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四十五章軍界趙家

第六百四十五章軍界趙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趙姐,……我……」曹飛兒瞅了瞅桌上的10札酒杯,嘴咂巴了幾下,就是舉不起手了。

「我替你喝五杯!」趙四急了,抓起酒杯就要喝。

「行,那咱們一起喝。」葉凡點了點頭,掃了三位早就醉得稀里嘩啦的某三男一眼,又是10札下肚皮。

從衛生間回來時發現趴桌上了。

「唉!還得老子伺候著你們回家,倒霉!」這廝也是腳步踉蹌,走著歪八字說著,剛才在衛生間那幾十杯酒被他利用內勁全逼進馬桶里了,不過那酒力還是有相當一部分在的。

「葉哥,我沒醉,咱們倆,不,叫上飛兒,咱們三人繼續喝。他們不用管,外面司機在外等著,有人接的。」趙四突然拉扯著葉凡的手喊叫道,這邊又拉著曹飛兒叫著。

「喝喝喝……」葉凡答著,叫來服務員把顧飛三個送走了。這邊卻是左手牽著趙四,右手牽著曹飛兒出去了。

不過剛走了幾步就摔倒在地了,三人滾成了一團。後來迷迷糊糊糊的好像有人扶著,也不知怎麼的了。

清晨的陽光灑進了屋裡,葉凡頭痛俗裂,總算是醒了過來,一掃,頓時嚇了一大跳。

身上居然壓著四條腿,白嫩嫩的在眼前晃蕩著。目光再往上移了那麼一少許,頓時眼就直了,移不開了。

四條腿上部是男人最嚮往的地方,不過那地方卻是半遮半掩著,因為有短裙在搭拉著,半片屁股倒是露在了葉凡眼前。

左轉一看抱自己生疼的是趙四,右轉一眼就瞅見了把自己胸脯壓得生疼的曹飛兒。那爆乳猶如兩座大山,真是沉重。

這點壓力某男當然不會怕的,主要是一個心理有點壓力。趕緊回想了一陣子,又動手摸索了一下。

這廝心裡有些毛燥燥嘀咕道:「昨晚上咱應該沒做出什麼傷風敗俗的事來吧,咱昨晚上好像醉得不省人事了,肯定沒把兩美女怎麼樣了?看她們的外套估計是給服務員脫掉的,內部東西都還在,如果幹了什麼肯定會被扯光光的。」

這廝趕緊轉了轉頭,施展開鷹眼在床單上搜索著,終於松子口氣,喃喃道:「應該沒做出什麼人神共憤的事來,這床單如此的乾淨,不會一點痕迹都沒留下的。

還是趕緊溜走,就這樣子如果給兩女醒來知曉了那也是不得了的事將要發生的。

空口無憑的,到時咱說什麼人家不信那就倒大霉了,這個連點腥味都沒沾到還得負責,也太騷包了。」

這廝想著,開始活動手腳了,也顧不及欣賞什麼修長,高聳山峰子,更不敢行那偷香竊玉的勾當了,連一點這方面心思都沒有的。

趙四的門頭葉凡知曉了,這個曹飛兒既然跟趙四如此的好,估計其家世也不會差到什麼地子。

這兩人,一左一右的,其實就是兩個大馬蜂窩子包紮著自己,一動的話,那個肯定被蟄得遍體鱗傷,也許還會粉身碎骨。

「唉!爺們都想左擁右抱,只有老子沒那膽量,孬種一個。」葉凡嘆了口氣,麻溜地溜下了床,轉頭不舍的在四隻前溜了一眼,又在那兩片半裸的翹臀前停留了一陣子,最終惡念戰勝了理智,伸手了。

只不過伸手在兩片翹臀上輕撫了幾下,又在大腿一捋了一遍下來,感覺手感還是不錯的,彈力和嫩力都是十足的。

某男心如刀絞,忍疼開門而去,當然是怕兩美女醒來秋後算賬了。所以,趕緊打了個電話給蘭闐竹,當然是叫她來處-本文轉自書書網shushuw.cn/shu/2148.html-理後事了。

這邊又交待服務員,當即是編了一套謊話,一個房間變成了兩個房間了。

回到黨校剛好上課,幸好還來得及時。

早上第三節課是班主任林德池副校長的課,奇怪的是林老師又沒教書上的內容,而是一臉嚴肅,跟同學們談起了人的品性問題。

從幹部的廉潔談到了幹部的操守,特別是幹部的操守問題囉嚅囉嗦了近半個鐘頭,舉了官員包奶入獄的例子,葉凡總感覺不自在,總感覺林德池那眼神在自己身上掃描。

放學後本來以為林德池老師會專門找自己談話,估計是昨天傍晚梅亦秋跟趙四小姐爭執的事引起了他的注意,還以為自己搞三角戀,腳踏幾隻船的問題了。

不過,林德池只是瞥了自己一眼,夾著課本走了。那一眼意味深長,雖然無之言片語的,但葉凡總感覺心裡被狠狠的敲了幾下,也在暗暗的自責著自己最近的行為。

這一天葉凡過得有些忐忑,一個當然是因為林德池老師了,另一個就是有些擔心趙四小姐會來電話。

奇怪的是一直到晚上了都沒接到趙四的電話,心裡也就鬆了口氣,知道昨晚上的事估計她不知曉了。

不過,水州藍月灣的軍官高級區一棟單樓中,一身戎裝的趙括中將卻並不是一臉嚴肅,而且是閑散得很,似笑非笑,完全沒有一個中將樣子。

盯著自己侄女趙四小姐,其實叫趙佳貞的笑道:「小四,昨晚上你可是一晚上沒回家,是不是在闐竹家玩瘋了?」

「嗯……嗯……」趙佳貞小聲答著,當然不敢把跟顧公子,其實叫顧天亮的年青人在一起喝酒的事給說出來了。

「呵呵……呵呵……」趙將軍突然,詭異的笑了起來,而且是連聲發笑,笑得趙四小姐心裡直發毛。

有些扭捏著說道:「二伯,幹嘛一直笑嘛?當伯伯的也發神經,小四下午就要回京了,以後也許半年都見不到二伯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