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三十五章宋老的讚歎

第六百三十五章宋老的讚歎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還來得及嗎?消毒可是要用專用的設備的,最簡單來說也得用消毒鍋煮一下才行,你們農村搞的土法子,用開水燙一下可是不行的。那樣子根本就消滅不了有些耐高溫病毒的……」湯康成的確負責任,又要開始嘮叨起了專業醫術。

葉凡立即制止了,說道:「謝謝湯專家的提醒,不過,我消毒的法子比較特別,不是用開水燙,當然,更不是用消毒壓力鍋了,就是這樣子的。」

葉凡伸出手來,夾起一根金針,養生術調整運轉,行氣之後,一絲內勁之息從手指間毛孔直接就溢在了指尖上,利用內勁之息消毒,這個當然只有國術大師才能做到的。

內勁天底下最自然,最無污染的一種氣息罷了,葉凡的金針也需用這種法子才能保持良好的狀態的。比那什麼消毒鍋啥的當然更有效了,因為這是純天然的。

葉凡的動作當即令得一屋子人全嘩然了。

「你這就叫消毒,用手抹一下就行啦?哼!」曹梅芳瞅了葉凡一眼,惱了,轉著沖著宋老爺子說道:「爸,你看看,我說過土法子不能試的,你看看,他用的是什麼?這樣子也叫消毒,要是針扎進去感染了引起病發怎麼辦?千萬不能試。」

「湯教授,你說說這法子?」宋老爺子也應聲,其實心裡也有些疑惑,因為葉凡的消毒方法太匪夷所思了,簡直是令人不能接受。

不要說宋老爺子嘀咕,一屋子人除了葉凡自己,根本就沒其他人相信了。

就是宋貞瑤也微微的,條件反射般的縮回了自己的美腳。不過宋老爺子畢竟見過的世面廣,轉爾問專家湯康成的意見。

「這種消毒方法的確夠土的,說是消毒那是根本就不可能消毒,有效的殺死一些有害的病菌等。如果宋老真要試試這位葉凡同志的土法針灸的話,那我就交待小李把他的金鎮拿回醫院消完毒再用也不遲。」湯康成提出了一個法子,不過話語中卻也是有反對宋老爺子試這法子的意思。

「貞瑤,你的意思呢?」宋老爺子轉頭問起孫女來了。

「不行!貞瑤,絕對不能試,要是毀了腳怎麼辦?你可是在電視台工作的,老爺子更不能試了。」曹梅芳聲音有些急促了。

「我……我……那就先把針送回醫院消毒了再試試。媽!這腳給扎幾下應該沒什麼大問題,再說,葉凡也不會害我們的是不是?他是個好人,也許他的法子還真有用。」宋貞瑤瞅了葉凡一眼,還是同意試試。

當然是想為葉凡爭取到一個表現的機會,為經後倆人的後一步打下一點基礎。如果今天葉凡失去了這個機會,那葉凡在宋家人眼裡還有什麼有用的價值,純屬垃圾貨色了。

宋貞瑤知道,像自己這種家世,愛情跟利益相比的話利益肯定會被老爺子擺在第一位。

所以,葉凡以後想再進宋家大門那個是相當的難了。葉凡有什麼,一點優勢都沒有。

這廝要家世沒家世,要巨富也不可能,宋貞瑤心裡雖說純樸,但人並不笨,轉爾一想就看出一些苗頭了。現在已經在為經後考慮了。

葉凡如果能藉此機會治好了自己的腳,然後更進一步如果能治好爺爺的老毛病的話那至少能在爺爺的心中留下一個好印象。

「那就這樣子吧!」宋老爺子點了點頭,不過口氣中略顯失望。原本對葉凡的土法針灸還有點渴望,因為昨天葉凡露那一手金針扎茶几還是挺顯擺的。

不過今天一看葉凡的消毒方法,宋老爺子心裡那一股子渴望一下子消去了九成。

現在能同意還讓葉凡試,無非是看在孫女宋貞瑤的面子上的。再說腳板即便被扎破了點什麼問題也不是很大,而且湯專家就在身邊,可以即時處理的。

「對不起宋老,我這金針特殊,用消毒鍋消毒沒效果,我這法子是以前那個土老道教的,信不信由你們。願意試的話我立即開始,不放心的話我立即走人。不過,也請宋老爺子相信,我葉凡絕不會害貞瑤的。」葉凡一臉的信心。

「這個……」宋老爺子瞅了一眼葉凡,視線又轉到了湯專家身上。對於醫學方面的問題還是專家講的可信。

「我試!」宋貞瑤一咬牙,又伸長了腿。宋貞瑤知道,機會稍縱即逝,如果等爺爺改變了主意葉凡就得滾蛋也,那以後倆人的事就基本上就無望了……

「哼!希望你別把貞瑤的腳給扎壞了,不然,我曹梅芳是絕不答應的。」曹梅芳見無法阻止,臉板了起來,哼道。

「曹阿姨,這點請你放心,貞瑤的腳絕對沒事。」葉凡一臉鎮定望著曹梅芳,轉爾又說道:「我想,以後曹阿姨如果想請我葉凡出手的話咱也沒那興趣。我這土法子針灸也很麻煩的,扎一次針下來耗費的精力估計要一個月才能補回來。」

「哼!那我拭目以待。」曹梅芳哼反聲道。

「梅芳,別說了,葉凡是來給咱們家貞瑤治腳的。」剛從樓上下來的宋初傑接話道,感覺自己妻子對葉凡是太不客氣了一些。至少表面上也不能這樣子,畢竟人家是來治病的。

其實曹梅芳也並不是個蠻不講理,鄙視窮人的勢利鬼。只是這事涉及到自己家人又另當別論了。

在藥物和內勁、針術三重融合下,一個小時後葉凡的臉上已經是汗珠掛滿。

二個小時後。

「可以洗腳了。」葉凡麻溜收針,點了點頭說道。

「我來。」曹梅芳端了盆水出來,親自給貞瑤洗腳了,一邊洗一邊還問著痛不痛,酸不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