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一十八章戰前旖旎的熱身

第六百一十八章戰前旖旎的熱身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今天難得有空,也許會碼出一萬字出來,如果碼出就傳上來。求一下月票吧,月底了,各位,清理一下vip號,看看是否有月票落下的。沒月票的推薦票也給砸幾張吧,謝謝!

她當然誤會了。

葉凡知道她誤會了,趕緊說道:「我當然不放心了。」不過李昌海的交待他也不想說,怕惹出什麼事來。

「說得好聽,不放心又讓我一個人回去。我走!哼!」宋貞瑤生氣了,賭氣似的一把推開葉凡站起來就要走人。不過剛邁了一步,哎喲一聲大叫了起來,一屁股往地下坐了下去。慌得葉凡趕緊一個大跨步上前又摟抱住了她。

急問道:「怎麼啦貞瑤?」

「管你什麼事,你又不是我什麼人?」宋貞瑤不理他,掙扎著要站起來,不過好像臉上很痛苦樣子。

「是不是腳扭了。」葉凡有些心痛,蹲下身子一把摸捏向了宋貞瑤的小腳。

「哎喲!你輕點,痛死我了。」宋貞瑤嗔道。

「看來真是腳扭了,我看看。」葉凡不管不顧了,抱起宋貞瑤走到一宅門檻上,順手提起裙擺就要脫鞋子。

「你幹嘛,不行!」宋貞瑤突然臉兒一紅,腳扭動著不讓動,想到他蹲在地下如果給自己搓腳的話那裙擺下風光可是全得被他看光光了。

「別動!」葉凡口氣突然強硬了起來,好像有點命令似的,因為他想到估計李昌海就快到了,等下鐵定沒空再照顧貞瑤。還是抓緊時間給她先活絡一下較好。

所以,一把就捋起了裙擺,順手脫了宋貞瑤的鞋子。

「你……」宋貞瑤晃了晃腳,沒掙脫開,氣得不說話了,乾脆把腳往葉凡的懷裡一捅,想踹某豬哥一腳。不過剛一使力,感覺腳一痛,哎喲一聲不敢使力了。

「看到沒,還敢亂動,這就是榜樣。」葉凡沒好氣地嘀咕了一句,順手在宋貞瑤的扭傷處拍了幾下,痛得宋貞瑤那中嘴都撅了起來。

不過宋貞瑤不吭聲,盯著葉凡,賭氣了。

葉凡也不理她,蹲下身子專心的給她揉搓了起來。國術七段高手搓腳絕對有一套的,施出一絲內息搓了一陣子那腳一陣子燙熱,感覺好多了。

不過血脈被堵想一下子好也是不可能的,既便是超九段高手來也不可能讓你嚴重扭傷的腳一下子就能全好的。而且葉凡同志還有點私心在作遂。

故意只是簡單的搞了一下,本來以葉凡的本事,經他這麼一搓,估計宋貞瑤好個五成絕對是有的。不過葉凡自有自己的打算,結果就是只好了三成左右。

「這腳還挺嫩白的,古人說女人的三寸金蓮最迷人了,看來不假,呵呵……」葉凡打趣著逗宋貞瑤開心,隨手還順著腳板處往上順摸了一下,一直摸到大腿處才停了下來。

「色狼,討厭!」宋貞瑤那臉頓時漲得通紅,沒好氣的罵了一句,不過腳好像給葉凡同志搓得挺舒服的。而且那大腿處被他一摸,似乎都有點麻酥酥的感覺,心魂兒一盪,其實氣早就消了。

「撒手!」宋貞瑤見某豬那狼爪子還想往裙裡面鑽,趕緊喊道。

其實她不喊葉凡同志也是知趣的撤退了,這種事,揩點油就行了,適可而止。

不過這廝在心底里還是暗暗叫爽道:「可惜了,那一抹黑色只是一晃而過,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連看都不讓人看過夠……」

「貞瑤,實話跟你說吧,剛才我救你時不是爬進了院子嗎?所以裡面的情況我比較熟悉。

要知道院子里是個私人辦的幼兒園,住著十幾個孩子,還有一個老師。

如果等下警察們需要了解情況的話我想能幫還是能幫點小忙吧,畢竟那裡面有十幾條生命,如果因為警察不熟悉裡面情況,致使得孩子們的生命失去的話我一輩子都難以安心的。

所以我想先叫部車子送你先回去。」葉凡淡定的說著,渾沒當回事,當然是怕引起宋貞瑤的擔心。

「那……那裡面很危險的,那個平頭青年好還抓得有槍,太危險了。」宋貞瑤心裡一驚,想到剛才的恐怖經歷,身子骨又開始抖了起來。

「別怕貞瑤,你先回家,躲被窩裡休息一陣子就會好些了。再不搞些八寶驚風散,珍珠粉什麼的先對付一下。」葉凡說著,雙手拂在了宋貞瑤肩上,兩人坐在了門檻上。

「凡哥……我……我不怕……我陪你,等你送我回家。」宋貞瑤儘管牙齒都有些抖瑟,不過還是說是要留下來。

「嗯!」葉凡心裡一盪,手一收攏,宋貞瑤很是自然的就給自己摟進了懷裡。

奇怪的是此刻的宋貞瑤也沒掙扎,靜靜地把頭倚靠在葉凡的胸脯上,整張臉都埋在了葉凡的胸脯里。

兩人都沒說話,感覺氣氛相當的詭異。

良久!

宋貞瑤小聲說道:「凡哥,你剛才好厲害。我是怎麼出來的都不知道。反正頭到現在還蒙蒙的,有些發暈。」

「呵呵……你當時估計是嚇得有些暈了。我也是運氣好,剛好那兩個歹徒去綁人無瑕顧及你。所以我才乘機得手了,運氣好了一點就是了。」葉凡隨口打著哈哈,倒也矇混了過去。

「不過我還是感覺你很厲害。」宋貞瑤輕輕動了動頭說道。

「我當然厲害囉,呵呵。」葉凡挺了挺胸故意表現一下王八之氣,很是自然的就把嘴給湊到了宋貞瑤的耳廓旁,伸鼻子故意吸氣一下,笑道:「貞瑤,你真香!」

「瞎說,我才撒了一點淡淡的香水,現在早沒啦,估計一身的臭汗味了。」宋貞瑤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