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六十四章瞠目結舌

第六百六十四章瞠目結舌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不行,年齡太小,資歷太淺,再離一次大功就給提大校。」鎮東海口氣里沒有商量餘地。

「那算啦,我也知道他還不夠一點,不過,他說是想要一箱子那種特供。」鐵占雄轉了個彎,拋出了底牌。

「在國家級的那個?」鎮東海問道。

「嗯!大熊貓。」鐵占雄吐了幾個字出來。

「那可是偉人專抽的,是政治局幾個常委們專供的。一般的副國級大員,幾大軍區司令一年也只能分到幾條的。他不過一個上校,級別層次差太遠了,給普通特供怎麼樣?」鎮東海說道。

「有點寒人心啊,呵呵……」鐵占雄老著臉皮出口了。

「算啦,就給頂級的,一箱子。不過,你的配額可就得少了二條,就算是湊給葉小子吧,反正那三顆藥丸你也用了一顆,而且是最好的一顆,貢獻兩條煙划得來,呵呵呵……」鎮東海乾聲笑了起來。

「鎮頭兒,我一年就五條。去了兩條就剩那麼點了,這個也太摳門了吧?」鐵占雄差點背氣過去,轉頭掃了葉凡一眼,見這小子當然在偷著樂了。

「呵呵,有得必有失,你恢復了功力,就有了立大功的本錢,立了大功到時我論功行賞,獎勵你幾條別人也沒得什麼閑話說是不是?而且,這一箱子可不少,整整20條。不要說你,我今年的份頭也得拿出四條來才能給那小子湊足的。」鎮東海道出了實情,其實也是一臉的肉痛不已。

即便是鎮東海這種風雲人物,一年的配額也不過10條左右。當然,他手中還有著批這種高檔貨的權力,假公濟私的揩油上幾條還是有的。

這個世界,什麼地方都有空子可鑽的。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講的就是這碼子一回事。

當然,這個高層也曉得這些,這些空子,當然也是高層那些棋手們故意留的。

不然,誰還願意為你賣命。也許有的同志想不通,何不直接給他們多點就是了。

其實要多給點不難,關鍵是多給了沒什麼效果。人這個東西,就拿鐵占雄來說吧,你一年給他20條頂級特供他還是會嫌少的。

而且會認為那個是應當他拿的。但你一年只給他5條,剩下的就得靠他離了大功才能獎勵,到那個時候再額外的來上幾條,老鐵同志心裡肯定相當激動了,賣起命來也特帶勁是不是?

這就叫刺激法!

「那好吧,既然連你都破費了我還有什麼話說。」鐵占雄無奈地捂住了電話,轉頭沖葉凡眨了眨眼,小聲笑道:「怎麼樣,鐵哥夠義氣吧,等下那一箱子20條拿來分幾條給鐵哥就是了,我拿回自己那份頭,多的就不用了。免得你老弟會在背後嚼舌頭根子什麼的。」

不過鐵占雄剛挪開手,電話里就傳來了鎮東海的宏亮聲音,笑道為:「鐵小子,你可得注意點了。可別把人家葉小子那一箱子煙,那是總部特別獎勵給他個人的。

不許任何人剋扣,包括你都不行。如果少了一包的我可是要拿你訓話的。

前次被老趙罰站了,是不是站得還不夠,我鎮東海也不介意罰某人站上一天的,隨帶著練練馬步,哈哈哈……」

鎮東海放下了電話,在首都特勤總部開懷大笑不已,想也能想得到,此刻鐵占雄絕對是一臉的鬱悶。

實情如此,那廝一臉苦笑,道:「倒霉,全給鎮頭兒算計了。」

「沒事鐵哥,我偷偷給你兩條就是了,反正那也是你的份頭。咱們來個瞞天過海,想必鎮頭兒也不可能真罰你站了,人家啥人,大人物,哪理會這種小ks。呵呵!」葉凡倒過來安慰道。

「不行!你以為鐵哥是什麼人嗎?那是鎮將軍以嚴肅口吻下的命令,我不能帶頭違反。咱們是軍人,軍令如山,這個你不在部隊混是很難體會到的。」鐵占雄一臉正氣,一臉嚴肅,說道。

「那我就卻之不恭了。」葉凡當然樂了。這個好東西能不分點出去那當然更美了,傻子也不嫌多的。

「不過,老弟,你可以給鐵哥抽嘛!比如說一包打開後分幾支給鐵哥抽,這個絕對行的。」鐵占雄一臉的誹莫如深樣子,弄得葉凡暗暗的起了警惕,故作輕鬆,笑道:「那個還不容易,分幾支給鐵哥抽是應該的。」

「不是幾支,得這樣子分的。聽好了,到時你拆出四條煙來,不是有40包嗎?然後,每一包你都先抽了一支,剩下的就全給我了,就算是跟我聊天時互相抽了,這個算不上違反鎮頭兒的將軍令的,哈哈哈……」鐵占雄真是奸雄,笑得葉凡同志是瞠目結舌。

這廝心裡暗呼道:「天下的歪理居然有如此這般的,四條煙40包,不能送給你,送給你是違反軍令。

變通了,每一包我抽了一支,四條煙才抽了40支,實際上等於四條煙我抽了完整的二包煙,你卻是賺走了38包,厲害!

你自己那份二條不但賺走了,而且外帶著連鎮將軍給我湊的份頭也給你撈走了,這天下的算盤還有如此這般打的,精明人啊!長見識了,長見識了……」

知道中計了也沒辦法,葉凡只好苦笑著,說道:「鐵哥應該改稱鐵算盤了。那算盤珠子拔得叭啦啦響,厲害呀!兄弟不如你也!」

「過獎!過獎了,呵呵……」鐵占雄回以乾笑。

「胡董,重之的病情較穩定了。經過這次強力疏導之後有日漸恢復的趨勢,估計一年內應該不會再複發。

不過,當然,我也不瞞胡董了,想要徹底根治重之的病還是得找到下手之人。

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