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一十五章後面跟著幾匹狼

第六百一十五章後面跟著幾匹狼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曰,兄弟打卑,狗午祝你好這游游。..

「王安。我給你說過多次了,管好自己的嘴,不該問的千萬別問,該問的也得想好了再問,你那張破嘴啊,別盡給老子惹事。」沈開陰森森的哼道,令得王安沒來由的打了個冷顫。從骨子裡來說還是有些怵沈開的。

沈開此人面上看上去挺和氣的,不過。如果真惹著他了估計下陰手的事也沒少干。

不然,他家的集團公司也不會財那般快的。一將功成萬骨枯。其實此話用在商場也完全正確。一富誕生萬人窮。你不窮他怎麼會富,因為你的錢被他弄走了嘛!

咒卜吃街,好像附近就有一個,叫食王街,裡面有好幾百個小有名氣的小吃攤位,想吃什麼都有,不錯的一個地方。」宋貞瑤想了想說道。

「那就去嘗嘗。」葉凡點了點頭,兩人順路散步著走去。

溜了近半個,鐘頭。兩人閑散的走著,有點像是情侶散步。不過宋貞瑤較靦腆,跟葉凡講的話並不多,只是偶爾漏幾句話出來,到也沒有冷場了。這是因為宋貞瑤還沒適應這種一對男女逛街的情事。所以顯得生澀,而且害羞當然也佔了很大的份額。

在一個較偏僻的小巷子里倒是現了一個攤兵。四張小圓桌几個塑料凳子,此刻只有一張桌上有兩個客人要了幾瓶啤酒,一碟花生米和一碟荀香豆正在低聲閑聊。

攤主是一對中年夫婦,此刻也在忙碌著。那個洗得白的手推車上的簡易鍋灶上還掛了個牌子小老張牛肉麵。

「敢叫出老張牛肉麵來,說明此攤佔在附近估計還有點小名氣的,就在這裡對付一碗怎麼樣?」葉凡轉頭問身後的宋貞瑤。

「行,都快。點了,再不回去估計我媽得催了。」宋貞瑤看了看時間。

「你都是成*人了,你媽還管得這麼寬?」葉凡有些驚訝,覺得宋家的家教真是很嚴。..

「有什麼辦法,我媽從來把我當小孩子。給她講都沒用。稍微回去晚上就會羅嗦個沒完。什麼遇上壞人怎麼辦?被人騙了怎麼辦。耳朵都快生繭子了,我都快引了。不過,她是我媽,唉」宋貞瑤有些不滿地嘟囔著。

「你呀。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這是你媽把你當寶貝,關心愛護你了。我的貞瑤寶貝,快回來,別被葉凡那人販子給騙到外地賣了給人當媳婦兒就慘羅。哈哈哈」葉凡陰陽怪氣。打著哈哈。

「打死你這人販子,打,」宋貞瑤也給逗樂了,舉起拳頭追打了上來。

「想謀殺親夫了,哈哈哈」葉凡假裝害怕樣子逗樂子了。羞得宋貞瑤直翻白眼,不依不擾。兩人扭在了一起。

「羊子哥。你看那妞很清靈的,估計還是個處。」正在嚼著苟香豆的一個,平頭青年」夏嘣了一顆香脆的茜香豆,有些淫蕩樣子笑道。

「嗯!有可能。那屁股丫還沒打開,跑起來雙腿還有些拘束。張開的幅度不大沒放開。說明這女的操她的人不多。或者說是她那塊田還未經男人開氫」那個叫羊子哥的長青年用餘光瞄了宋貞瑤一眼淡淡笑道。看來經驗老道,沒少女人被他開墾。此人又瞅了對面的平頭青年那嘴邊不小心流出的口水。小聲笑道:「三子,是不是耐不住火了?」

「嗯,這次跑路都跑了近一個月了,整個華夏都快逛遍了。人也累了好不容易到這靠海的水州,也該放鬆一下了,不然人真得給累垮了不成?」三子嘆了口氣,一臉的疲憊。

「放鬆還沒成?」羊子搖了搖頭,又掃了宋貞瑤一眼,笑道:「不過那妞的確不錯,在胯下**肯定很嫩的。要不哥等下把她給弄到那邊咱們嘗嘗鮮,如果真是個處的話也算是跑路的勞務費了,呵呵」羊子一臉的乾笑。..

「中!咱們先吃飽了再說。食色性也。反正得換地方了,嘿嘿。搞個處再走也值,」叫三子的雙眼突然閃彩。瞅了葉凡一眼,說道:「不過她身邊那個雛兒倒是有些麻煩」

「估計是個,學生仔,一個嫩羊仔,一拳頭就能讓他夢中去喊媽。」羊子嘴角動了動。極端輕視地瞅了葉凡一眼。

「兩碗牛肉拉麵。一碟苗香豆,五瓶啤酒,有雞屁股嗎,有的話來幾個。切成片蘸點醬,正好下酒。」兩人坐在了桌上,葉凡隨口喊道。

「雞屁股。咯咯咯,我說葉凡同志,虧你還是海大出來的那叫雞尾懂嗎?真是老土。」宋貞瑤差點笑得摔下了凳子,花枝亂顫。胸脯起伏如狂風中的敗葉,令人側目。看得一旁的葉凡,羊子、三子三人暗暗吞口水不止。

「媽的!那**雖說不是特別的大,絕對硬實,抓一把鐵定爽!」三子忍不住咕嚕道。

「別急,等下有得你樂的了,想怎麼抓就怎麼抓。」羊子淡淡笑道,很是鎮定。

「俺,俺是個粗人。這種文明人講的名頭俺不橫。」葉凡故意的摸著頭,裝著一幅的土包相,又逗得宋貞瑤捂著肚皮,說是笑痛了。

不過葉凡突然感覺尿急,問了老闆才知隔這裡幾百米處有個公廁。趕緊溜走了。

「那男人走了,要不動手?」三子笑道。「他娘的,真是憋不住了。」

「你豬腦子啊,等下吃完了那姑娘肯定得走,無人的地方下手才安全。咱們現在是非常時期,得小心點,沒到國外都不能放鬆下來的。你看,才說著,不就來人了。」羊子罵道。

「安哥,看到沒。那小子上廁所去了就那姑娘一個人坐著,咱們過去先樂呵一下怎麼樣?反正等下也要下手。下手來找找樂子也不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