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五十六章危機

第六百五十六章危機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長老,那個是以前的說法,後來偉哥說是不止這個段位了,應該有著五段。真是個天才,聽說才20歲。」盧丁非常恭敬的說道。

「五段,咱們華夏的國術境界其實是一種力量的境階。用腳發力之下能踢斷五塊重疊硬實青磚的國術練功者稱之為五段高手,估計那一腳下去腳力應該有七八百斤了。

你再仔細瞧瞧,剛才葉凡那小子那一竿從沙堆里把球直接打進了洞中,這需要多大的力勁,需要多準的眼力,你是否能辦到?」盧仙逸長老呵呵笑道。

「從剛才的沙堆到球洞,至少有著三四百米距離。不要說從沙堆里把球直接打入洞中,就是把球放在沙面上想打入洞中都難。沒有千把斤力度絕對辦不到,此人的眼力勁還真是神乎了,估計跟山鷹的眼睛有得一比。」盧丁嘆息著,佩服不已。

「呵呵……你只嘆服那小子的眼力勁,卻沒想到另外的。你想想,叫你發力之下把球打到四五百米開外的地方肯定也能做到。但要入洞那是你絕對辦不到的,所以,盧丁,你想過沒有,在如此大力之下估計那球會怎麼樣了?」盧仙逸一臉的神秘,隱士高人風範呈顯。

「那球可能會爆裂開了。」盧丁眼中瞳孔突然睜大,一臉的訝然。

「對了!一千多斤的力勁之下用鏟子硬鏟之下那球很可能會裂開,但是,人家葉小子不但沒讓球裂開,而且完好無損。更厲害的是人家讓球穩穩的入洞了,入洞的剎那間好像那球並沒往外蹦的勢頭。葉小子對球的力勁掌握,拿捏之穩已達到大師級水準。要知道球從這麼遠的地方砸進去那慣性作用就太大了,不反彈絕對有力勁注入到球中了。所以,此子是個人才,真是人才。估計,呵呵……」盧仙逸不說了,只是淡笑。

「估計什麼,長老,請您明示?」盧丁心裡撩撥得火燒火灼的,追問著。

「我也不敢確定。」盧仙逸搖了搖頭,突然收斂了笑容,對盧丁說道:「你立即給家主說一下,叫他準備一張由家主親自簽字的最珍貴的極品鑽石卡送去。你親手交到葉凡手中,給家主說說,以後這姓葉的如果有什麼事求到盧家門下,一定全力支持,不得拖延,就說這是我說的,唉……」

盧仙逸到最後又嘆了口氣,他的話令得盧丁暗暗咋舌不已。聽說時至今日,水州盧氏家族發出去的鑽石卡絕不會超過一隻巴掌數,不是正部級高官就是江湖中的名人泰斗。

葉凡才多大,不到20歲居然能獲得此卡,這是盧氏家族贈送給客人的最高貴賓卡。

在盧氏家族經營的所有場所里都能給以三折消費,說白了就是賠本的生意,連本錢都賺不回來的。

聽說此卡特別經過了瑞士銀行認證,在危及時刻還能透支500萬現金的,珍貴之處的確令人咋舌。

「長老,就怕葉凡不會收的。此人脾氣也很怪,有著大本事卻是願意去混官場,雖說自己並沒多少錢,但從不貪錢。」盧丁有些遲疑,就怕葉凡不收了。

「人各有志!這點沒什麼奇怪,我以前不是跟你說過,有的九段高手一輩子都窩在深山老林裡面。

他們一座破茅屋,一汪魚塘,一隻釣竿就過了一生,這個又怎麼講,這就是高人的心志,淡泊意志,寧靜高遠,又哪裡是你能猜得透的。

至於說此卡能否送出去就看你小子是否有那能量了,多動動腦子,從盧偉身上下手,什麼叫兄弟情誼?

而且,你小子嘛,也可以從中獲點什麼的,人家這般年青的高手,多攀攀交情,有你小子好處的。

呵呵呵……」盧仙逸留下一堆莫名其妙的話施步走了,留下了一隻獃頭鵝盧丁大大一直在摸著腦袋,不得甚解。

「長老,盧家鑽石卡贈送給一個才20歲的年青人,是不是有些過了?而且此人不過一個窮縣的副縣長,幫不了盧家什麼大忙的。」現任盧家家主盧白雲瞅了長老盧仙逸一眼,有些不解,而並不是捨不得這些錢的損失。

「白雲,你現在已經是一家之主了。前次偉仔一舉從三段的中階突破到四段,這種壯舉我說過,即便是我也辦不到。

可誰辦到了,就是那個窮縣的副縣長葉凡。剛才從葉凡打高爾夫球那一竿入了幾百米外的洞中球來看,估計有著五段純化境的能量。

這種年紀不到20歲的天才,過不了幾年估計就是一位六段高手了。

預先鋪路總比事後送金的好,人家不稀罕。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咱們要的就是杜甫的那種無聲中收絡人心的法子。」盧仙逸眼睛開合之間,犀利的眼神札札而出。

過後有些失落,嘆了口氣,說道:「白雲,最近鳳家蠢蠢yu動,前幾天鳳翅遙隱隱的說是為了解決咱們兩家的一些糾葛,有提出以武技切磋決定生意的說法。如果鳳翅遙真的提出切磋,我難道不應戰嗎?那咱們水州盧家還有什麼臉面在南福這塊地盤上混?」

「爺,不能答應,咱們沒勝算啊!」盧白雲嘴唇一抖,臉色極為難看。

「勝算當然有,鳳翅遙七段的練勁階,我是七段的開源階,中間差了兩個小階,勝算,僅有一成,敗率卻有九成。

不過,咱們都是快入土的人了,我相信,我要是拚力一搏,即便是不能戰勝鳳翅遙,但拉他一起入土的機會還是有的。

只不過我早走幾天,他晚走幾天罷了,黃泉路上咱們還是一對老對頭,到地府去鬥鬥也無妨。哈哈哈……」盧仙逸並沒被死嚇倒,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