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六百九十六章得判二十六年零半年

第六百九十六章得判二十六年零半年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六百九十六章得判二十六年零半年

「呵呵,孫局長,這些僅僅是一些小毛病,我會嚴格要求他們注意這些的,下次力求做到更為精細,正規。」葉凡微笑著說道,轉臉朝著庄紅玉略顯批評樣子說道:「聽到沒有庄科長,以後這種白條子一定要杜絕才行,全部按正規的手續辦事出賬。」

「查叫我們怎麼查,你那一疊白條,叫我們累死了也難查完。」孫滿軍干聲笑道。

「哦孫局長是不相信經濟區的同志了?」葉凡轉眼收斂了笑意,逼了過去。

「相信,我只相信事實。」孫滿軍皮笑肉不笑,頭仰得相當的高。

「庄科長,這些白條合計有涉及到多少錢款?」葉凡問道。

「五萬三千二百一十塊八毛五分。」庄紅玉張口就報了出來。

「葉主任,涉及到五萬多塊的經費使用來路不明,去向不知,這個數額在咱們魚陽來說也是相當大了。

按縣裡規定,這已經可以立案調查了。去年,順平鄉派出所的張發副所長,因為收了一千塊錢紅包,最後被縣紀委雙規了。

結果還被開除了工職,順帶著還吃了半年牢飯。你這可是他的53倍了,呵呵……」孫滿軍身旁一個肚皮大如冬瓜的傢伙,打著哈哈乾笑道。

意思不言而喻了,那話中可是夾著刺兒頭的,明顯是沖著葉凡來的了。

「這些跟葉主任沒關係,財務科是我主管的。」庄紅玉立即說道。

「呵呵,庄科長,別說了。」葉凡手揮了揮,轉頭朝著那個冬瓜肚同志笑道:「這位同志姓什麼,你的意思可沒說明朗,張發副所長一千塊就判了半年,那你的意思是這個還是他的53倍,我算算,呵呵,不得了,那得判26年還零半年了。」葉凡也是皮笑肉不笑樣子,逼將了過去。

心裡卻是暗罵道:「一千塊人家副所長就載了,那個還不是因為縣公安局內部爭鬥有人下陰手造成的。如果像那種小情況都要抓的話那全國還能剩幾個幹部。何況,現在的縣紀委,大魚不敢動,全抓些小蝦米泄泄火,不然老百姓會怪他們傳吃乾飯屁事不做……」

「我……我叫張彪,葉……葉主任,我沒那麼說,只是數額對比罷了,並沒其它什麼意思?真沒其它意思。」冬瓜肚張彪被葉凡那似笑非笑樣子嚇得身子一顫。趕緊解釋道,臨了,又重力補了一句。

這廝突然想到好像就連那有著費家支持的黃海平那堂堂的鎮長都是被這葉主任給弄進監牢的,而且後來縣紀委書記周長河也給這傢伙擠到了政協養老了。

那些牛人尚且如此,自己算是哪根蔥。這廝一想到可怕的下場那是後悔不迭,剛才為了拍孫滿軍馬屁,冒失了漏了這句話出來,現在才想起自己面對的可是一個正兒八經,手握重權的副縣長。自己這個小股級跟人家副縣長杠,那有好果子吃嗎?

「張股長說得有錯嗎?這白條子明顯不合財經法規定的。咱們是人民的公僕,總得為老百姓的負責。

我希望庄科長能配合咱們審核組,一項一項的查清楚,不然,老百姓會戳我們審計局脊梁骨的。

而且,這裡的情況,我會如實向局長彙報,縣裡領導也等著咱們的匯總。」孫滿軍立即站了出來,為同夥打氣了。

「孫局長,我再次重申一下,這批白條子跟葉主任沒關係。前段時間葉主任可是去省委黨校學習了三個多月。

當時修路忙,咱們的辦公大樓,鬼嬰灘工業園區又不能拖,事急從權,如果買把一塊五毛錢的掃把都要去開正式發票,那個顯然無法做到。

而且,這事又不光是咱們林泉經濟區這樣子做的。涉及的經額又不是特別的大,既然孫局長要調查核實,那行,我配合你們一項一項的落實。」庄紅玉很是硬朗,挺身而出為葉凡為憂了。

「還不夠大嗎?一個項目也許不大,不過幾十塊錢到幾百塊錢。但你們涉及到的卻是五萬多塊。

聚沙成灘,匯水成河。長此下去,是會犯大錯誤的。葉主任,別說我孫滿軍要原則行事了。

這事我也沒辦法,還請葉主任明天呆在林泉,接受審計查核」孫滿軍這廝來勁了,義正詞嚴,儼然一個鐵面無私的黨的青天包公幹式部形象。

要不是深知這廝是個出了名的色棍的話,葉凡還真有些懷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呵呵,是嗎?那好,我明天就呆在林泉接受審計核查。作為黨的幹部,人民公僕,當然要一心為民了。」葉凡皮笑肉不笑,一臉輕鬆的笑了笑。

孫滿軍剛走,葉凡那臉陰沉了下來。

庄紅玉有些不安,站葉凡辦公桌對面不敢吭聲,頭低垂著。

「紅玉,幹嘛這麼嚴肅。這事你又沒錯,整個縣都是這樣子做的。

而且,咱們心裡無私還怕什麼?你立即安排下去,從此刻起,停止一切的賬務支出,就說縣審計局要查核賬目。

為了配合他們查核,這幾天經濟區財務科不出賬進賬,免得最後搞混了審計核查小組的數目。」葉凡一臉嚴肅,說道。

「這怎麼行葉主任,咱們經濟區可是分管著六鎮兩鄉,最近又在大修路,加上辦公樓區,鬼嬰灘工業園區也還沒完工。一天的賬面支出都達到上百萬。如果停了一天估計會影響工程進度,那些老闆估計得跳腳了。」庄紅玉差點嚷起來了。

「呵呵,別怕他們跳腳,就怕他們不跳腳,傳個風頭出去,就說也許縣審計局這一查就要查上十幾天,甚至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