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一十七章去省廳搬救兵

第六百一十七章去省廳搬救兵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品舊的男孩」大俠的打賞及月票,狗子謝了!※

「他娘的,看來還真是重犯,真是倒霉,吃碗面都會遇上重案犯,這都什麼跟什麼的?」葉凡心裡直罵晦氣。..不過覺得事態嚴重,走上前去想把院子里瞧見的情況給這裡的負責人說說。

「劉局長,我有重要情況想向你彙報一下。」

「你是誰?向隊長,怎麼能讓無關人員隨便進入警戒區,立即帶出去。裡面子彈是不長眼的,如果誤傷了人夠你喝幾杯的,哼!」劉伯民根本就聽不進葉凡的話,大手一揮就要趕人。

「我是」葉凡剛講了兩個字就被兩個警察給硬拉了出去,當然,連帶著宋貞瑤也給一起拉了出去。

一旁的張進副所長剛才見過葉凡,正想向劉伯民副局長彙報此人就是當事人,不過見劉副局長那很不耐煩樣子最後也不敢張口了。估計知道此刻劉副局長心情不佳。怕觸了霉頭。

不過當宋貞瑤顯身後張進頓時愣神了,估計一直在頭腦里打著問號。奇怪的是此女剛才不是被歹徒挾持了,怎麼一下子又冒出頭了。

「哼!這年頭好人難做,想幫他們人家反而不領情。」葉凡心裡不滿地嘀咕了一句,覺得有些奇怪。按理說這麼大的事水州市公安局的長應該會及時趕來的,怎麼到現在了還一點動靜都沒有。這可是有讀職的嫌疑,不過也許人家有事去什麼地方公幹了也說不定。

隨即也沒多想,本來葉凡想掏出獵豹的上校證件,無非還是想協助他們搞定歹徒。

不過見宋貞瑤在一旁也就算了,他也不想暴露身份。像這種大事估計都有媒體關注著,如果成了新聞人物就麻煩了。

走出警戒線後,葉凡想了想,還是覺得有些撓心。..突然想到了以前在林泉鎮認識的省廳的刑警隊隊長李昌海,聽說他現在已經升副廳長了,也許還可以賣他一個人情。

於是就掏出電話打了過去,說道:「李廳長,您好,我是林泉鎮的葉凡,有重要情況想向你彙報一下。」

「葉凡!哦!小葉啊,你好,有什麼事?」李昌海估計都快忘記葉凡了,想了半分鐘才想了起來。

「剛才在食王街的花子巷子幼兒園生了一件重案,本來我跟一個朋友準備到食王街去逛逛的,後來在一個叫老張牛肉麵的攤前坐下吃

「現場的負責人姓張是不是?」李昌海心裡一驚,問道。

「是的,我還聽一個姓向的,估計是刑警隊隊長的警察說是要請示鄧書記派特警支援,後來又說了向省隊求援,不過好像那個張副局長跟什麼鄧他們沒向你們省廳彙報?

這事可是不罪犯手中有槍,剛才為了救人,我摸進去看了一下,現一個叫三子的平頭青年還從包里掏出了兩枚手榴彈,似乎那個。很大的旅行包里還有雷管等引線。

後來聽食王街派出所的張進說是猜測那兩個罪犯,其中那個長頭的,外號叫羊子的人可能叫余皮揚,另一個平頭的估計就是他的跟班,叫劉三,外號三子。」葉凡估摸著這事兒。

「既然你剛才摸進去救出你的朋友了。那說明對於院子里的情況你應該知道一些。這樣,你就在院子旁邊警戒線外等我,等下還得請你協助一起救人。」李昌海緊促的說道,看來也是急了。

「行!我等你。」葉凡也乾脆的應了。

放下電話後,李昌海在床前轉了十幾個圈子後,最終好像下定了什麼決心似的,一拳擂在床上,把他老婆都驚得從床上坐了起來。..

不過李昌海嘀咕了一句:「富貴險中求,哼!帽子也是險中求的。」

立即打起了電話:「馬書記,您好,我是省廳的李昌海,我有個重要緊急要情況向你彙報。」

備委常務,政法委書記馬國正也還沒睡,還在看文件,揉了揉有些酸脹的眼睛,說道:「哦!是昌海啊,有什麼事你說。

「剛才接到知情人電話報案,說是在東城的食王街生一起重特大案件,一名懷疑是重案犯的」李昌海把情況也是快的彙報了一遍。

「水州市公安局沒向省廳彙報嗎?還有,此事件屬實嗎?」馬國正眉頭一抬,嚴厲的問道,看來有些懷疑是不是有人報假案子。要知道像這麼大,這麼嚴重的案件。關係著十幾個孩子生命的事可就是大案件了。而且罪犯手中有槍有手榴彈,殺傷力非常的大。水州市公安局怎麼敢不向省廳彙報,如果情況屬實,那就有隱報瞞報的嫌

「沒有向我們彙報,我剛才已經電話打回廳里查詢了一翻。至於說彙報人叫葉凡,此人以前在林泉鎮還是一個村官的時候就立下了大功,親手斃殺了特級罪犯,還獲得過咱們公安部頒的「華夏國傑出勇士,獎,本來我想特招他入咱們省隊的,不過他是海大畢業的,不想當警察,所以這事後來一直拖著,沒成。因此,情況絕對屬實。」李昌海還是選擇了相信葉凡。

「嗯!這個鄧建軍,他想幹什麼?真以為水州就是南福省的省中之國了,這麼大的案件都不向省廳彙報,出了大事這事誰來負責。」馬國正罵了一句娘,頓了一頓說道:「昌海,你立即挑選省廳最精幹的警員趕往食王街,一定要確保孩子們的安全。」

「馬書記,這事水州公安局沒向我們彙報,我們冒然出行是不是有點名不正言不順的,惹人煩。」李昌海有些擔心,既然水州市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局長的邸建軍特意隱瞞,說明此事他不想讓省廳或者說是省委那邊知曉,估計是怕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