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七十一章兩難

第六百七十一章兩難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求一下月票吧,兄弟,好像這幾天有些皮軟現象。】

「沒有了,晚上本來我是跟一幫同學喝完酒後就回家了,後來一個姓曹的阿姨請我吃點心,不過不久她也走了。

不久後就見八寶閣那個叫皮鼓的女服務員沖了進來,求著喊著,後面繆剛又帶著一幫子人沖了進來,當著我面要拿人打人。

我是沒辦法了,總不能眼巴巴看著皮鼓受辱,這還算是男人嗎?」葉凡鎮定的說著,掃了一臉嚴肅的李昌海一眼。

又說道:「相信我的為人李書記也清楚,為了抓到殺人犯我連命都可以捨去,難道會在酒樓去調戲一個只是屁股大些的鄉下來的姑娘嗎?那也太沒品味了。剛才皮鼓反嘴,顛倒黑白,我總算是明白了,估計事先她跟繆剛商量好了的。」

「你跟繆剛有糾葛?」李昌海面無表情,也沒表示看法,問道。

「看來李昌海對我的話並沒有全信,也難怪他。」葉凡心裡想著,說道:「嗯!繆剛跟許通是一夥的,我們本來都是黨校的同學,一個班的。以前因為一些其它的糾葛所以鬧得有些不愉快,再加上前次選班長,許通落選了,所以,估計一直想找事。」

「許通,許通是誰?」李昌海追問道。

「省城書記許萬山的公子,不過這次的事沒看見他出面,估計是藏在幕後了,繆剛和皮鼓估計就是他手中一枚棋子。」葉凡分析道。

「這事還真不好辦,即便你是被誣陷的,但現在證人皮鼓倒打了一耙,你暫時又找不出其他的證人,這些證據對你都是相當的不利。如果你不能拿出有力的證據,估計暫時你就得背著個犯罪嫌疑人的罪名了。

剛才分局的同志已經驗過傷了,三個人被你打折了腿,繆剛又被你打落了兩顆門牙,這些在法律上來說已經構成犯罪的傷情了。」李昌海那額頭皺了起來,感覺相當的棘手。

掃了葉凡一眼又說道:「而且,這個繆剛也不簡單,他自己也是省廳偵查局下屬的綜合處的處長,他老子繆思成更有來頭,是咱們省省委督察室的主任。

既然你懷疑這事是以許通為核心搞出來的,估計許通那一伙人絕對在關注著。

許書記作為省城一號,應該不會管這些小輩的事。只是有許通在搗鬼,這事相當的難辦。

不過你放心,我會親自安排人查清此案的,如果你真的是見義勇為的話我們會還你一個清白的。

不過,在沒查清案情前你現在已經是嫌疑人了,暫時可能得委屈你在這東城分局呆上幾天了。」

「這可不行!再過三天我們培訓班就結束了,如果呆你們這裡,我可能會無法畢業了。這裡面的後果想必李書記很清楚,特別是對一個幹部來說。」葉凡堅決的搖了搖頭。

「這樣吧,你如果能找到一個在咱們水州較有頭臉的人物出面作保,我們可以先讓你回去上課,但是得隨時接受調查取證。」李昌海看來是真的想幫葉凡,其實不然,李昌海心裡是另有打算。

許通既然是許萬山的兒子,許萬山是強硬的本地派,一直跟著省長朱世林。

這次省委書記郭朴陽一直想敲打許萬山,前次借李昌海破案之手剛捋了水州市政法委書記鄧建軍的帽子,扶李昌海上位了。

這個只是小小的敲打了一下許萬山。如果這次的事能再借葉凡的手,把許萬山的兒子許通搞出來那就更得力了。

所以,當一聽說葉凡倒出許通後李昌海心裡一動,認為這個也是個好機會,所以決定好好的幫葉凡一把。

如果把葉凡放出去,估計許通會忍不住跳出來指責的,如果鬧騰到最後能引出許萬山跳出來那就更完美了。許通不可能沒毛病,只是一些小毛病李昌海也不好下手罷了。

李昌海的話也讓葉凡暗生警惕,尋思道:「李昌海答應得這麼乾脆,甘願冒著被許萬山這個一號指責的危險出面,在明知我是嫌疑犯的情況下還放我出去,難道他就不怕落人口失?這又是為了哪般。葉凡突然想到了鐵占雄以前講的省里局勢的一些話,覺得自己這次是不是又被李昌海擺了一道,當了一枚衝鋒陷陣的棋子。」

不過葉凡也很是無奈,難道不出去,這個絕對不行。如果明天學校知道了自己成了嫌疑人,還什麼未遂犯。

那估計自己就得倒大霉了,所以,能先過一關就過一關,即便是當枚棋子也得先當下去了。

而且,這次如果能借李昌海的手好好教訓一下繆剛和許通也是一筆收穫,反正這個世道,想要收穫必須得先付出,沒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兒砸下來的。

做棋子也有好處,至少可以先咬一些人。李昌海要利用自己,那自己又何不用李昌海及其他身後的勢力剪除一些麻煩。

「行,找個頭面人不難。」葉凡隨口答著,把在水州認識的較有名氣的人在腦子裡全捋了遍下來,齊振濤肯定不行,這個太丟人了,而且這尊神也太大,影響太壞。

宋家就不用想了,沒什麼戲,人家不落井砸石就算不錯了。其次像魚泰,曹勇等人份量也太輕,算不得名人之流。省里處級小官一筐一筐的,算不得什麼。

水州泰興紙業的胡世林倒算是名人,只是葉凡心裡有愧,他兒子重之的事一直拖到現在還沒幫其解決,現在又去麻煩他臉皮再厚也做不到。

思前想後,覺得自己的老師蘭基文教授相當的好,他是海大的副校長,堂堂的正廳級幹部,而且在校園內比較保密,不會搞得滿城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