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八十四章此貨非彼貨

第六百八十四章此貨非彼貨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希望各位大大能堅持訂閱支持狗子這廝,謝謝】

俗話不是說——富在深山有遠親,窮在鬧市無人問。

此話用來形容景陽林場絕不為過了,所以,有了充足的財源支持,鄭輕旺在市裡的各方面交道都能打點開去。

「那我就不客氣了,呵呵。這次縣裡爭常,就空出兩個位置,一個是宣傳部長謝冒發同志,一個是政法委書記位置,原書記叫王昌然。對於這個位置咱們就不要指望了,剛好由盧偉這個公安局長去爭取了,而且盧偉也是我的好兄弟。

那就得對準謝冒發同地走後留下的位置了,而且也適合我的身份,我是副縣長,而且分管著六鎮二鄉。如果能兼了宣傳部長就更好了。

不過,就這個位置,單是咱們縣符合這個位置條件的副處級幹部就不少。

比如分管文衛的副縣長顧德伍是老人了,資歷深,工作經驗豐富,他是一個有力的競爭對手。

分管財政的副縣長趙柄健,說來跟我也是哥們,我不想說這個了。他絕對有實力競爭這個常委名額的。

分管工業的副縣長肖伊林,有著魚陽四大家族之一的肖家支撐著,這也是個難纏的對手。

而且這個女人是從市裡下來的,估計在市裡交道也相當的熟絡,在市裡估計肖家人,比如肖副市長,肖副秘書長早就在打點了,強勁的對手之一。

還有劉健飛副縣長,分管著縣經貿委,攤子廣,人脈寬,多年經營也打下了夯實的基礎……

孫榮春也是個難纏對手,趙天坤也是老手,除了這些,還有兩個副處級的縣長助理張國華和玉春嬋。

所以,單是我們本縣的對手就不下七八個。

而這縣委常委名額的確定,很大一部分決定權在市裡。市裡面對的是全市,也許咱們魚陽本縣人爭得頭破血流之時,到最後說不定市裡直接從外縣或市局機關直接空降兩個人下來也說不準。

還有一個最大的原因,我剛提拔還不到一年時光,雖說作出了點小成績,但在咱們華夏政體中卻是相當注重資歷,閱歷,人脈的情況下,我的情況相當的不樂觀……」葉凡也沒瞞著鄭輕旺。

想必他也有所耳聞,鄭輕旺雖說是躲在這山溝溝里,但並不代表他就是一聾子啞巴,消息並不會比自己閉塞多少。

而且,鄭輕旺官場經驗豐富,也許在此事上還能提點自己一些什麼。

「嗯葉兄弟能這麼冷靜的分析到目前的局勢,說明兄弟已經認識到了這一點。

不過,葉兄弟你也太謙虛了一點,咱們雖說不能吹噓狂妄,但也不必要妄自菲薄。

就拿那幾個老古董副縣長來說吧,他們的資歷是擺在那裡的,但並不能說他們干出了多少成績,只是年齡比你大罷了。

你所做出的成績,這個,相信全市人民都看得見的。你的名氣之響,絕對超過他們的,省報,市電視台都有展現你的政績。

而且,這次你剛從省委黨校的跨世紀英才班培訓回來,按理說這麼重要的培訓班回來後應該小提一級的。

不過你這位置比較特殊,一提上去就是主政一方的縣長或書記了,那個難度較大。

小提一級不行就那爭取入常,也算是小提了半級。級別沒變但實權大了不少,這個也符合省里的精神。不然,那跨世繆紀英才班還搞來幹什麼?

我相信葉兄弟已經有了自己的打算,至於市裡,想必這件事只有那些個市委常委能幫上你了,一般的副市長,局長什麼的都是有心無力。

所以,咱們的目標就是市委常委們。對於市裡的那些個常委,葉兄弟也不是外人。

老哥我就跟你交個底子,市政法委秦書記跟我關係還是不錯的。

老哥我能幫你的就他那一票了,我明天正好要回市裡,預先給你打個交道。」鄭輕旺很是直爽,葉凡那麼坦率,他也不藏著掖著了,直接點出了秦天剛。

「那謝謝鄭哥了。」葉凡想了想,轉身從皮包里拿出二條檔次最低層次的特供中華推到了鄭輕旺根前,並不是說葉凡小氣,主要是葉凡也不想太過於使人震憾。

如果拿出偉人抽的那種高檔貨色,就怕效果反而適得其反了。這種層次的特供一般來說也要省部級大員才能有配額的,副職未必能有多少配額。

「鄭哥,這兩條煙一條是小弟我給你的,一條你拿去打點市裡領導。」葉凡輕敲了敲香煙,笑道。

「不要了老弟,煙我這邊有。你留著去打點吧,別浪費了。不怕老弟你笑話,我戒煙已經兩年了,不過最近又開始抽了起來。

原先每年林場給我的配額倒是有一整箱子,以前戒煙了那些煙全給我拿去送人了。

有時忘了送人那煙都起霉扔掉了,我倒是想送老弟你幾條,現在自己抽也抽不完,所以這煙就沒必要了,你帶回去吧,咱們兄弟還講這些幹嘛?

如果真要講這些那力文不是要運上一車煙到老弟你家裡了,呵呵呵……」鄭輕旺並沒嫌少的意思,話語兄弟般的親切,令得葉凡很是感動。

知道鄭輕旺還沒看出此煙的特別之處來。而且,鄭輕旺談笑著,轉身就從柜子里隨手就拎出了一個精緻盒子,推到了葉凡跟前,笑道:「這是剛剛分配給我的精品,聽領導說是從上海煙廠直接搞出來的精品。」

葉凡也沒推辭,打開後掃了一眼,發現的確是精品,包裝略有不同。

隨手拆開一包點上抽了一根,發現並不是特供,心裡也就放了下來,笑道:「味兒的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