家來說吧,現在的省委秘書長盧明珠就是盧家官面上的撐門人口盧宗在京城部委還才幾個高官,再加上盧家的財宮支持,你說說,這樣的世家可怕嗎?」鳳三爺又拋出了一救定時炸彈,差點沒炸蒙曹鴨等人口

全不信她盯著鳳三爺,問道:「真的假的?」

「估計是真的我也聽老頭子講過,好像說是盧明珠跟水州盧宗才瓜葛。不過,到底是不是木州盧宗人這個,疚老頭乎沒直明說,所以也不請楚口」許通倒是給愁了一下,今得其他幾人一下子相信了七八分口

「那」那樣乎說來,處於第四位的葉家來頭也不小了?」曹鴨才些遲疑著問道。..

「呵呵」絕對的不過煮目還沒查出葉家的真正靠山是詐?省委常委裡面好像也沒姓葉的,真是神私口跟你們說句實韶,舔這積查不出底細的世家最可怕了,你無意中得罪了他們,認為沒事,背後被人陰死了還不知道下手之人的詐。知已知彼才能百戰不殆,不知者失敗的極豐是相當大的口

」鳳三爺晃了晃頭一塊我一杯的遼東洗刀乎下了他那皺巴巴的老肚皮。

此人也是怪異這皇城酒莊裡面幾百塊一杯的紅酒他並不愛,就喜歡整天從上衣兜里掏出他的燒刀乎,而且打制了個扁彤鑰壺,專門用來裝他的燒刀乎口一口悶一口的品著,倒真才點隱世高人的怪風雅秉性口

「難道一點跡象都沒才?不然咱們今晚還真得去,飛雲閣鬧鬧,順偵把姓葉的捉姦在床那就才得弄了。媽的!在水州這抉她盤上還才咱們許少不敢去的她方嗎?真是憋屈得很。」謬岡脖

伊少爺,你先詣詣乞,千萬不可輕舉妄動口雖說葉家官面上的人物還沒浮出水面,但葉家在洪黑方面絕對可以稱之為大家。錄近你們才沒聽說過勢頭正胚的,青草幫」四川幫,郁被人俗徹底打散了口」鳳三爺才些急了,檔她一聲把那個月扁平的特製鑰器裝的燒刀乎給硅在了桌子上,說道。因為他現許通的雙眼意動了一下,估計是才些極橙卧說動了。

」那個我當然請楚了公安部最近不是正在全國性打黑掃黃,青草幫」四川幫,咱們省廳早就看不過眼了,就乘這次機會一舉抓了幾個頭頭,小縷羅就一鬨而散了。在咱們目家,什麼幫都撻不起來的。咱們公安可不是吃素菜的,哈農農」理剛在省公安廳工作,頗為自役。

」呵呵搏少,你只知道省廳的那秋手事,你可能還不知道真正的內募。

省廳的那扯乎事只能算是明面上的事,真正促使省廳動手的卻是另才其人口

聽說其真正原目是囚為青草幫和四」幫,惹惱了水州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