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三十九章將軍家出來的倆妖女對一蛤蟆

第六百三十九章將軍家出來的倆妖女對一蛤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求我也沒用,我又不是武林高手,像你弟弟那種情況,如果要平復他體內暴的氣機的話估計得請鐵團那樣的高人才行。我雖說身手比你稍好一點,但也還是不可能。力有所不逮有何辦法?」葉凡故意搖了搖頭。

「葉先生!你肯定行的,不然鐵團不會叫我來找你,求你了,我……我給你跪下了。」梅亦秋非常激動,雙腿一彎真作出了下跪的動作。

這一鬧,慌得葉凡趕緊伸手攔了過去,當然不能讓她下跪了,那個成什麼樣子了,要是給黨校的同學看見,一個妙齡女子給自己下跪,那個真成天大新聞了。也許還會炒作成什麼桃色花邊新聞。

不過梅亦秋下跪的決心很大,往下壓的力氣很沉,葉凡倉促出手去扶,沒扶住。梅亦秋身子被他一拖,整個人不小心就撲進了葉凡懷裡,這下子可是大條了。

「看到沒有,在樹下就摟上了,厲害!不過,也太急燥了一點吧,至少得等到沒人處再行事是不是?」遠處的錢洪標鬼鬼崇崇的跟魚泰幾人躲在一窗戶旁居高臨下說道。

「情聖啊情聖!也不知葉哥搞了幾個?洪標,看到沒,這就是高手,咱們的道行還是淺,遺憾。」魚泰晃了晃頭,一臉的之色溢於顏表。

「大師水準的。」衛鐵青嘆了口氣。

「老衛,你嘆啥氣,老婆都有了還想什麼?不過,老婆有了也沒事,時下一些民間流言不是專門說我們這些當官的叫什麼來著?」錢洪標一時忘詞了,摸著腦袋在想。

「工資基本不動,老婆基本不用;吃喝有人相送,住房有人進貢;公車基本私用;百姓全靠糊弄。」魚泰這廝施施然yin笑答話。

「對!對!對!還有,家裡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什麼的,所以,老衛,有老婆沒事,關鍵是要處理好夫妻關係。情人的事打死也不能讓老婆知道,只要保密工作搞得好,還怕什麼?」錢洪標笑著,連口水都噴出來了。

「唉!人家葉凡不一樣,人家還是單身,現在即便是杠上一個排的彩旗也沒什麼可講的。咱就不一樣了,跟你們這些後生仔有什麼可比的,不能比!不過,保密工作的話那個啥的當得做好,不然,後院起火了那就有得玩了。」衛鐵青誇張的晃了晃頭,一臉的落幕樣子。

「哼!摟得可緊的了,接下去是不是要表演親嘴了。姓葉的,我明早回京,晚上我在飛雲閣等你,不陪我喝醉休想走人。」一道睛天霹靂在耳旁咋然響起,葉凡訝然抬頭,發現趙四小姐那杏眼瞪得快趕上銅鈴了,甩出幾句狠話噔噔噔就要走人樣子。

「親就親,管你什麼事,哼!」梅亦秋也怒了,身子一動,雙手一使力箍了過去,顯擺似的,反而跟葉凡貼得更緊了,胸脯前兩座子緊緊的擠貼在了葉凡身上,頭側著哼聲道。

「管我什麼事?姓葉的,你說說管不管我事?那天晚上你怎麼對我說的,現在馬上就變了。」趙四小姐兇巴巴的編著謊言。當然,其目標是直衝梅大小姐而去了。

「那天晚上,哪個晚上,我沒……」葉凡一頭霧水,感覺說出去的話更玄,更令人猜想,趕緊閉了嘴,心裡是暗暗叫苦,這他娘的都是什麼事?莫名其妙,經趙四小姐那麼一鬧,顯得自己跟她在某個晚上作了什麼似的,這個簡單是在胡鬧。

「哼!是不是跟趙家小姐在床上拍拖了。還郎情妾意玩童子觀音什麼的,咯咯咯……」梅亦秋更大膽,直捅捅地就捅向了趙四小姐,兩個女人也不知在生什麼氣,反正是糾纏直面上了。

「拍拖就拍拖,跟你什麼關係,管你什麼事?人家葉哥還看不上你那硬綁綁的身板子,咯咯咯咯……」趙四小姐氣極了,故意挺了挺胸,好像要跟梅亦秋比誰的波比大似的,銀鈴般的笑聲傳得老遠,女人的害羞也給氣沒了,反嘴說道。

她這一笑不打緊,葉凡可是嚇慌了,趕緊轉頭四處搜了一遍,還好,沒發現什麼同學過來,不然還真會惹出什麼桃色新聞腳踏兩隻船三角戀什麼的來了。

「完了,老衛,看到沒,這個彩旗飄飄好像也不好飄的,看到沒,剛開始飄就吵起來了。等下要是打起來就得生事了,風流啊,風流種子,這就是咱們這些臭男人們該付的代價嗎?」錢洪標搖頭嘆息,一臉的做作。

「人家葉兄弟這代價付得值,有這麼漂亮的兩個女人為我魚泰打架的話,那啥的,咱死了也甘願啊!」魚泰裝著一臉的失落,弄得衛鐵青直想笑。

「牡丹裙下死,做鬼也風流嘛!人之常情,食色性也!」衛鐵青這老夫子又開始假扮高人了,還搖頭晃腦。

「老衛,你就在哪裡裝清高吧!」魚泰沒忍住,譏諷了過去。

「這個,呵呵,是衛哥的特點。」錢洪標也沒忘了起起鬨。

「一堆肥肉,有啥好挺的趙丫頭。」梅亦秋也站了起來,照樣子挺了挺胸,波比大比賽真的開始了。

因為是六月了,天熱,兩人穿得都比較薄,所以,那凹凸看得非常的明顯。

不過,跟趙四小姐相比,兩人各有千秋。趙四小姐的胸脯重在底盤厚重,大而,而且也不垂,反而給人一種噸位憨實的厚重。令人有種喘不過氣來的窒息感覺。

梅亦秋的那啥的地方重在山峰子尖挺,更為硬朗!好像比趙四小姐的高一點,但沒她的渾圓而大,像一竿標槍,相當的扎人眼球的。

葉凡在傻眼的同時也是心裡蕩漾著,眼神在兩女那胸脯前隱晦的巡滑著,暗道:「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