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八十六章花開堪摘直需摘

第六百八十六章花開堪摘直需摘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六百八十六章花開堪摘直需摘

「但願這個不屬於後者吧。」葉凡嘆了口氣,放下茶杯,開車直往魚陽縣城而去。晚上的計劃是說通謝媚兒,叫她牽線連上謝國忠那條線,爭取到他那一票。

從此刻起,葉凡的爭常之路也算是正式開始了。其實在景陽林場已經開始了,這條路能否走通,就看葉凡的運氣和實力了。

到了水雲居。

謝媚兒還是那樣的媚柔,望之一眼令人滿腹柔情。

在最高的閣樓里,她定定的看著葉凡不作聲,葉凡倒給她盯得有些心裡發毛。

有些訕訕然笑道:「媚兒,幾個月不見是不是不認識了,或者說是我是不是成了頭上生角,屁股生尾的大怪物?」葉凡當然是打著哈哈,沒弄清謝媚兒的心裡到底有什麼想法。

「哼到現在想起我了,我們的葉主任,你可是大忙人,無事不登三寶殿的。

今天怎麼有空到我這小廟來坐坐,實在是稀客,我得交待張嫂他們鳴炮歡迎才是。

不然,葉主任大駕光臨都沒迎接,那還了得?」謝媚兒頭一偏,好像很生氣,一頓夾生話從嘴裡噴了出來。

「怎麼啦媚兒,我去黨校學習三個多月,一直都沒回林泉,所以,對不起啊。是不是張國華等人縣裡有客人時沒到水雲居來。」葉凡鬱悶得要命,說道。

心裡直犯嘀咕,還以為是不是自己走的三個月林泉經濟區招待客人沒照顧到水雲居,引得謝媚兒大為氣惱。

「哼人家張副主任才不會像你,一隻白眼狼。」謝媚兒冷聲哼道。

「白眼狼,啥意思?」葉凡一臉苦笑,盯著一身淡綠仿古,融古今與一體裝扮的謝媚兒。那頭髮,如瀑布般垂掛著,其間一些小發辨如一條條精靈在其間晃蕩。

「還不是嗎?走了幾個月,雖說你沒回林泉,但你總不可能連個電話都沒回來吧。

我謝媚兒是你什麼人,破抹布,扔到什麼角落就給忘了,好歹你也是我乾哥哥,對妹子都這樣嗎?

看來以前那聲妹子也是虛弄的。我謝媚兒高攀不上,以後……」謝媚兒氣嘟嘟的,不過也倒出了緣為。

葉凡恍然大悟,心道自己還真有些薄情寡義了,去了幾個月好像真的連個電話都沒跟謝媚兒嘮叨一下,都是因為在水州什麼事一牽絆,全給忘了。

某人後悔呀

眨眼間反思著自己的行為,骨子裡認為並不是在水州什麼事太忙,主要是從心底里不敢跟謝媚兒再深層次交往。

就怕那份情越來越濃時想扯開都有些難了,到那個時候害人害已。

因為在水州那段時間其實葉凡的主要精力都放在宋家,說私心來講,還是有點想打通宋家這條線的目標。

倒並不是說想通過宋貞瑤攀上宋家,純粹是一種利益的牽扯。

不過,宋家的事到最後卻是因為曹梅芳的硬性阻止而雞飛蛋打,弄了五萬塊錢,其實還不夠葉凡的草藥費。

「妹……妹子,我太忙了,對不起。」葉凡微微低垂下了頭,手一伸,想去拉一下媚兒,因此趕緊賠禮道歉了。

「別碰我我這鄉下妹子手粗又臟,不能讓咱們的葉大主任那高貴的手給污染了。」謝媚兒身子一撇,躲開了某人的狼爪子。

「只能用強了,女人就是這樣,你不用強她會越來越嘣嘎。如果一直陪小心也換不來她的原諒的。」葉凡心一狠,手再次一伸,這次謝媚兒當然是逃不開某男那如來佛掌了。

一把拽了個正中,某男一狠心,乾脆一不做二不休,身了往前一竄,連輕身提縱術都用上了,似乎在對付一個國術五六段的強者一般。

謝媚兒一聲尖叫,後來傳來的就只剩下唔唔聲了,因為她那性感的嘴唇已經被某男強行捂住了,並且,捂嘴用的並不是手,當然是某豬的豬嘴了。

身子也給某男強行的壓在了床上,不過,謝媚兒很固執,就是不張嘴,某男又不好太過於用強,伸舌頭侵襲了過去,不過,軟軟的舌頭可是敲不開那緊閉的大門的。

「麻痹的要是內勁能逼到舌頭上讓他堅硬如鐵就好了。」某豬哥相當齷齪的罵了一句。

屋裡傳來呼哧呼哧很是急促的聲音。

謝媚兒不敢張嘴,她知道嘴一張據點就會失守,一直想表示反對,可又不能張嘴,只能是雙腿在亂動亂踢的。

不過,某男因為是國術七段高手,那能容得謝媚兒這手無縛雞之力的可憐妹子亂踢亂踹,倆人身子緊緊相貼,差點融成一個人了。如果灑點水,粘巴沾巴的倒真能合成一個人了。

「不張嘴是不是?連這點困難都拿不下我葉凡如何敢揚言拿下天下?」葉凡心裡暗笑著,色向膽邊生,空出一隻手來往下一捋,滋啦一聲微響。

過後,謝媚兒那條淡綠色像水雲居那碧色荷葉一般清純的裙擺被某豬哥一把給捋到了大腿,慌得她一張嘴要喝止。

不過這次可是失算了,一條大舌頭趁虛而入,頓時進入到一個滑潤溫香之所在了,猶如一條小舟進入了一個芳香鋪滿的港灣。

那條小舟一陣子攪弄,頓時港灣內就是巨*濤天,風起雲湧了。兩條小舟大戰了起來,互想糾纏不休,碰撞,反擊,追擊,回馬槍,上疊下橇,什麼招式都使出來。

彷彿在這一刻,時間已經停止了。

屋裡呼哧聲越來越濃,似乎在預示著暴風雨即將來臨。

某男情迷了,假戲當真了。他,忘記了一切,情動之下哪還管得了什麼天道人理。

手往下一捋,謝媚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