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五十五章三竿子入洞

第六百五十五章三竿子入洞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只不過在沙灘下面十幾厘米處罷了,看來剛才自己的手法還是控制得相當的精準的,要多深就多深,不過給現場人的感覺是這球估計得深入沙灘半米左右吧。

沖大家再次笑了笑,葉凡大吼一聲道:「天靈靈地靈靈,顯靈!來吧。」

這廝嘴裡求著菩薩,噴著粗話,呼啦球竿照準沙灘一鏟子幹了下去。

頓時揚起了一團較大的沙霧,一個白色的圓形東西從沙霧中飛騰而出,呼嘯著一個美麗的拋物線,直往半山坡上的果嶺洞扎了過去。

啪……

全體駭然,現場頓時多了一堆活雕的人。

那球居然在在沙霧中,陰差陽錯的真進洞了,算上葉凡誤打的一竿,也不過才揮了總計三竿子,這是什麼技術,仙術還差不多。

「這小子運氣,這個也能蒙進去,娘的,300萬啊!」愣神幾秒後的圍觀者居然自動的拍起掌聲來,經久不息。

當然,九成以上的人都認為這絕對屬於運氣之流,估計葉凡有一些蠻力罷了。現場能明白這個理兒的估計僅有鐵占雄了。

不遠處那個美婦喃喃道:「怎麼可能,運氣再好也不會好到如此地步吧?難道先前就算好了的,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哪有這種神技?就是伍滋來也不行?」美婦郭美鳳很難說服自己,只能解釋為運氣了。

「小姑,咱們等下也去找那個算命的算算,這麼靈。」郭秋天小聲笑道。

許通那臉陰森如墨,沈開那臉早就僵硬著了,繆剛是恨不得挖個地洞好鑽進去,變老鼠也行。

「管理員,把錢直接開成支票給這位葉凡先生就行了,呵呵……」鐵占雄平和的淡笑著。

「不行鐵哥,這賭資可是你手頭上借的,這錢我不能要?而且,這次只是運氣好,要是輸了就不得了啦?」葉凡趕緊搖頭。

「那好,一人一半,你花了力氣,我投了資,不同的投資手段罷了,利益風險共擔。」鐵占雄提了個建議,兩人一人150萬了。

「慢著,你這球不算,剛才你從沙灘里亂打的,說不準沙灘里本來就有球。」繆剛突然跨前一步,大喊道,這小子看來是氣糊塗了。

「呵呵,沙灘里還有球嗎?」葉凡轉頭問管理員。

「絕對沒有,咱們每場都會認真細緻清點的,不會亂遺球的。」管理員很是堅決,搖了搖頭。

「放屁!那麼多球你就能肯定,叫你們經理來。」繆剛氣勢洶洶要吃人樣子。

「你自己可以去挖挖嘛!對了,管理員,拿把鋤頭或鐵鍬來讓這小子去好生挖挖。再不是叫輛鏟車來試試,呵呵……」鐵占雄有些生氣了,遊戲結束也不想再玩了,感覺自己有點掉價。

「你他娘的叫誰小子,麻痹的,找抽是不是?」繆剛氣蒙了,朝著鐵占雄大聲吼道。

「啪!」

一聲輕脆、刺耳的耳光聲傳來,繆剛整個人飛跌到了三米開外的草坪上,就地還滾了三轉半圈子才停了下來,嘴一張,卟哧一聲和著鮮血就噴出了一顆門牙來。

「打人,兄弟上!」沈開一看,大叫一聲,十幾個手下全圍向了鐵占雄。

「哪個敢亂來!」葉凡一個大跨步上前,搶起球竿揮了揮,有點像是守門的天王,現場頓時就鬧哄了起來。

「小姑,咱們出去,太不像話了。」郭秋天喊道,激動得胸脯亂顫。

「別急,你那個班長絕不會吃虧的,咱們等著看好戲。」郭美鳳淺淺一笑,胸有成竹。

「住手,誰在這裡鬧事,不知道這是水州盧家開的嗎?」一個壯實漢子領著一群打手樣人大步跨了過來。

「盧經理,我在你們這裡消費,被這混蛋打了,我要上告。」繆剛指著鐵占雄和葉凡,抹了一把滿嘴的鮮血,一旁的沈開又撿回了那顆血淋淋的牙齒,指著它說道:「連門牙都給打掉了,這可是犯罪,馬上報案。」

「你們是什麼人,到底怎麼回事?」盧經理掃了鐵占雄一眼,知道此人是一大腕,剛才跟齊振濤在一起打球,後來省軍區司令鎮湯成來了後對此人還顯得特別的親熱,來頭絕對不會小的。

所以,直接就沖繆剛和沈開一夥問道。

「想不到是他,這水州說大很大,有時好像又很小。」葉凡心裡一動,認出了盧經理身旁的那個壯實漢子來,就是跟著盧偉一起到天水壩子的盧家家人,好像叫盧丁,有著三段頂階的修為。原來是在這裡看著場子的。

盧丁一看葉凡也愣神了幾秒,立即打起了電話,估計是打給盧偉了。

「什麼人?我嘛!不爭氣,老頭子搞了個星輝集團。」沈開一臉的傲氣,又指著許通說道:「這位許少是咱們省城一號的公子,這位繆剛大少是省委督察室繆主任的公子,盧老闆,今天你看著辦吧,要是不處理不好咱們可是不答應的。」

當然,其實繆剛的父親只是省委督察室副主任,沈開當然把那個副字給直接省略了。

「來頭還不小,居然會撞上省城一號許萬山的兒子,還有個省委督查室主任,這個沈少家裡家底子也殷實,星輝集團,呵呵,也算不上啥的。」

盧經理在心裡快速地繞了幾彎回來,權衡輕重,覺得有些棘手。雖說盧家並不怕這些,但能不惹最好不要惹,但今天這事不處理不好會惹上煩的。

「老鐵,怎麼回來,好像有人要打人是不是,天下奇聞啊!哈哈哈,居然敢有人喊打老鐵,那人莫非是吃了熊豹子膽不成……」鎮湯成一臉的爽笑著,和齊振濤一起走了過來,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