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三十六章組織部長點將

第六百三十六章組織部長點將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其實根本就不用如此耗力的,當然,葉凡還是小心的用了五成微勁的,只能說是頗為費力,不能說是竭盡全力。

半個小時後,葉凡問道:「宋老,有感覺沒有?」

「有!真有點!」宋老爺子點了點頭。

「有感覺就好,說明有希望。」葉凡心裡一震,暗暗高興。加大了內息的強度。

「現在呢?」又問道。

「感覺更明顯了,好像腿裡面會發熱發燙,而且燙著相當的舒服,似乎連呼吸都急促了一些。有點像是用濕熱的毛巾貼在額頭上的感覺。」宋老爺子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一個小時後,葉凡收了針,裝得非常隨意的捋了一把臉上的汗珠子,整手都濕了。

果然感動了宋老爺子,立即叫道:「梅芳,還不遞條毛巾過來。」

「爺爺,我去拿。」宋貞瑤暫時忘了自己的腿,要走。不過被曹梅芳叫住了。

「我去吧!」宋初傑倒是拿了條新毛巾過來。

「我幫凡哥擦擦。」貞瑤搶過了毛巾站起給葉凡擦臉了,曹梅芳那臉立即陰沉了下去。不過被宋老爺子瞪了一眼,就沒作聲了。不過,也氣得轉過頭去了。

「宋老,你試著走兩步看看,肯定不會痛了。」葉凡一臉神秘,笑道。

「真不會痛了,不會這麼快吧!」宋老爺子顯出一絲訝然了,走了幾步,點了點頭,笑道:「小葉的土針不能再叫土針了,應該叫神針才對,這腿還真不痛了,呵呵呵……」

「真不痛了嗎爹?」宋初傑也露出了欣喜的神情,用餘光瞅了葉凡一眼,暗道這小夥子還真有點小本事。

「宋老,你這個不痛只是暫時性的。我估計只能維持半個小時左右,後面又得恢復原狀了。」葉凡說道。

「我估計也是,哪會好得那麼快。不過,小葉,既然能暫時性好起來,我相信長久治療下去應該有希望恢復的,你說是不是?」宋老爺子一臉的笑容,那眼中彷彿看到了希-本文轉自書書網shushuw.cn/shu/25322/4149418.html-望。

「這個說名實話,宋老你子,我不敢騙你,這個我也沒多大的把握。

不過希望還是有的,如果宋老願意放心的讓我試著下針的話那我就儘力試試。

估計一個月能扎兩次針,長久下去腿部肌肉萎縮,以及通氣暢脈方面應該會好一些。

當然,如果能配合一定的藥物治療,那樣效果更好一些。」葉凡顯得相當的老實,不貪功,不吹噓,顯得實誠,這一點令得宋老爺子和一旁的宋初傑心裡都頗為欣賞。

「那就這麼定了,不管這腿能否好起來,小葉你都算儘力了。」宋老爺子冒似在鼓勵葉凡下針了。

「不能縮短一些時間嗎?比如說一個星期扎一次針?」宋貞瑤忍不住問道。

「呵呵!貞瑤,我剛才跟你說過,要扎這針是相當費力的。一個月扎兩次已經是極限了。

欲速則不達,這個相信你最清楚它的意思了。宋老爺子這腿是因為長年累月積勞下來的,並不是某個時候一下子就造成的損傷。這種老毛病是最難根治了,需要有耐心,溫水煮蛙,才能讓病根在無形中慢慢的消除,達到精氣神的重新恢復融恰。」葉凡像個神秘的八卦學者,談了一些關於養生和草醫之術的看法。

其實葉凡講的一半真一半假,就拿一個月扎兩次金針來說吧,那個完全是蒙人的。

憑葉凡現在的七段身手,一晚上扎兩次也沒問題的,就更不用說一個月了。

扎針是要費內息,但內息達到七段之後有著自然的小循環,雖說還沒達到『先天尊者』那種生生不息的小周天境界,但已經在體內形成一種小脈的循環了。

葉凡之所以如此說是自有打算的,如果在一個月內就治好了宋老爺子的病,那以後還有什麼理由到宋家來走走。

俗話不是說走走更親。人是有感情的動物,長久不來往即便是很好的朋友也會生疏的。

只要自己往宋家跑得勤,時間一久,混熟了,自然就能跟宋家搭上一定的關係的。

「葉縣長,你這金針能否賣一枚給我?」水州第一醫院的著名外科主任湯康成說道。

「賣?」葉凡一臉疑惑,轉頭瞅了湯康成一眼,知道他是想把自己的金針拿回去研究一下,如果能仿製當然更好。

不過葉凡知道,這種特殊,用內勁之息才能蘊潤,打制的金針即便是現代科技再先進也是無法仿製的。

隨即搖了搖頭,說道:「對不起湯教授,這針是一套的,賣了一枚後就不完整了。」

「哦!」湯康成臉上那失望著的表情一閃而逝,轉爾又說道:「我這人也很喜歡咱們國家的草藥法子,所以,葉縣長,你這金針能否借一枚給我拿回家細細的再觀賞一番。」

「借一枚。」葉凡念叨了一句,隨即點了點頭,給了一枚給湯康成。

「這是我電話,需要用的時候你打這號碼。」湯康成遞給葉凡一張名片。

第三天早上,葉凡剛進班級,看見一堆同學正圍在一起,也不知在幹什麼。

見葉凡進來,生活委員郭秋天沖葉凡翹皮的眨了眨眼,笑道:「葉班長,你可又得請客了?咯咯咯!」

「請客,沒道理呀,前幾天我不是剛請過,那一頓可不便宜,幸好有人替我買了單,不然我可是很慘了。」葉凡趕緊叫苦道,一臉的悵然樣子。

「你看看,是不是該請客。」郭秋天遞過來一份東西。

葉凡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