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二十六章最大和最小

第六百二十六章最大和最小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逗得大家「哈哈哈……」大笑不已。

不一會兒,宋初傑在一干官員圍擁下慢慢的度了進來,面帶微笑,看上去還是很有親和力的。學員們當然一個個都是面帶微笑拍著手掌歡迎了。

首先是黨校的常務副校長,實在的一把手雷玉芳同志致開班詞。

雷玉芳聽說才40出頭,個頭相當的高,估計有1米7左右。一頭高挽的秀髮用一根木髮夾叉著,像極了古代那宮裝的武則天魔女勢頭。

巡了一眼台下的幾十名學員,說道:「我是雷玉芳,黨校日常事務負責人。今天很是高興,喜迎來了省委宋部長一行,首先我代表省委黨校領導班子,代表全體老師,代表全體同學向尊敬的省委宋部長……」

雷玉芳的發言簡短有力,一點也不拖沓,聽說此女人也是個較注重實幹的幹才,從她的發言中就可以看得出來。

後面黨校的一些領導也甩了一些屁話,不過都比較簡短,因為重頭戲在宋初傑身上,大家不敢越位,搶了宋部長風頭那還不遭人忌恨。不久,壓軸的終於站起來發話了。

宋初傑一身筆挺的立領,顯得莊嚴、威厲、官勢十足。

站話筒前巡了台下一眼,葉凡感覺他的眼神好像在自己身上停留了幾秒鐘才轉了過去,不過,也許是錯覺,反正搞不清楚。

「培訓班的同學們,黨校的老師們,你們好,我是宋初傑。很高興能跟大家在一起聊聊。

說句實話,能看到你們這麼年輕就走上處級甚至廳級崗位,說明你們都是咱們南福省的精英,是咱們南福省當之無愧的中流砥柱。對於這個培訓班,省委也相當的重視,專門為此還招開了常委會討論過……

所以,我希望你們能不辜負省委領導的期望,紮實工作。在培訓期間能安心地展開理論學習,嚴格要求自己,一言一行都代表著黨,代表著國家。

現在有的同志不注重對黨的理論、思想的學習,其實這個是要不得的。

黨的理論,思想是指引我們前進,不走歪路的指路航標,沒有了航標你首先就是迷路了,迷路了還怎麼干好工作。而且,幹得再好也是歪的,是不是?

而且,這次的培訓學習我也跟雷副校長、林副校長探討過,注重理論聯繫實際,你們這次的培訓下基層,到工廠,到田間地頭的機會很多……」

宋初傑從理論到實際,從城市到鄉村,話語親切自然,不直接硬搬生硬的理論,而是融理論於現實工作、生活中都談到了。學習們都聽得津津有味,有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講了半個多鐘頭,話到最後停頓了一下,突然轉頭問一旁的常務副校雷玉芳同志道:「雷副校長,這次的培訓班裡年紀最大的是誰?幹什麼工作,擔任的是什麼職務。年紀最小的又是誰?擔當什麼職務。」

聽宋初傑這麼一問,全體老師和學員們全張開了耳朵,不知宋部長問這話什麼意思。九成的學員們都在暗嘆這個最大和最小的好運氣。

因為很簡單,宋部長這麼一問,估計這個最大和最小兩個人首先就得在開班儀式上亮個相,而且無形中就在組織部長宋初傑的心目中掛上了號,在學校領導面前也掛上了號,這是多麼好的一個亮相的機會。

「最大的……」雷玉芳一愣,倒真沒想到宋初傑會提出這麼個棘手的問題來。

雷玉芳作為省委黨校的實際負責人,每天要處理的事太多了,南福省千千萬萬的幹部等著培訓,她哪會記著這些。

所以一時有些尷尬,不過雷玉芳畢竟久經沙場的人,轉爾就笑道:「宋部長,這個問題還是請林德池副校長來回答吧,因為他可是咱們這次的跨世紀英才班的班主任。

我們黨校對於省委這次組織的英才班非常的重視,經過校黨委討論,研究決定由林德池副校長親自挂帥,帶好這個英才班,讓本班的學員們走出去能真正發揮出咱們南福省英才的帶頭作用。」

不過雷玉芳剛吐出由林德池親自挂帥當班主任的事後全體學員全繃緊了神經,一個個腰竿挺得筆直。

暗暗在心裡叫苦道:「倒霉!真是倒霉,怎麼會讓『鐵面』古董林德池來親自挂帥,那以後想偷懶,想混日子那是絕不可能了。聽說此人一向鐵面無私,而且原則性相當的強,不喜歡拐彎彎,在省委黨校那是出了名的一張『鐵面』。由他當班主任那個苦頭以後就有得吃了,搞不好惹惱了他不給合格證書都有可能……」

一旁從德平地區來的那位叫蔡紅藕的姑娘更是臉色唰啦一下就呈鐵青色了,呶了呶嘴,暗罵道:「糟糕了!我昨天因為踢了一個垃圾桶被林德池這鐵面抓住了,當時還被他狠批了一頓,幸好那個叫葉凡的小子臨時頭幫了大忙。

不然這日子還怎麼過。不過,就不知是否在林德池心中烙下了陰影,估計想從他的手中以後培訓結束時拿到個好的鑒定或評語是相當的難了。這怎麼辦?成為葉凡,敗也葉凡,都是他惹出來的,哼……」

蔡紅藉一時之間酸甜苦辣都湧上心頭了,有些茫然不知所措,這事對她的打擊太大了,一時有些轉不過彎了。

想到這些,蔡紅藉那眼中露出了針扎一樣的寒電射向了第一排的葉凡同志,令得這廝總感覺後背有些發涼,還以為是不是許通和繆剛這兩小子又在暗中詛咒自己什麼。

不由得用眼神餘光倒看了過去,心裡暗道:「奇怪了,許通和繆剛兩人此刻並沒看自己,專註在主席台上,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