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七十八章進軍區搜查

第六百七十八章進軍區搜查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對於那種特殊兵團,李昌海當然也是有所耳聞的。回去後查過資料,才曉得獵豹居然是嶺南大軍區的王牌兵團,層次並不會比駐紮水州的第二集團軍低。

當然,一些秘密事李昌海即便是省廳副廳長,也是查不出什麼的。

因為他的級數還不夠,知道一點這方面秘密的在南福省,除了國安廳廳長,省公安廳廳長,以及幾個重大的,重要的地級市國安局局長外,其他人就不知曉了。

「也是,也不是,呵呵……」馬國正的回答更是令得李昌海迷惑,完全成了一悶葫蘆。

心裡暗暗詫異:「今天的馬書記真有些詭異,說的話令人難以琢磨。

怎麼能也是也不是,是副軍級就是副軍級了,難道鐵占雄還不止副軍級這個級別,不會是正軍級吧?」

李昌海並不笨,似乎從中聞出了點什麼模糊味道來。當然,他也不會傻到一定要刨根問底,也就不說了。望著馬國正,等著他的指示。

「這樣吧,明天剛好要開常委會,我去鎮司令處要一張通行證來,你派人進去走走。

不過,要注意影響,由頭嘛,我自會解決。最好派的不是省廳的人,下邊叫個人進去逛逛就行了。

不然,這事如果引得鎮司令不滿那我這頭可就有得大了。」馬國正發了話,李昌海只好嘆息了一聲,知道估計葉凡是完了,自己又無力救援一下,下去安排了。

第二天下午…,葉凡獃獃的坐在床上發著愣,嘴裡喃喃道:「離培訓還有一天,明天就結束了,張強他們還沒消息,是不是老天要亡我,難道就這麼結束了?

這被硬生生趕出了培訓班,白來了一趟黨校不說,最後還得背著個嫌疑犯的罪名回林泉,還丟人的未遂,中央黨校名額又丟了,這有何臉見林泉父老,絕對不能讓此事發生的,去他娘的未遂。」

就在這時候,門被推開了,魚泰一臉陰霾跑了進來,掃了葉凡一眼,話又沒說出來。

「有話直說,我挺得住。」葉凡扔了一根煙給魚泰,臉上居然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名額被許通奪去了,剛宣布的。而且,還是雷校長親自宣布的,唉……」魚泰憤然的說著。

「奪就奪了,算啦!」葉凡沒什麼表情,魚泰報了個信又走了,說是現在正交培訓總結報告,明天晚上就要開畢班式發合格證書。他也是乘著上廁所的機會偷溜出來的。

「許通,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既然這名額已經被你奪走了,老子也要讓你嘗嘗被別人奪走的滋味,老子弄不到手,你小子也休想弄到手。咱倆半斤八兩著玩吧。」葉凡狠狠地朝天吼了一句。

這時,門突然被粗暴的推開了,黨校兩個門衛探出頭來,發現葉凡站在窗外,可能以為他想不開什麼的,慌得趕緊走了過來,勸說了一番,葉凡差點笑出聲來。

笑道:「兩位兄弟,我還沒活夠,不會走那條路的,你們放心,出去吧,對了,抽一根吧。」葉凡隨手丟了兩根中級特供過去。

這兩個門衛其實是黨校保衛科的同志,當然是雷校長接受了繆思成的建議,來軟禁監視葉凡同志的了。

門剛關上,電話響了。

「公子,有個奇怪的情況。李昌海居然偷偷從墨香市公安局刑警隊抽出了一個叫趙峰的同志。

趙峰從李昌海車裡鑽出後直接去了省軍區的家屬院,這事有點怪,李昌海怎麼會派人進省軍區?

難道是在調查什麼重特大的案子,而且好像為了保密,連省廳的人都不信了,特地從墨香市抽人了。」方圓這方面經驗老道,倒給他發現了一個異常情況。

「有這事,你密切關注著省軍區動向,不過,你估計是進不去,聽說進去要特別通行證。

不過,我這裡倒是有一張,還是鎮湯成司令親手開的。只是你不方便到黨校來取,這裡估計已經被繆思成那老傢伙派人盯上了。

要是晚上就好了,唉,如果你的身手還在,晚上要進入軍區大院那有什麼難事?」葉凡說著,眉頭皺了起來,「我先問問墨香市的於哥再說。」

「於哥,你們刑警隊是不是有個叫趙峰的刑警?」葉凡裝著非常隨意樣子問道。

黨校這邊發生的事他不想再去麻煩於建臣了,何況這又不是什麼光彩的事,葉凡相信憑自己這邊的人手,應該能解決此事,只是一個時間問題罷了。

「你怎麼知道他,他是我們這裡的秘密刑警,一般普通的隊員都不曉得他的。此人身手不錯,聽說小時候也練過幾年,一腳能踢斷二塊重疊紅磚。」於建臣一臉訝然問道,倒也沒怎麼隱瞞著葉凡。

「最近他有出任務嗎?」葉凡問道。

「沒有,隊里最近沒什麼重要需要他出馬的任務,那小子聽說度假去了。怎麼,是不是他惹著你了。」於建臣好像聞出什麼味道來了,反問道。

「呵呵,沒有。」葉凡掛了電話。

「這小子,莫名其妙嘛,問了就掛了。」於建臣自語了一下,也沒多想。

「看來抽趙峰出來居然連於局這個墨香市公安局的一把手都不知曉,一定是李昌海的親信,連於局都瞞著,難道此事跟我有關係。昨天張強查過,說是省軍區有個叫曹正德的副司令有個叫曹鴻的兒子,也是許通那個圈子裡的常客。

李昌海不會是聞到了什麼,所以叫人去光顧曹正德的家了。難道皮鼓就藏在曹鴻那裡,那個地方倒真是個最安全所在。

不行,等晚上先安排陳老去探探再說。可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