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四十七章曹處長有請

第六百四十七章曹處長有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友書110227131639046四位大腕打賞,狗子謝謝!】

「哈哈哈……沒事就好,不過,呵呵,葉小子這人哪好像也不錯的,一個年青有為的小夥子,二伯倒是希望發生點什麼……」趙括突然老著臉皮講出了這些令得趙四小姐瞠目結舌的話來。

趙四羞得那臉唰地就紅了,不依了,直罵二伯老不正經,乘機捶了二伯幾拳趕緊開溜走了。

望著四丫頭那慌亂溜走的身影,趙括在後面喃喃自語道:「四丫頭,二伯最清醒了,也沒發什麼神經,更沒老不正經。

唉……你能跟著那小子,還是你的福氣呢!人家可是堂堂的核心第八組副帥,雖說只是客卿的。一個19歲的上校,在我軍歷史上也只有解放戰爭那個熱血年代才有那種能創造奇蹟的天才了。

現在和平年代,19歲升上校,那個只能是狗屁提拔了。就是咱們趙家,校官有一個排,但19歲的少校絕不可能找出的,更別說上校了。

此子以後成長起來,混軍界的話那是絕對的軍界大腕。混政府官場相信那小子也是封疆大吏的料子,也許還不止。

這人哪!是龍,到哪裡都能揚威。是蟲,到那裡都是軟中噠噠的。四丫頭,你可得好生把握好。

這事二伯我不能跟你明說,因為那小子是特勤隱藏的重要副帥,是王牌特工。就是跟老爺子,我也不能說,這是鐵的紀律。

最近……唉……咱們趙家想繼續保持繁華,沒有新鮮血液是不行的了。」

不過趙四在回家的路上卻是咬牙切齒,心裡暗自度量著:「怪了,二伯好像很欣賞那個臭牛氓似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來?

不會是那個牛氓拜託鐵團長這個大哥來說情吧,難道二伯想叫我跟那個葉牛氓談朋友。

應該不會,姓葉的要家世沒家世,官又小得可憐,二伯怎麼會看上他,真是怪啊!

不過,姓葉的,昨晚上本姑娘肯定被你佔了小便宜,大便宜你不敢占,肯定被你看過,說不準什麼地方還被你這牛氓給偷摸了,不行!這事沒完,走著瞧……」

趙四那臉紅通通的,心情複雜著呢。

一眨眼過去一個禮拜了。

這段時間倒也平靜,沒發生什麼大事,葉凡也是上課、宿舍、廁所、食堂、圖書室五個地點循環轉悠著。

星期天晚上,葉凡倒是意外的接到了曹勇大哥電話。邀請他去八寶閣坐一坐,曹勇貴為省委組織部幹部二處處長,他的邀請葉凡當然是欣然答應了。

進了包廂,裡面就兩個人。

一個曹勇,一個不認識,此人跟自己差不多身高,估計也有著1.76左右個頭。不過,他那塊頭卻是比自己大得多,熊壯的身軀,臉上留著一撮粗猛的鬍子,咋一看一幅猛張飛形象。不過,那眼睛中露出的一絲精明是一閃而過。整體形象略像施瓦辛格那樣子,倒也生得俊猛。

「此人不簡單,外象很會迷惑人,讓人把他當作一猛男,實則精明著。」葉凡在相面術觀察下給此人下的初步結論。

「來來來葉老弟,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省安公廳刑警總隊的賀海緯隊長。」曹勇一臉熱情的介紹道。

「你好賀隊長,我是魚陽來的葉凡,你叫我小葉就是了。」葉凡很是謙虛的說著。

也不知曹勇介紹賀海緯給自己認識是什麼意圖,也許只是吃頓飯吧。

不過,能認識這種人對自己也有好處,說不準什麼時候就能幫襯著自己。

雖說自己跟省廳副廳長李昌海也較好,但人家現在兼著省城的政法委書記,又是水州市公安局局長,大權在握。級別差得太遠,感覺好像其中隔著一條鴻溝似的。

「葉縣長說笑了,什麼隊長不隊長。乾脆咱們兄弟相稱算了,我這人較粗,不懂得斯文。何況我跟曹老弟是從小玩到大的兄弟,既然葉老弟都叫曹勇一些曹哥了,所以,咱們也是兄弟是不是,呵呵呵……」賀海緯很是乾脆的笑著,顯得相當的真誠。

「詭異!此人是真乾脆還是假乾脆,先看看再說。」葉凡心裡想著,當然也是虛與委蛇,打著哈哈,笑道:「那我可是高攀了,緯哥好。」

幸好美國治陽痿的葯『偉哥』2000年才在華夏上市,不然經葉凡這麼一叫,還真有些燥人。

經曹勇那麼一穿線,三人倒是談得也相當的融恰。至少面上看去是這樣子的,賀海緯那嘴特別的大,說話倒是很直拗。

而且,葉凡用相面術又觀察了一陣子,發現此人對朋友方面估計還是相當的直爽,初步感覺此人可交往。

中途,曹勇去上廁所了。

這時,屋裡就剩下兩個人時,賀海緯居然顯得有些扭捏了起來,倒是令得葉凡頗為感覺奇怪。

不久,賀海緯好像下定了什麼決心似的,從皮里掏出了一個盒子,有碗口大,輕輕推到葉凡面前,笑道:「葉老弟,初次見面,賀哥我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這個青花杯倒是年代比較久遠的,聽我家老爺子說是乾隆時御制官窯偷出來的產品。以前祖上作了些小生意,還有幾兩銀子。現在不行了,一年不如一年了,就靠拿點工資混口飯吃,呵呵呵……」

「緯哥,你這是……」葉凡不明白,不過猜也猜到好像是賀隊長要求自己辦啥事,心裡也是疑惑不解。

暗暗尋思道:「你堂堂的刑警總隊隊長,再怎麼來說也是一正處級幹部,而且是在省隊,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不可能會求我這個小小的破縣出來的一小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