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六十九章華麗的攤牌

第六百六十九章華麗的攤牌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謝謝書友110313035949281打賞。

…………………………………………………………………………

不過,令皮鼓很是鬱悶的就是一晚上,根本就沒找到下手的機會。因為葉凡的同學一直都跟他在一起,皮鼓試了幾次,那個叫葉凡的青年人,雖說有時眼神表現得相當的邪盪,但只是看,並沒有什麼實質上的行動。

晚上9點,葉凡剛剛回到黨校,屁股一落坐,拿起筆來正準備修改一下培訓總結,不過電話卻是響了起來。

放耳朵一聽,更是一愣,居然是貞瑤的媽媽曹梅芳找來的。要知道這個女人一向對自己並不怎麼順眼,就是後來去宋家給宋老爺子扎過幾次針,曹梅芳雖說面上表現得還行,對自己不冷不熱,其人嘴裡也沒並噴出以前的那種冷嘲熱諷來。

只是葉凡稍微跟貞瑤表現得親熱一點,曹梅芳那嘴唇會習慣性的抽搐一下,眼中那道冰寒會一閃而過。這些後來幾次在葉凡的鷹眼下倒是看得真真切切。

估計當時曹梅芳是顧及宋老爺子面子才沒立即發作。

「我在你們黨校不遠處的八寶閣里,你立即過來,我有要緊事找你。」曹梅芳那口氣中略顯生硬,似乎帶著一絲命令口吻,令得葉凡心裡很是不爽。本來想一口回絕,但想想貞瑤那有些可憐的眼神時也就答應了下來。

不久進了308號小包間。

不大的包間里,就曹梅芳一個人。

「坐吧!」曹梅芳瞅了葉凡一眼,口氣淡漠。

「謝謝!」葉凡也是不咸不淡,回應了一聲老實不客氣的坐了下來,心裡也預感到今晚上曹梅芳估計有要緊事跟自己聊,肯定跟貞瑤有關。

「也許是該到攤牌的時候了,最近經過自己的扎針,宋老爺子的腿也好了近半,老毛病發作的次數少了許多,也許宋家認為自己已經沒多大用處了,飛鳥盡,良弓藏。哼!凡事都要留一手,想必你們認為我這個年青人好騙是不是?」葉凡心情複雜的想著,也不作聲,等著一臉凝重的曹梅芳這高官夫人拋出底牌。

皮鼓又進來了,擺好菜,倒上酒,默默關上門出去了。

「吃吧!」曹梅芳動了動筷子,夾起了一片薄薄牛肉,細細嚼著。那吃相還是很有一種大家風範的,顯得文雅。

「呵呵,謝謝,我剛從這裡出來,裝不下去了。」葉凡搖了搖頭,為了不駁曹梅芳面子,拿起一杯紅酒淺淺的嘗了一口,默默的品著那股子略顯苦澀的滋味。

足足一刻鐘過後,曹梅芳好像也吃飽了,擦巴了一下嘴巴,又順手用紙巾把桌上那本來就相當乾淨,僅僅漏了幾滴湯漬的桌面又擦了一下。

「可以抽支煙嗎?」葉凡問道,倒還是相當尊重她的。

「隨便!」曹梅芳哼了一聲。

「咔嚓!」

當葉凡剛點上火後,發現那剛擦乾淨的桌面上冒出了一疊鈔票,全是百元大鈔,看那厚度,估計有五萬左右。

葉凡掃了那疊鈔票一眼,還是沒吭聲,等著曹梅芳先發話。

「葉縣長,謝謝你這些天來對我家老爺子的照顧。醫術的確不錯,我們宋家人都很感激你。」曹梅芳並沒談錢,先來了一番感謝。

「哼!糖衣炮彈。」葉凡心裡哼一聲,嘴上卻是笑道:「一點小事,不足掛齒。再說貞瑤是我朋友,應該的。」

一過一聽到葉凡扯到貞瑤身上,曹梅芳那剛露出的一絲淺笑立即收斂了,臉上又泛顯出一股子凝重來,輕輕的把那疊錢推到了葉凡跟前,說道:「這是五萬塊錢,是我們宋家付給你給老爺子治病的報酬。」

「呵呵,我早就說過,我跟貞瑤是朋友,貞瑤的爺爺也算是我的長輩,這錢我不能收。」葉凡顯得很是淡然,輕輕伸手,又把錢給推了回去。

曹梅芳的眼皮子猛地跳動了一下,臉一沉,說道:「葉副縣長,我們宋家跟你只是暫時的病人跟醫生的關係,沒必要把貞瑤扯進來。而且,以後,我不想看見你再跟貞瑤在一起。」

「曹阿姨,這是貞瑤的意思?」葉凡掃了曹梅芳一眼,問道。

「是不是貞瑤的意思這有何區別嗎?貞瑤是宋家的人。」曹梅芳強調了那個『宋家』二字,意思是你別再糾纏了。

「我跟貞瑤只是普通朋友,你這又是何必?」葉凡瞅了她一眼,說道。

「普通朋友,男女之間有普通朋友存在嗎?別把我當傻子,這五萬塊也不少了,你收好。」曹梅芳那臉板起更緊了,已經漸漸的彰顯出一個高官夫人的氣派來。

「哼!你這是干涉年青人的自由。」葉凡不樂意了,哼了一聲,加重了一點語氣。

「自由,你也配跟我談自由。別在我面前玩你那點小心思,要是咱們宋家沒那點基礎,你會往家裡跑得那麼勤嗎?」曹梅芳口氣相當沖了,眼神中的鄙夷一閃而過,完全是一幅居高臨下樣子。

「哼!宋家是勢大,但我葉凡也沒有那種舔著臉一定要巴結你們的意思。

以前不是你們求著我給宋老爺子進行針灸治療,至於我跟貞瑤,的確是普通朋友。

我這人,雖說窮,但男人那點臭硬氣還是有點的,所以,並沒有攀龍附鳳的什麼2破想法。」曹梅芳的話激起了葉凡一向的傲氣,所以直接反哼道,也是毫不客氣。

「咯咯,有志氣,有志氣。」曹梅芳居然笑了,聲音相當的尖,跟她那股子一向表現出來的高貴氣質很不融洽。

那女人輕瞥了葉凡一眼,又說道:「老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