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三十四章宋家有請

第六百三十四章宋家有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感謝『淡哥』打賞,這是第第3更,支持狗子,訂閱支持,謝謝!

……………………………………………………………………

不過今天郭真奇的恭敬表情更堅定了衛鐵青要結交葉凡的打算。葉凡在他心中的份量無形中當然就更高了許多。

就連許通也在暗自納悶,剛才這個姓郭的軍官厲害得不得了,根本就沒把星輝集團的沈開大少放在眼中。

星輝集團在水州可是相當有名的一個大集團,似乎郭真奇也聽說過,可是人家並沒鳥沈開。

可是對葉凡此人,郭真奇是截然兩種不同的態度,這事還真是邪門了,難道這個姓葉的小子有著不可抵擋的大背景不成?不然難以解釋此事了。

許通只好當了一回悶葫蘆,發誓從明天開始一定要把葉凡的上八代祖宗的情況都要查過底兒朝天,探探這小子到底有多少份量,也好採取相應的對策。

「行!不過我的歲數可能比你還小,應該我叫你郭哥才對的,搞反了。」葉凡淡淡一笑說道。

「不行!能者為先,我郭真奇叫葉哥叫定了。」郭真奇一臉的激動,連嘴唇都有點顫抖。這廝感覺好像還不放心,又問道:「那我真叫你葉哥了?」

「行!」葉凡慎重的點了點頭。

「葉哥!你好。既然你答應了,那今晚上小弟我代為付了這餐飯錢應該不為過吧,小弟幫大哥付飯錢這個拿哪裡去都說得過去,誰也沒閑話講是不是?」郭真奇繞了幾個彎彎下來原來是為了此般子事。

「那……好吧……」葉凡只好點了點頭,看了郭真奇一眼,一堆人出了八寶閣。

「!全給這個傻兵蛋子給攪局了。」許通在心裡暗罵著,狠不得衝上去撕了郭真奇。不過許通有能量可沒那臭膽量,如果真動手的話被撕的鐵定是自己的。

剛回到黨校,葉凡的電話就響了。

「凡哥,你不來幫我扎針了,我可是想早點站起來走路的,不久還有個節目,這個台里有點急了,臨時頭換人也來不及了。再說,小妹我也想看看你的本事,是不是在吹牛。」宋貞瑤相當的親熱,說著話。自從昨晚上那初吻給葉凡後,宋貞瑤那心裡早就惦記著某頭豬哥了。

「貞瑤,這個,我晚上有事,早上被你爸定為班長,班上事多,一時抽不開身。」葉凡趕緊撒謊道,其實是不想再進宋家門了,不想再去受貞瑤母親曹梅芳的冷言冷語了。

「我爸真定你為班長了?」宋貞瑤心裡一震,暗自歡喜。從昨晚上老態度看好像不怎麼喜歡葉凡,一直在旁冷言相對。如果老爸真的看重葉凡的話那兩個大人至少打通了一個,找個機會,再做做的老男想工作也許還能通融一下……

想著這些宋貞瑤那臉龐不由得發燙滾熱了起來。

「那倒不是,他是堂堂的省委組織部部長,不可能能細緻到那種地步的。是我們班主任林副校長提出,後來你爸也沒反對,打了個擦邊球罷了,呵呵……」葉凡干聲笑道,當然有股子自得味道了,這事畢竟屬於相當風光的事。

「哦!」宋貞瑤的語氣中明顯的透顯出了一股子失望,不過轉爾想道:「爸能點頭,說明葉凡在爸的心目中還是有點印象的,有印象總比沒印象的好。有印象就有門了,能找到門就有攻克的可能。」

「我掛電話了,有事忙。」葉凡說著就要掛電話。

「等一下,急什麼?你看你,討厭跟我說話是不是,哼!」宋貞瑤明顯不高興了。

「呵呵,我那敢,能跟美女聊天歡喜還來不及,何況是咱們的宋大小姐?不過現在的確有點事要辦,等下再聊。」葉凡打著哈哈想矇混過關,心裡還堵著氣沒消掉。

「那好!」宋貞瑤說道,沒等葉凡放下電話那邊又傳來聲音道:「不過,我爺爺已經叫司機來接你了,看你來不來?如果怕了就早點說,我叫李叔直接拐彎回來了,咯咯咯,牛皮大王……」宋貞瑤突然像個頑皮孩子,譏笑某人道不敢到宋家就醫。

「什麼意思宋大小姐,咱好像沒得罪你,至於說針炙之術我想昨晚上那一手你也看見了,沒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的。既然宋老爺子有請我還有什麼橫可裝的,尊老愛幼是咱華夏人民的美德嘛!算啦,我這人耳跟子軟,聽不得美女叫喚啥的。」某男還要玩個調侃。

「哼!一聽說我爺爺有請立馬就沒事忙了,我剛才可是聽某人說是班上事忙,這麼晚了還在忙,哼,你們這些當官的全是騙子。是不是跟什麼妹子在忙著拍拖?」宋貞瑤突然戳穿了某人的假面具,生氣的嚷道。

「生氣啦!唉!咱也只是一個小吏,你爺爺聽說以前可是咱們南福省的一號人物。他老人家招喚我有膽不來嗎?老爺子如果生氣,那啥的,哼上一聲,估計我頭上那頂破帽子就得飛了。

當官嘛,誰不想那帽子越戴越高,最好能比黑白無常的那頂陰陽帽子還要高才好。我是一俗人,有這想法正常,不過,宋大小姐在我心目中的份量當然比宋老爺子……」

葉凡說到這裡不說了,留了點玄念給宋貞瑤猜。

「怎麼,不說啦?不敢說!」宋貞瑤忍不住問道。雖說明白這廝是在調侃自己,但女人還是喜歡聽直接的甜言密語的。

「有啥不敢的,一個字——高!」葉凡拋了出去。

「哼!你不尊敬我爺爺。」宋貞瑤假意生氣的哼道,其實心裡滿心的舒坦著。知道葉凡是在耍嘴皮子,但這嘴上哄人的話聽聽也覺得舒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