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二十一章宋老爺子

第六百二十一章宋老爺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六百二十一章宋老爺子

『小子你行』啊,居然連續打賞把狗子從夢中驚醒,難道還能砸個堂主出來不成?呵呵,開個玩笑,兄弟這名取得好,很有氣勢,狗子佩服。

另外『lhy1234』兄弟一人就擲來三張月票,說聲感謝!還有後面一個兄弟。

還另外,狗子不知今天是否也能碼出10000字來。聽說能讓狗子這騷棍亢奮的東西有三個。

一個就是訂閱的增漲,這是最主要的,狗子靠它吃飯;二來就是多多打賞,這個狗子那廝從不嫌多,有多少照收不誤,俗稱貪得無討也行;第三個當然就是月票妹妹了,這個,起點上架作者都喜歡的東東,另外,不說了,各位兄弟會拿板磚砸了,蛤蛤蛤……

「嗯!」宋初傑應了一聲,臉色還是一樣的嚴肅,似乎在考慮著什麼。

「宋部長,曹阿姨,貞瑤,我先走了。」葉凡再次提出要走。其實這廝特想留下,不過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能住在宋家,那關係要到何種程度,這廝根本就不敢想這般子想。

「這麼晚了,我叫車送你。」宋初傑淡淡說道,倒還算是通情達理。

「老宋,這麼晚了怎麼好麻煩人家李師傅。」曹梅芳在一旁哼一聲,明擺著是不樂意宋初傑叫司機送葉凡了。

「不了宋部長,黨校離這兒不遠,我叫部車回去。」葉凡笑了笑,掃了貞瑤一眼,見她一直在哀嘆著自己的腫腳,笑道:「貞瑤,我明天來給你活絡一下,用金針通絡的辦法應該能讓你在三天內行動自如。」

「你會針灸之術?」宋初傑轉臉問道,臉上略顯訝然。

「呵呵……會一點,小時候跟著一個道士混了一段時間,都是些土方子,不過,不過還是有點效果。」葉凡說道,態度是不卑不亢。

「不用麻煩了,王醫生也會。」曹梅芳冷聲著說道。

「那更好了,宋部長,曹阿姨,我先走了。」葉凡不想再討沒趣,忍住氣,轉身就要走人。

「貞瑤,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真是急人。」這時,樓梯口突然傳來一道略顯沙啞的聲音,葉凡轉頭一看,一個臉型長得跟宋初傑有幾分相似的老人正扶著木鋪樓梯,腿腳好像有些不靈便,在走下來的時候似乎有點拐腿的感覺。

葉凡心裡一動,裝著怕老頭摔倒的樣子幾個跨步上前扶住了那個老頭,嘴裡小聲說道:「老爺爺,慢點。」

其實暗地裡早就氣注於手掌,一絲內息源著老頭的經絡傳了進去,在扶著老頭下梯的過程中行了一圈下來,發現他的左腿大腿處似乎有通氣不暢的感覺。

心裡一轉就明白了,估計是氣血在這裡受到了阻滯,而傷又沒多大的傷,但通過正規的手術很難解決這種隱晦性問道,所以使得這老頭的腳走起路來時有點拐。

葉凡估摸著如果自己施展醫典中的『乾元金針術』,配合上好的藥材,估計半年左右這老頭就能恢復腿腳的隱晦性傷情來。

「爸,你怎麼下來了,小心點。」宋初傑本想上前扶的,不過被葉凡搶得了先機,也就停住了。

「小夥子,叫啥名,幹什麼的?難道是貞瑤的同學?」宋爺爺隨口問著,態度相當的和藹。

「呵呵,宋老,我叫葉凡,從魚陽來的,不是貞瑤同學,以前貞瑤跟趙四小姐,闐竹他們一起到過魚陽,我這次是到水州黨校學習。闐竹的父親蘭教授是我的老師,所以才認識的。」葉凡平靜的答著。

「哦!你才多大,就到省委黨校學習了。」宋老明顯的來了興趣,轉頭掃了葉凡的眼,發現的確年輕,跟自己孫女貞瑤差不多大。自己孫女可才20周歲,他這個年紀就能到省委黨校學習,那這小夥子難道是哪家名門之後。

「我……跟貞瑤差不多大,再有三個月滿20周歲。」葉凡笑道。

「爸,你可別看他才20歲,人家可是魚陽縣的副縣長了,這次到省委黨校是參加省委組織的跨世紀英才班培訓的,後生可畏,前途無量!呵呵……」宋初傑倒是隨口誇了一句。

「嗯!有點本事。」宋老點了點頭,掃了葉凡一眼,又掃了自己孫女一眼,面色不變。

「爸,這次的跨世紀英才班裡學員全是20來歲的,聽說裡面還有副廳級幹部,正處級的相當的多,副處級的倒是只有幾個。」曹梅芳這話什麼意思,好像跟葉凡沒沾邊,實際上卻是在暗貶葉凡,你不就一個副處級小幹部嗎?在培訓班裡只能是墊底的角色罷了。

這個葉凡當然也聽出了曹梅芳的一些隱喻了,在這種情況下當然是聽而不聞了,就當是沒聽見了。

打著哈哈,笑道:「是的,晚飯跟我一起吃的幾個同班同學裡就有一個副廳級的,其它的都是正處級的幹部。」

心道:「曹梅芳,我知道你看不起我這個從魚陽來的土鱉,沒什麼家世,不過,我葉凡也未必一定要巴上你們宋家。要不是看貞瑤面了,我早就甩手走人了,麻痹的,這高官家庭還真沒什麼勁頭。」

「爺爺,你可能不知道,葉凡的本事可大著呢?」宋貞瑤趕緊為葉凡撐出一句話來。

「本事大著,有啥本事,我倒想聽聽。」曹梅芳沒好氣的說道。

「嗯!說來聽聽,我倒也想聽聽。」宋老爺子半眯著眼,坐在沙發上,一隻手摸著貞瑤的腫腳,笑問道。

「晚上吃飯時是葉凡請客的,在老王獸記湯。後來遇上了趙將軍,好像還有一個穿少將服的,有點像是咱們省軍區的鎮司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