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五十章給齊省長下套

第六百五十章給齊省長下套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

「慢著大哥,還是饒了兄弟吧!我……嘿嘿……還是挺喜歡這裡的。香港被人稱為購物天堂,這裡不但有著令人眼花繚亂的物品,而且各國美女雲集,唉……就是錢包經常感覺癟癟的難受。」齊天趕緊喊道,葉凡知道這小子是在假叫。

「錢包癟癟的,你那錢包還癟嗎?你幹了兩份活,香港警察署給你的工資不少吧!

這邊特勤還發給你另外一份工資,駐港補貼估計也不低吧。你小子,干一個月絕對能抵我在魚陽干一年了。

還嫌錢包癟,這個想法可是要不得的。咱們是公職人員,當然不能跟那些富豪相比。美女嘛,看看就是了,咱們專註于欣賞,這個總不要錢。」葉凡談笑著,轉爾突然又樂了。

笑道:「如果要錢包鼓還不容易,你的那個蔡依雪姐姐可是對你有點意思,人家家裡可是有著幾億身價。從她那裡漏點小錢來也夠你小子花上一段時間的了。只要把她伺候得舒服了,還愁沒錢花,哈哈哈」

「她……別說她了大哥,再有錢跟我也沒屁關係,哼!我寧願當個癟三。還想讓我齊天倒貼,門兒都沒有,我呸!」齊天發狠道,看來對金世界集團的蔡依雪經理前次的背信方面那氣還是沒消。

「算啦,不談這個了,由著你了。我想問問,你老頭子有沒什麼特殊嗜好?」葉凡老著臉皮,問道。

「特殊嗜好!大哥,你是不是,呵呵……」齊天在電話中鬼笑了起來,估計摸著也是猜透了葉凡的心思。

「唉,咱們兄弟,給你說實話吧!最近運背,培訓班半期過後就要民主選舉班長……」葉凡把黨校的那旮旯事給倒了出來,齊天不是外人,倒也沒瞞著他什麼。

「許通,又是那隻騷包,現在居然又冒出個蒼海來的太子爺朱志了。

聽大哥這麼一分析,你那班長之位還真有些懸了。再樂觀的估計也輪不到你頭上了,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人人看你有沒背景,家世又不怎麼樣,有沒錢。當然,這個從人性本私來說也是無可厚非。

關鍵是大哥對這個班長是勢在必得,如果要我家老頭子亮亮相,給你的同學造成一種誤會的話就得選個最有利的時機才行。」齊天嘴裡說著,電話中沉默了,估計在想事兒。

良久,直搖頭,說道:「我老頭子閑瑕時喜歡打打高爾夫,下下象棋。這個好像大哥都不怎麼喜歡,難辦了。如果直接相請他出來吃飯,估計是沒有空。」

「高爾夫,那球竿什麼樣子的我還不清楚,更別說打了。不過,如果真要跟你家老頭子套套近乎,練練應該能上手。」葉凡心裡一涼,轉念間有了主意。

齊天突然叫道:「我倒是把大哥的飛刀給忘了,憑著老大你那神奇的飛刀手法,百米之內都能穿楊,拿起高爾夫球竿只要上手了,竿竿到洞還不小兒科,哈哈哈……這個主意好,聽老頭子說是這個禮拜就要去高爾夫逛逛,聽說是要接待京里來的客人,而那個客人又特喜歡打高爾夫。」

「京里來的客人,看來你家老頭子想先練練手了。那你說說,我如果邀請你老頭去打高爾夫他會准嗎?」葉凡心裡沒什麼底氣。

「絕對沒戲,不是兄弟我克你,級別太低,引不起我老頭子興趣。跟他一起打高爾夫的至少也得是副部級或正廳級的高官,或者各個地區的一把手,或者一些社會名流,各媛妹子,大財團的董事長什麼的。」齊天一耙子就把葉凡給靶得心裡扒涼扒涼的。

「看來真沒戲了,請不到人竿竿入洞有屁用。」葉凡沒好氣的罵道。

「可惜鐵團不在,如果鐵團請他的話他准來,而且兩人會戰得難分難解的,咱們這些小角色,估計得當他們的受氣包子了。」齊天嘆了口氣。

「鐵團,算啦,不提他了,現在燕京正養病,那有時間到水州來陪你老頭子打球。不過,鐵團不行你看趙括能否行?」葉凡腦子裡又冒出一人來。

「趙將軍肯定行了,人家正二八經的中將,到水州來就是邀請省委書記郭朴陽的話估計都要給他面子,就更不用說我那老頭子還是個副職了。不過,趙將軍很難請的,前次聽說他到水州來逛了一圈,當時省長朱世林邀請他一起共進晚餐,飯是吃了,不過後面的節目卻被他直白的拒絕了。」齊天一點也沒掩飾這些。

「唉!可惜趙四回京了,不然通過她也許能請到趙將了,看來這一條線又掛了。他娘的就是運背!」葉凡嘆了口氣直想罵娘。

「趙四,你敢去惹她,我的娘,嘿嘿,大哥厲害。」齊天佩服得差點五體投地了,一談起趙四小姐渾身都打擺子。

這小子從骨子裡說有點怵她。倒不是說她家世如何的嚇人,但也嚇不倒齊天的,這個原因就當然就是指相親的那天這小子玩自殘了。

「厲害個屁,前幾天那妞還叫上一個叫顧天亮的,以及天鼎集團的少東沙軍,還有一個戴著金絲眼鏡叫周義,哦,還漏了一個,還有一個美妹叫曹飛兒的,搞了個五人組合,想在酒桌上整倒我。」葉凡嘿聲乾笑。

「顧天亮,此人不簡單,他老子是顧峰山,咱們省常委裡面穩坐第三把交椅的黨群書記,黨內排名比我老頭子還要高。

沙軍是個能人,那麼大的天鼎集團的少東,此人很會做人,官場,黑白兩道都打點得開。

曹飛兒更不簡單,京城曹家的千金,周義是什麼人不清楚。聽大哥說得那麼輕鬆不會那天晚上把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