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七十五章省委督察室主任

第六百七十五章省委督察室主任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雷校長,想不到黨校學員中居然出現了這種敗類,虧你們還委以重任,不但任命他當了班長,而且連去中央黨校培訓這麼重要的名額都給了他,這簡單是拿國家的選人才為兒戲。」省委督查室的主任繆思成早上9點就到了黨校,有點氣勢洶洶樣子。

當然,繆思成是實在忍不住了才如此的,話說完後還是有點後悔,畢竟人家雷玉芳可也是一個正兒八經的正廳級幹部,級別跟自己一樣的。

而且人家是省委黨校的實在的一把手,黨校是什麼地方,培養幹部的地方。從這裡面走出去的幹部也許有的已經升到了副部甚至正部位置,那些個高官們難道就不念點香火情。

所以,雷玉芳的影響力也未必比自己低。從黨校出來的官員也是相當多的,遍及南福省各地。

「繆主任,從你提供的材料看來,葉凡同志現在也僅僅是嫌疑人,公安局也正在調查,還沒下結論。所以,要處理葉凡同志的話也為時太早了吧。」雷玉芳態度還算好,說道。

「哼!嫌疑犯,他早就應該進公安局接受調查了。公安局是看在有海大副校長蘭基文作保的份頭上才暫時沒拘捕他。

按他的行為,故意毆打致多人重傷的結果看,判個幾年絕對是有的了。而且,還得加上女女罪,雖說未遂。

但這種思想如此敗壞的學員,你們黨校還要包庇他,這個從大的方面講是視國家法律為兒戲,從小一點的方面講絕對是違反了組織紀律。」繆思成揮舞著從公安局提供的材料,聲音又大了不少。頗有股子一證在手天下無敵的架勢。

「繆主任,我們黨校從來不包庇一個認定了的罪犯的,省委黨校是培養合格幹部的地方。

而且葉凡同學一直表現優秀,為班級,為學校所作的事大家有目共睹。

再說,他那個班長職務也是全體同學以及校領導班子通過公平,公正,公開,在省委組織部的監督下完成的。

我們黨校並沒有一點徇私之處。」林德池在一旁辯解道,而且,把『認定』一個詞咬得特別的重。

這一點繆思成當然聽得出來,這廝臉上居然露出了一絲笑意,說道:「即便是還沒認定,但是就憑他嫌疑人身份,已經不再適合擔任班長一職了。

而且像這種對社會有極大危害性的同志,更不適合再呆在黨校培訓了。

想想,一個進了公安局關押室的同志還在擔任跨世紀英才班的班長,居然還獲准去中央黨校學習,這個是給黨校抹黑。

是對人民不負責任,是在敗壞黨的名聲,是對國家極為不負責任……至於中央黨校培訓名額,我相信省委組織部的同志也會慎重重新考慮的。」繆思成信心滿滿,仿似拿著尚方寶劍,逼壓了過來。

「繆主任,葉凡同志的確是不能再擔任班長一職了,我們可以暫時停了他的班長職務。

至於說開除這次的培訓班這種決定,在這次事件還沒定論以前有點違反規定了。

如果最後證明葉凡同志是清白的,那我們黨校是不是有點草率從事的嫌疑?

至於是否取消去中央黨校培訓的事,這個是由省委組織部決定的,我們黨校只是執行罷了。」雷玉芳當然也不想因葉凡的事跟繆思成這位手握重權的省委督查室主任鬧僵了。

不過,雷玉芳還是留有一點餘地,不想一耙子就把葉凡給捋得光溜溜的。

這其中當然有原因的。

原因之一當然是雷玉芳也得顧及省委黨校的面子。如果直接開除了葉凡,捋光了他,那不是變相的承認省委黨委在選人,任人方面出了重大紕漏,這一點雷玉芳當然是不願意看到的。

這個還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前次葉凡在八寶閣請客,帶著一些同學去向齊振濤等人敬酒的事已經傳到雷玉芳耳里了。

這個並不是說有人外傳,敬酒的事倒沒人亂傳的。只是在這批敬酒的同學中當然也有雷校長安插的關係較好的學員了。

該學員把此事彙報給雷玉芳後才使得在選任班長時雷校長作出了個意外決定,就是那次把班主任林德池的權力擴大了不少,一票頂了十票的事。

從那個同學的描述中,雷校長感覺常務副省長齊振濤跟葉凡的關係肯定較好,不然葉凡怎麼叫他齊叔。

至說說什麼鐵團長,軍區司令鎮湯成並沒引起雷校長多大的重視,但齊振濤絕對不能忽視的。

這才是雷校長一直在抵制著繆思成這個省委督查室主任的主要原因。繆思成跟齊振濤相比,敦輕敦重這個一目了然。

一個是省委督查室主任,正廳級幹部,一個是副省長幹部,而且還是省委常委,南福省穩坐第五把交椅的大神。

此刻的雷校長那公正的天天秤當然是傾向於齊振濤一方,結果受益者當然就是葉凡了,對於這一點葉凡這廝卻是一點都不知曉。

「雷校長,還要我怎麼講,真得讓我拿出朱校長的批示才行嗎?」繆思成見一下子想把葉凡給捋光好像有點難度。

一度也是納悶雷玉芳怎麼會死保葉凡,所以,一氣之下冷笑了一聲,終於忍不住了,拋出了最後的殺手鐧,把一張批示輕輕拿出,推到了雷玉芳和林德池跟前。

上面龍飛鳳舞著朱世林省長的親筆批示——

鑒於葉凡同志的嫌疑人身份,在查清事實後希望雷副校長一定要嚴肅處理,維護黨校聲譽,給廣大幹部作個表率。

短短的一句話擺在雷玉芳和林德池面前,使得二人頓時失了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