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八十五章內部爭鬥

第六百八十五章內部爭鬥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感謝自由自在的老宅男、zsrz、vilsonlee、小子你行、書友090307130347367五位兄弟打賞。

「呵呵,葉老弟,別看只是一些普通的樹兜,卻全是出口的。並且每年的收益還不錯,就這麼一個破樹兜,運到國外可以換到三四千塊大洋回來。要不,老弟喜歡的話搬個回去。晚上也能坐樹兜上品品茶,賞賞風月,還是不錯的選擇。」鄭輕旺一臉輕鬆,笑道。

「那算啦,一個要三四千塊,太貴了。有些可惜,要不我付錢買一個吧,總不能讓你們林場太吃虧了。」葉凡也著實有些喜歡那些樹兜,想到閑瑕時坐上面喝杯茶,懷中還抱著一妹子的話那還真是個不錯的選擇了。

「不用說了,老弟,就當是老哥送給你的。幾千塊錢,咱們還講這些幹嘛,見外了。」鄭輕旺非常熱情,立即指揮著四個搬樹兜的工人動手,要了兩個樹兜一個小茶几,當然,那茶几也是由整個樹兜原形稍微加工搞出來的。

領頭的那個臉上有顆黑痣的工人遲疑了一下,說道:「鄭場長,這些樹兜是美國沃馬公司訂製的,這批全是高檔貨,我們廠全是按他們提供的圖紙搞的。

這個有數額定量的,如果搬走了一付就怕再也難找到合適的樹兜來打制了。

何況即便是能找到,就怕時間來不及了,別看只是兩條凳子一個小茶几,咱們林場木具廠里一個小組的工人加班加點,得干十幾天才能弄出來。

到時人家可是要追糾違約責任的。而且,這事馬副場長和陳廠長走前有慎重交待,絕不允許挪走哪怕一條凳子的。」

「是嗎?吳副廠長。」鄭輕旺那臉色立即陰沉了下來,令得吳副廠長身子一震,瞅了一下四周,又看了看葉凡,趕快陪著笑臉說道:「這樣行不行鄭場長,過段時間我們找到合適的樹兜再給葉主任打制一套,親自送到林泉去怎麼樣?品質保准葉主任滿意,而且還可以再加兩條凳子,剛好湊成一付。」

「算啦鄭場長,也不急在一時。下次來我再挑一付吧。」葉凡心裡一動,覺得那個吳副廠長有點異樣。所以,趕緊故意這般子說。

在這景陽林場,無疑說鄭輕旺絕對算得上是一個山溝溝里的土皇帝。不過,從吳副廠長的口氣中感覺到好像其人並不是特別賣鄭輕旺的賬似的。

以前了聽鄭輕旺介紹過,林場的木具廠是由馬占魁這個副場長專門負責管理的,陳二順就是該廠廠長。

而天水壩子葉若夢的父親葉水根的死好像跟景陽林場有關係。當初葉水根先前就是在這木具廠工作的。

後來也不知什麼原因得罪了鄭輕旺,被發配去狼鐺谷守山巡視等,也就是巡視林子,無巧不巧的就死在了狼鐺崖下。

聽說當時還是林泉三霸的李德貴背回來的,後來葉水根醒後就說了一句話,說是李德貴不是好人。據若夢推測是李德貴看上了乾娘葉金蓮。

本來懷疑葉水根是不是李德貴害死的,因為李德貴有作案動機。不過,那天在葉凡死死追擊特a通輯犯人時正好李德貴被葉凡一腳差點踢死。

死前說了實話,說是自己並沒害死葉水根,而當天葉水根是從狼鐺崖摔下來的,當然,這個他自己也並沒看見。

當時是景陽林場的陳二順打電話叫李德貴去背人的。而且當時陳二順還答應給了幾百塊錢,那個時候幾百塊錢相當值錢的。因為工人的工資一個月才幾十塊錢,接近於一年的工資了。

就連李德貴都有些懷疑葉水根是不是陳二順等人害死的,所以,葉凡跟盧偉一直在暗中調查此事。先是懷疑是不是鄭輕旺下的手,不過一直找不到證據。

而盧偉的直覺懷疑說是不是副場長馬占魁乾的,因為葉水根原先所在木具廠是馬占魁分管的。

只是一時都無法找到有力的證據,僅僅是懷疑罷了。而且,馬占魁人家好歹也是一位副處級幹部。

而且景陽林場是市林業局直管,當然,市公安局也是他的上級單位,差不多是雙重管理了。

跟魚陽倒沒啥關係,盧偉和葉凡怕打草驚蛇,一直在暗查,不過,一直到現在也沒找到什麼頭緒。

剛才葉凡在鷹眼下發現那個吳副廠長好像跟鄭輕旺不怎麼對付,心裡隱隱有覺得也許鄭輕旺跟馬占魁並不怎麼合拍。

也許剛才在辦公室內鄭輕旺臉上掩飾得很好的一絲憂鬱會不會就是馬占魁惹起的也說不準。

景陽林場很大,是一個正處級的單位,各個分場也有十來個,再加育苗,花卉培植等部門,下屬分部也是相當多的。所以,內部爭權奪利絲毫不比一個縣委縣政府差。

如果能從鄭輕旺跟馬占魁的矛盾中發現什麼蛛絲馬跡,那也許是案情取得突破的有力方向。

所以,葉凡很是自然的加了把火。表面上好像很是體諒鄭輕旺,以後再來搬木凳子,實際上有挑拔離間的嫌疑。當然想讓加深鄭輕旺跟馬占魁之間的矛盾了。

這個吳副廠長也許就是個導火索,因為從其面上樣子看,明顯是屬於馬占魁那一夥的。

「不用說了葉老弟,這凳子我鄭輕旺送定了。」鄭輕旺還真中計了,覺得很丟面子。

他沖葉凡笑了笑,轉身朝著吳副廠長時立即收斂了笑意,說道:「立即給我再叫一部小四輪來專門送葉主任家去,不然,你四個立即給我滾出這景陽林場,反天了,哼」

鄭輕旺火氣好像特別的大,其實難怪他火氣大。因為最近市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