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七十六章忌憚

第六百七十六章忌憚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怎麼會?我們早查過他了,不就一個小副縣,而且他父親只不過一個小副科級的辦公室主任,母親聽說是一個窮教書的。

家裡好像也沒什麼當官,能掀起什麼風浪,這事還真有些怪了。」繆剛喃喃著一臉的驚訝,似乎有些難以接受。

居然要拿出朱省長的批示才暫時搞定了葉凡,那自己老子,堂堂的省委督查室主任還拿他沒辦法不成了。

「唉……別以為你老子我就是萬能的了。早上那個雷校長和林副校長兩人好像極力在保那小子,一直以事情還沒定論為由頭,不想處理葉凡。

幸好我事先找了許書記,通過他弄到了朱省長的批示,不然,你這門牙估計就得白被磕掉了。

以後還是少惹事,給我好好工作,別盡往那些娘們肚皮上湊,哼!」繆思成也有些無奈,自己這個兒子盡給自己惹麻煩。

不過,以前的一些小麻煩他們自己都解決了,不過這次的麻煩似乎有些大了,而且兒子還吃了大虧。繆思成當然也難咽下這口氣,所以親自出動了。

「爸不能自己去找朱省長嗎?」繆剛有些吃驚了,一直以為自家老頭子也是朱省長那個圈子的人,怎麼還要通過許通的父親許萬山出馬。

有時跟許通交往,看著他那一幅大哥的氣派,繆剛骨子裡還有些不服氣。

當然,這個當老大的想法人人都想,繆剛當然也有些種想法的。不過他腦子並沒燒糊塗,所以一直忍著許通的狂傲。

「找許省長,你以為你老爸我是什麼級別。能入朱省長的法眼。能直接跟朱省長對話的全是副省級高官。

而且,不是常委的話份量還很輕的。你老爸我充其量一個督查室的主任,正廳級別,離副省級雖說只有一步之遙,卻是相隔千里,想升到副部,也不知今生是否有希望了。

而且,就是這省委督查室來說吧,其實真正的當家者還不是我,我們上頭還有個省委秘書長盧明珠,她才是省委督查室的一把手。

只是她工作比較忙,重點放在了省委那頭,所以我只是干實在活的,這事,難啊!」繆思成不由得嘆了口氣,轉眼掃了兒子一眼,沉吟了片刻,想起什麼似的。

又問道:「那個姓葉的小子怎麼會令得雷玉芳那婆娘如此的器重他。就連林德池那個老古板都一直為他叫屈,這事還真有些詭異,你真的一點都沒聽到關於他有什麼關係的信息?」

「難道是齊天在哪裡牽線搭橋?」繆剛忍不住自語道。

此話一漏進繆思成耳里,隨即問道:「齊天是誰?」

「哦!齊天……齊天是齊振濤的兒子。」繆剛見瞞不住了,只好招了出來。

心裡對此事也有所懷疑,認為是不是齊天通過他老子齊振濤給雷玉芳打了招呼,不然憑葉凡的能耐如何能請得動雷玉芳跟自己老頭子硬杠。

而且,最近似乎就連李昌海對葉凡都頗為客氣,不然,即便葉凡是一個嫌疑人身份,按規定也早該直接拘押進去關起來了,哪會容得那還在外面逍遙。

「齊振濤的兒子,到底怎麼回事,你給我講清楚,不準漏了一絲一毫。」繆思成突然感覺好像尾巴被人踩了一腳,居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臉上陰沉沉,直盯得兒子繆剛心裡發毛,那細密的汗珠子也自個兒就滲了出來。

「就是那次,許通跟幾個人在歌舞廳玩,跟葉凡起了衝突,當時看見齊天也跟葉凡在一起,好像還一直叫葉凡葉哥什麼的。至於他們的關係,我也搞不清楚。」繆剛有些躲躲閃閃樣子說著話。

「還有呢?」繆思成還是盯著兒子,這老狐狸當然知道兒子肯定還有所隱瞞。

「哦!當時梅家的那個梅天傑也在,後來因為打起來了,就連梅亦秋也給引了出來……」繆剛把當時發生的事全給倒了出來。繆思成聽了後那臉色當然更不好看了,抓著茶杯的手都在顫慄。

「你呀你,真是氣死我了。梅家是京城大戶,軍界大腕,不是你能跟得起的。

想想,當時如果梅天傑真出了什麼大事的話,估計梅家絕對會拿你跟許通作陪葬的。

別以為許通的老子許萬山就能支手遮天了,即便是在這水州省城,雖說他是一號人物,但也不能做到支手遮天的,壓在他頭上的還有省委的10幾個大常委。

哪一個都不是他能輕易對付的。時下省里關係微妙,你小子給我小心點,別給人家當了替罪羊,到最後連我都保不了你那就……」繆思成嘆了口氣,擺了擺手,也不想再說什麼了。

「我曉得爸!」繆剛小聲回答著,心裡對葉凡的恨意又增加了一層。

「公子,如果實在無法找出皮鼓所在,還不如直接採取辦法,把繆剛抓起來,相信以我的手段,還怕他不招了。」陳嘯天在電話中發了狠話。

「不妥!不準這樣子做。目前繆剛已經是當口上的人,相信李昌海早就安排得有人盯上他了。繆剛如果失蹤或受到什麼傷害,會對咱們更加不利的,再等等看。」葉凡掛了電話。

「葉老弟,要不先出來,哥幾個喝上幾杯解解悶。」電話里傳來賀海緯的聲音,估計葉凡的事他也聽說了,因為昨天葉凡跟他說過後他一直關注著,通過一些在省委黨校培訓的公安同志也能知道一些事的。

「謝謝賀哥關心了,我是出不來了,得等到案子查清了才能出來,現在,呵呵,這黨校就是牢房。」葉凡一臉的苦笑。

「!我再加派人手去搜一下皮鼓,難道真變老鼠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