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零五章搞死你

第七百零五章搞死你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零五章搞死你

葉凡在那毒霧下反應跟平時相比遲緩了近五成,就這五成那就是致命的了。

伸手一拳重擊在了蟒身上,卟嚓一聲微想,猶如擊在鐵皮裹的木樁上感覺,而且,拳手隱隱生痛。

蟒身越收越緊,不過葉凡不是一般的人,那胸肌腹肌也是特有勁的那種,一鼓氣之下那蟒身也難以收縮推進了。

人蟒相持著,知道拳頭沒用了,不過葉凡還是不死心,揮起鐵拳頭一拳一拳的直砸在蟒身上。雖說面上看上去沒多大用,其中的痛楚僅有蟒老兄弟能感覺到的。

葉凡這拳頭在拚命下絕對不下一千五百斤。拳拳砸在蟒身上猶如地震一般,令得蟒老兄那性情爆起。

大嘴一張,一股腥臭傳來,那本來僅有小水桶粗的塊狀蟒頭在鼓漲之下還真漲到了面盆大小,吞下葉凡那比籃球略小的頭那是不用費多大力氣的。

見蟒嘴吞吐而來,倒沒看見牙齒什麼的東東。只是那腥臭味差點就直接熏得葉凡這廝直接嗝屁了。

而且,巨蟒嘴中的口水也是臭不可聞的,葉凡又不能一直閉氣,那個只是傳說中的龜息術大師能行。自然,也只是傳說中的,沒見過。估計這世上根本就沒有。

形勢危及。

這廝一聲爆喝,『渣』地一聲,趕緊把頭一縮,狠狠地頂在了蟒的脖頸部位,兩隻手像巨大鋼鉗一般緊緊箍住了它的脖頸。經葉凡這陰手一使,巨蟒的嘴因為被葉凡頂著,倒是咬不下來了。

急得這廝拚命地擺著尾巴,越纏越緊了。

「完了,老子老婆還沒娶,種也沒留下一個。難道咱這社會主義大好小幹部就這樣無聲無息的葬身蟒腹了?

而且,那個啥的,最後連個工傷都撈不到一個,父母也忒虧了。不行拚了」葉凡心裡吼著,連眼睛都呈血紅色了。不過,雙手因為夾制著蟒頸,又不能脫手,估計手一松那血盆大口就會把自己生吞活剝了。

人蟒又相持了近半個鐘頭,葉凡感覺自己內息快沒了,身子也一陣子疲軟,雙手有軟達達的趨勢。而巨蟒卻是沒多少反應,估計此獠的耐久性絕對比有類強悍許多的。

「這樣下去葬身蟒腹是早晚的事。」葉凡心裡還是較冷靜,瞧了瞧那就在眼前的巨蟒脖頸,感覺此處的蟒鱗好像比身上的細了許多。蟒身的鱗片有鴿蛋大,而脖頸處的僅有小鴿蛋大了。乾脆一狠心,張嘴就咬向了巨蟒。

「這皮它娘的還真硬,有點咬老牛皮子的感覺,而且還是那種晒乾了可以作牛皮鞋穿的那種韌性十足的老牛皮。」一咬下去還沒咬穿,不過這廝也發狠了,管它有沒用,目前也僅有此法了。狠命地咬……

咬咬咬……

連吃奶的力勁都鼓在了牙齒處,漸漸的,蟒身收得更緊了。不過,幾十口下來,就在葉凡絕望至極,嘴裡已麻目了。

突然,葉凡腦海中浮現出自己的化音迷術,此法可以把內息全部逼到嘴裡以音爆的方式發泄出來。既然能把內息都搞到嘴裡了,那再逼到牙齒上也許能行。

反正也沒其它什麼辦法了,腦了一動,化音音爆就使了出來,不久還真靈念敢。那內息給束成一股直衝向了口腔,在葉凡努力下漸漸的聚集在了牙齒上。

感覺牙齒似乎突然間活靈了起來,這廝再次張口,狠狠地咬向了大蟒的脖頸。

不過,還是不行,不過目前僅有此法了,這廝有著那股子永不服輸的勁頭,特別是在這關乎性命的關頭。

咬吧……

也不知什麼時候了,咬得全身發顫慄的小葉同志感覺嘴裡有股怪腥騷味兒噴了進來。

「透了媽哪巴子的奇怪,這味還真是腥騷,難道是蟒血?」這廝心裡一喜,不管三七二十一,嘴就像個大吸管,拚老命的吸了起來。感覺那股子怪味直入了肚皮,也感覺不到腥味了。

吸吸吸……

吸了個昏天暗地,日月無光。

反正也不知吸了多久,最後葉凡感覺到自己那肚皮倒是越鼓越圓,絕對比那懷了五包胎的女性肚皮還在大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這廝覺得一陣子困意上來,雖說拚命的念叨著『清心訣』,不過那啥的破訣好像也不管用了,眼皮子一達拉,這廝昏菜過去了。

晚上10點多,乾娘葉金蓮已經在破宮門前繞了幾十個圈子了,可還沒看到葉凡的影子,不由得有些嗔怪道:「這孩子,還是長不大,都副縣長了還是這個樣子。也許回林泉了,一個電話也不打,真是的。這葯湯倒得留些,冰鎮著算了。」

葉金蓮那裡當然沒有冰箱之類高檔貨色了,她所說的冰鎮無非是把老山參湯藏在一個地窯里,作用也差不多。

第二天下午。

葉凡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感覺全身快散架了,酸痛無比,就連動動手指頭的力氣好像都沒有了。

就那樣子調息了一陣子,才能勉強移動身子了。這時才記起那可惡的老蟒來,慌得一骨碌就想溜走,不過,身子好像被什麼軟帶子纏著,根本就動彈不了。

趕緊施展鷹眼掃了一陣了,才發現那老蟒軟噠噠的環繞在自己身上。更令人噁心和恐怖的就是那老蟒的頭居然就算掛在自己頭上,離自己嘴唇就幾厘米距離。

「啊」望著那一臉猙獰的老蟒,這廝嚇得一聲尖利慘叫,拚命地掙扎著想脫開身。

這次倒是很靈活,在人體潛力下,倒也甩開了老蟒,那廝叭啦啦著就軟噠在了地下。

這廝也清醒了一些,嘴裡喃喃道:「怪了,難道蟒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