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七十七章省軍區是賊窩子

第六百七十七章省軍區是賊窩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相當的好,皮鼓也住得慣,而且能幫我親戚帶帶孩子,說是的里環境好,住得舒服。許哥,說不準皮鼓都有點樂不思蜀了,呵呵呵……」曹鴻干聲笑道,突然轉眼放低了聲音問道:「許哥,聽說皮鼓不但是屁股超大,而且聽說還是個處是不是?」

「那當然,她那挺翹的大屁股在咱們整個南福都難找出如此性感的。

至於前面那仙人洞,當然是未開啟的了。如果曹老弟有那意向,不防去探探底子,呵呵呵……」許通干聲笑著,其實那嘴角卻是在抽搐,肉痛不已。

要知道皮鼓跟了許通也有一年多了,那超大號屁股上也不知被許通抽了多少鞭子。

不過,前面那仙人洞倒還真的沒鑽探過。這下子為了整倒葉凡,許通連自己的最寵愛的女人都給獻出去的,不得不說許通這次是下了大本錢大決心的。

而曹鴻每次到皇城酒庄,都是隱晦的掃著皮鼓那大號屁股的,不過礙於許通在,也不好過於放肆。

許通也知道曹鴻一直想把皮鼓給正法了,所以,這次主意就打到了曹鴻身上。

不過,還真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一聽許通說要讓皮鼓到自家來住一段時間,曹鴻是想都沒想直接就給答應了。

這不,昨天晚上皮鼓當然就被曹鴻摸捏遍了,這娘們還真是帶勁,戲做得很好,很是令得曹鴻滿意,估計給許通調教了近兩年,也的確有了幾把刷子。

當然,前面那個仙人洞曹鴻暫時還不敢去動的,畢竟這是許通的禁肉,輕易使不得。曹鴻還是不願意失去許通這個朋友的。

不過,為了慎重起見,曹鴻這廝還特地把省軍區醫院的婦科專家請了來,名頭當然是給自家請的保姆進行全身檢查了。其實最主要的當然是檢查皮鼓是否還是個『處』。

不然,許通送了個爛貨過來,那自己搞來還有什麼意思。

當聽到專家的肯定答覆後,曹鴻的心思一下子火燒火灼了起來。所以,一聽到許通打來的問候電話,立即隨竿子就爬了上去,打著哈哈,來了個投石問路。

想不到許通還真捨得,也是打著哈哈回應著曹鴻,隱晦的來說就是同意了曹鴻同志可以去鑽探皮鼓的什麼了。

當然,曹鴻內心相當的高興了,但也得謙虛一下不是。所以,立即笑道:「這是哪裡的話,許哥的相好我曹鴻是那種人嗎?」

「咱們兄弟還講這個幹嘛!這次你老弟幫了我的大忙。而且,皮鼓跟我也快兩年了,說句實話,我早就有些厭了。

不過老哥我得給你說明一下,皮鼓跟我這兩年時間裡除了被我抽了上百鞭子久,其它地方我可是連動都沒動過,就從她還是個『處』你就知道老哥我的為人了是不是?

兄弟,皮鼓就交待給你了,呵呵……」許通打著哈哈,肉痛得要死,把皮鼓給奉上了。

「那……兄弟我真不好意思了,呵呵呵……」曹鴻還在推辭,許通當然知道這廝在作秀罷了。

隨即臉一板,正色說道:「曹老弟,還不相信許哥我嗎?給你直白說吧,我早就另找了一個。」

「呵呵,呵呵……」曹鴻乾笑了幾聲,掛了電話後哼著歌兒,一把拽著剛從房間出來的皮鼓,心裡火燒火燎直衝向了卧室。

這段時間剛好老頭子曹正德執行任務去了,正好方便了許通這廝幹些風月之事,而且躲在軍區大院里,安全係數絕對達到9點。

晚上10點,張強來電話了,不過帶來的並不是什麼好消息。說是到皮鼓的老家去暗訪了一遍,查到皮鼓真還沒回來。

估計其家裡人說的也是真的,因為張強的手下坐的是飛機去的,如果皮鼓回家的話估計還得很一二天才能到。

張強只好命令手下住在興安嶺那鳥都不願接屎的窮地方,來個守株待兔了。

不過,葉凡知道估計希望不大。如果許通真要置自己於死地,這次絕不會讓皮鼓回老家的。因為老家太醒目了,估計李昌海也會想得到的。

而陳嘯天一直在暗中跟著繆剛,也沒發現皮鼓的蹤跡,方圓那裡也差不多。令得葉凡心焦如焚。

打電話問李昌海,說是他那邊已經派了不少警力走街串戶的暗訪,不過暫時也沒發現皮鼓的動向。

不過,李昌海一放下電話,面上居然掛上了一絲淡笑,說道:「馬書記,看來葉凡坐不住了,估計是去中央黨校培訓名額的事。

聽說他們那個班再過二天就要培訓結束了,如果再擔擱下去,不但中央黨校那個名額會丟了,估計就連跨世紀英才班的合格證書都拿不到了,所以,是不是該拋出底牌了。」

「不急!既然知道了許通的朋友曹鴻曾經來過,那皮鼓就很有可能藏在軍區大院里。你派人去查驗過嗎?」馬國正一幅淡然樣子,根本就沒把葉凡十分看重的中央黨校培訓名額當回事。

說來也是,葉凡的生死與他何干,他只要能搭成自己的目地就行了,而且這次的機會難得,馬國正絕不會如此輕易鬆手的。因為早上,馬國正已經把此事漏到了省委書記郭朴陽處。

時下郭書記的外來派跟省長朱世林的本地派矛盾越來越深了,一時想調合也相當的難了。

而且,最近,從京城調來的黨群書記顧峰山也蠢蠢欲動,令得郭朴陽是大感頭疼,有種腹背受敵的架勢。

當郭朴陽聽說這事後,那眼中一向沉如深潭的眼神也是如疾雷一樣閃了一下,不過很難令人發現罷了。

郭書記並沒表什麼態,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