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三十章吃也有陰謀

第六百三十章吃也有陰謀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表示一下。」葉凡掃了郭秋天一眼,從眼神中發現這姑娘的那絲絲狡詐藏於其間,因為葉凡有鷹眼和相面術,不由得想逗逗她,故意裝著有些肉痛樣子,說道:「那八寶閣的酒菜貴不貴?」

「貴可能不貴,不過聽紅藕說是八寶閣在黨校這一片區還是挺出名的,以前來培訓的幹部們都喜歡去。一餐飯加上唱歌的花費估計就幾千塊錢吧。」說完了有些促狹樣子隱晦的盯著葉凡,估計是想看這廝的窘迫相了。

「那麼……貴……」葉凡嘴唇動了動,故意叫了起來,拉長了聲音,見郭秋天那彎彎的睫毛抖了抖,咯咯咯笑道:「是有點貴了,你們魚陽來的工資肯定不高,要不今天晚上我先請了。」

「那行,我改天請吧,今晚上就看你的了我們可敬的秋天大小姐。」葉凡很是乾脆,一口就應承了下來,而且同,還裝著有點不好意思樣子。

氣得對面的郭秋天姑娘直番那雙好看的白眼,微微愣神了好幾秒,見葉凡不像是在開玩笑,應該是說真的。

此女眨了一下睫毛,暗道:「這個什麼人,還班長,真是老摳,不會他這個副縣長連張發票都報不來吧,魚陽,太可憐了。此人,太可恨了。哼!下次輪到他請時一定要大吃大喝大玩給嚇死他才行,一點男子漢放血的氣概都沒有,小人一個!」

「許處長,今晚咱們班委在八寶閣聚會,你來嗎?」郭秋天打起了電話,當起了臨時頭的聯絡員。

「聚會!行啊!咱們班委剛成立,是該認識一下,樂呵樂呵,不過,今晚誰請客?」許通聲音懶洋洋說道。

突然想到了什麼餿主意,這廝心裡卻是一動,尋思開了:「葉凡既然是班長,班長頭一個請客是天經地義的,誰叫他要當這班長,那今晚上就得狠宰這小子一氣才行。

聽說這小子來自全省有名的倒著數的幾個貧困縣之一的魚陽,工資一個月絕不會超過四百塊的。

八寶閣聽說是黨校周邊最貴的消費地方了,幾千塊的洋酒給他整得七八瓶進去,上千塊的好菜給他點上十幾盤,這一餐不花他個二萬塊絕不鳴金收兵的。

然後嘛!吃完後還得去歌廳樂呵一下才行,這一筆估計又得幾千,這麼一合計下來,三萬塊差不多。

呵呵,夠這小子10年的工資了,估計這麼大的數目即便是他作為魚陽縣的副縣長拿回去也不好報銷的。

再說,如果這廝膽敢拿回去報銷的話咱這個省檢察院反貪局的副處長可不是吃乾飯的,說不準倒是可以以此為手段拉這小子下馬,捋了他帽子都有可能。」許通這廝心裡自得的想著,頓時狂喜開了。

而且,他認為葉凡不就一個窮旮旯地方鑽出來的土鱉蛋子,肯定沒見過多少世面。一餐飯估計千把塊頂天了,到時付不出錢來那個熊樣子,許通一想起來就想狂笑一氣才解氣。

「本來該班長請客的,他可是培訓學員中的一把手,不是他還是誰?而且今天宋部長還當面誇了他,沖著這一點他也該請客是不是?」郭秋天有些委屈口吻,說道。

「那是,絕對該他這個班長請客的,不然這班長就該讓位了。我完全支持你的看法。而且,這客他請定了。」許通無形中拍了郭秋天大小姐一小記馬拍。

令得郭秋天心裡相當的受用,轉爾眼珠子一眨,記上心來,故意嘆了口氣,說道:「不過剛才葉班長說是要我先請這頭一餐,我只是管生活的委員,如果把咱們班的班委會看作一個縣的常委會的話我這個管生活的委員相當於縣委秘書長。

文體委員蔡紅藕相當於宣傳部長,組織委員苗人鳳相當於組織部部長,勞動紀律委員朱志相當於紀委書記,你這學習委員相當於黨委專職副書記,管學習思想教育嘛。

而副班長其實就是黨務副書記了。我這個相當於縣委秘書長的生活委員如果拿在黨內去排名的話差不多排在最尾巴了。

最尾巴的反而要頭一個請客,這個好像是咱們的班長葉凡同志搞反了,你說是不是許副書記?」

郭秋天那嘴真是巧舌如簧,居然把一個班的班委想像成了縣委常委會,聽得許通直咂嘴,嘆服於郭秋天的想像力之豐富。

「那當然,這頭頓再怎麼說也該班長請客是不是。而且大家都是體制中人,都曉得一些事。

即便是請客也是一張發票解決問題了。又不用自己掏腰包,班長同志怎麼會那麼小氣。

應該不會的,我提議,到時全體班委通過,決議要讓班長葉凡同志帶頭請這頭餐酒才行,對於班委會的決議,想必他作為班長應該帶頭遵守是不是?呵呵呵……」許通一臉的干聲笑著,就等著郭大小姐自動鑽入了他的瓮中。

「那敢情好,就這麼定了。咱們分頭給幾個班委委員們先說叨一下。其實,這錢反正能報銷,葉班長作為一個副縣長,即便是他那個叫魚陽的縣再窮,報銷幾張酒水發票應該沒問題的,小事。所以,叫我請這頭頓飯我也不敢請的,總不能搶了班長的風頭是不是,咯咯咯……」郭秋天得意的笑著。

「嗯!那兩個副班長我去聯繫,你通知一下蔡紅藕等人。」許通姦計得呈,很是高興。

放下電話後立即沖一旁的沈開喊道:「沈老弟,你去省委黨校附近的八寶閣走一趟。咱們送幾箱年份久遠的『波爾多』過去,晚上我陪幾個客人喝酒,叫他們放酒櫃里伺候著。」許通淡淡一笑,沈開心裡一動,笑道:「那敢情好,不知許少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