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一十六章遇上殺人犯

第六百一十六章遇上殺人犯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覺弄中好像突然重壓下來一座泰山,王安的身弄懷不側身躲過,不過葉凡是什麼人,估計舊個王安也躲不開的。..那鍋鏟不但撞飛了王安的鐵條,而且順帶著連他的虎口也給一起給震裂開了,鮮血頓時就冒將了出來。

後面一個混混那啤酒瓶還沒砸到葉凡身上,葉凡轉了一個圈子。順手把鍋鏟當小李刀給飛甩了出去。

「葉,地一聲悶響,後面一個粗壯年青人那腦袋畢竟不是鐵鑄的。一下子就被鍋鏟砸得眼冒金星,早找不著北了。

葉丹正想撲上再補上一腳,不過被幾聲大吼干擾了。

「住架抬頭一看,來了五警察,估計是附近的巡邏隊員。

「怎麼回事?我是食王街派出所的張進,你們怎麼回事,為什麼打架,把人家老張的攤子全砸了?」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壯漢樣警察厲聲喝問道。

「警察同志,我倆本來在這裡吃碗牛肉麵的,這群人公然想調戲我的女朋友。當時我去上廁所了,此人一個大男人,居然想欺負我的女朋友。我女朋友一喊叫,他們就掄起桌椅砸人砸攤子了葉凡立即搶先解釋,望了攤主和另外一桌的兩個年青人一眼,又說道:「這事他們都可以作證的。」

「放屁,明明是你女朋友把我的鞋子弄壞了。警察同志,你看看,我這鞋子可是買去一千多塊的,名牌貨。我要求他們賠他們不理人,還踢了我一腿,所以我們只得還手了。現在我們全被他給砸傷了,這藥費還得賠,警察同志,得把這對狗男女先抓起來才行。我懷疑他們根本就不是什麼朋友,說不準是做那種事的。」瘦猴子狗順呲著牙沖了上來喊道,而且來了招更狠的,把葉凡和宋貞瑤說成嫖客和雞婆了。

「你才是狗男女!」宋貞瑤忍不住回嘴道,差點氣炸了肺。

「怎麼說話的,什麼狗男女?」張進皺了皺眉頭,有些不悅了,哼道:「說話文明點,這裡是省城,不是旮旯小地方,得注意影響

「呵呵,警察同志,我這個兄弟說粗話說習慣了。..不過,我們被打傷情況可是屬實的,我希望警察同志能秉公辦理。」王安走上前來,態度略顯傲氣,瞅了那警察一眼。

「閑話少說,跟我們回所里作個筆錄張進掃了王安一眼,說道。

「對不起警察同志,這事跟我們沒關係。

我們只是在一旁吃牛肉麵看熱鬧的,我們有事,得先走了先前叫三子的平頭青年說著,跟在羊子身後就想開溜。

「想走,沒門,我頭上這青包,這腳上的傷口都是你們砸傷的,而且,還是用啤酒瓶搞的。警察同志,不能讓他們走狗順子大聲喊道。

「兩位同志,貴姓?既然這事跟你們也有關係,一起先到派出所把事講清楚再說。如果打架的事的確跟你們無關再走不遲張進冷聲哼道,態度嚴肅了起來,又瞅了瞅那兩個人一眼。

「我們沒空」。羊子說著,沖三子使了個眼神,兩人一轉身撒開腿就要硬走。

「想走小李,小劉,攔住他們。」張進不高興了,厲聲喊道。

兩個警察應聲大步一跨沖了上去。

「媽的,警察算個屁!」三子冷哼一聲。跟羊子一人一腿,小李和小劉被踢得一個斜身叭嗒一聲撞在了桌子上。

「站住,抓住他們張進大喊道,剩下的幾個警察晃著電棍全圍撲了上去。

「來得好」。羊子一聲吼,掄起一張桌子就砸將了過去。..沖開一條路就要衝出去。

「不許動,再動我開槍了背後傳來張進那森嚴的吼聲,轉頭一看,果然是真的,張進手中握著一把黑漆漆手機正對準了羊子的身上。

其實張進這槍里沒子彈,剛好下午試了槍還沒歸還,只能是拿出來唬唬人還行。

「媽的!」隨著三子一聲吼,傳來一道女聲,站在三子不遠處的宋貞瑤已經被三子一把抓住扭著頂在了身前,也不知什麼時候弄出了一把鋒利的匕,橫在了宋貞瑤脖子上,沖張進吼道:「放下槍,不然我宰了這女的

葉凡心裡一驚,投鼠忌器,想不到這平頭青年還是個狠人,小李刀一旋早就暗藏於手掌心中了。這個其實只能說是葉凡沒經驗罷了,不然,憑著葉凡的身手,哪有小三子耍橫的份頭。

「別傷人,放下刀!」張進手一顫慄。也有些慌了,想不到事情會演變成這種可怕場面,居然出現了挾持人質的事。不過張進那槍還是沒放下,看來還是有點硬朗素質的。

「退!」羊子轉頭冷一川一淡淡的笑了笑,面對著張講的年槍盤到了二子身旁」八兒宋貞瑤頂在前面一直往小巷子深處退去。

不過葉凡從他那眼中看到了陰狠和兇殘。暗道:」怪了,難道這兩人是凶窮極惡的犯人不成?不會這麼巧吧,逛個街也能遇上殺人犯

宋貞瑤早嚇得花容失色,一臉的青色。不過人還算堅強,沒有軟癱下去。直直的盯著葉凡嘴砸巴了一下沒出聲音來。

葉凡只好跟著張進慢慢的追了過去,倒也不怎麼顯慌張的,實在不行的話就亮底牌扔小李刀了,不過暫時還沒到時候。

三子退了幾十米後,突然一閃,兩人竄進了一個院子。葉凡抬頭一瞧,心道,麻煩了,裡面好像是個私人辦的幼兒園,因為那個民宅上寫著一花子巷幼兒園。

現在許多的打工仔的孩子們進不了公辦的幼兒園,原因當然是收費太貴,一年的話動輒要二千多塊。

打工的人一年的辛苦錢也不過二三千塊錢,所以只好把孩子送進一些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