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零八章賈寶全的震驚

第七百零八章賈寶全的震驚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零八章賈寶全的震驚那是拐了個彎,謝冒是市委副書記謝國忠的親戚,也是他一手安排來魚陽搶地盤的。

不過周乾陽回來後謝冒又被他挪到其它地方去了。

使得謝國忠的雙保險一下子失靈了。

因為謝國忠先前弄了一個組織部長苗峰下來,謝冒的到來就是為了跟苗峰搭檔,在魚陽常委裡面喊出市裡謝家的聲音的。

謝冒被周乾陽用非常規手段給挪走,謝國忠當然想另外再培植一個人跟苗峰搭檔了來個雙保險。

剛好謝媚兒到了市裡,一直求著這個伯伯謝國忠。

而且為了讓謝國忠鐵心幫助葉凡,謝媚兒甚至稍微的顯示了一下他跟葉凡的關係。

意思是什麼?現在你的侄女我謝媚兒正跟葉凡正在談朋友,而且相當的親熱了。

你這個伯伯不幫親還幫誰?而且,相信葉凡同志能明白這一點的,他以後就是市裡的謝家軍一員了……所以,謝國忠是鐵心要支持葉凡了。

果然謝冒話音剛落地,一向不言以沉默面對的組織部長苗峰開口了。

說道:「我作為縣裡管組織人事的具體部門負責人,葉凡同志的事我詳細的查過,我只有一句話,他應該入常的,能為縣裡帶來更大的利益,他的條件是最好的了。」

苗峰說完後就閉嘴了,瞅也沒瞅其他人一眼,有點像是和尚大師正在修練似的。

苗峰剛一出口,正在半閉目假寐的賈寶全那眼中突然暴出了一絲令人心悸的寒光。

估計也在震驚著葉凡的能量,想不到這小子居然能鼓動四個常委出面為他造勢。

快成氣候的小虎了,一定得壓制,不能再為魚陽造出一隻要捅破天的牛犢了。

不過,轉爾賈寶全平靜了下來,心道:「孫猴子再厲害,能逃得開咱這佛祖的五指山嗎?不就四票,要想出頭,至少得票數過半,沒有六票就沒戲了。

六票,葉凡能再從啥地方搗鼓出兩票出來。

真成那樣子老子這書記當個混球?」不過賈寶全的心思剛落了地時,一個女聲突然冒了出來,當然是衛縣長了,說道:「我是主抓全縣工作的,政府一塊葉凡也是屬於我直管的。

自家人我也不避晦了,葉凡同志做出的成績我不說了。

但至少,他做出的事能讓我們在坐的這麼多常委們提前完成了市裡交待的任務。

不然,大家的心估計都得懸著的。

所以,我支持葉凡同志進入推薦名額中。」

衛縣長話了,轉爾瞅了那臉色開始陰沉的賈寶全一眼。

知道自己的態度已經引起了賈寶全的憤怒。

不過此女人也很果敢,立即又說道:「張國華同志主抓林泉經濟區的具體事務,在葉凡同志去黨校學習的幾個月里,跑上忙下,讓林泉經濟區班子能快正常運轉,他功不可沒……」衛初婧也同志張國華入推薦名額,倒是令得賈寶全心裡好受了一些。

他知道,衛初婧這是在跟自己隱晦的談條件,你作為書記推薦一個名額我沒話說,但我這個縣長總得喝點湯是不是?連衛初婧都站出來講話了,賈寶全不光是有些震驚,更多的卻是憤怒了。

心裡暗暗尋思道:「幸好我早準備好了,真是養虎為患啊想不到此人年歲不大,居然能鼓動了這麼多人為他出頭,差不多快到縣裡里常委的半壁江山了。

此人的人格魅力儼然如此大嗎?難道背後又有著其它什麼交易,抑或者說是他們已經漸漸的形成了一個小集團,妄想跟我對抗……」想到這些,這個時候賈寶全心裡倒真有些擔心了起來。

如果再有一個常委冒出頭來為葉凡講話的話,那今天這場還真不好收了。

過一半的票數就得承認他的推薦名額了。

不過,現在好像也只剩下自己跟縣委辦主任張新輝還沒言了。

對於張新輝同志,賈寶全有著絕對的自信他不會站出來為葉凡講話的,因為,昨天晚上自己還慎重的交待過,雖然沒有明說,但相信張新輝絕不會笨的。

而且,為了讓張新輝一顆鐵心跟著自己走,賈寶全當然也拋出了一枚糖衣炮彈提拔張家林為教育局副局長。

當瞅見賈寶全那有些陰冷目光時張新輝也是大感頭痛,從本心來說他希望葉凡能入常。

因為葉凡跟自己還是有一些交情的,而且自己前幾天也隱晦的答應過要幫他的。

不過現在的張新輝卻是相當的後悔,因為已經有五個常委站出來為葉凡講過話了,如果自己敢頂著惹惱賈寶全的危險站出來為葉凡講話,那葉凡肯定是通過了。

不過,估計自己的仕途道路前方將橫梗著賈寶全這座大山了。

只要有賈在魚陽的一天,自己也是休想出頭了,更壞的結果就是自己被賈擠出魚陽,那種境況當然不是張新輝願意看見的。

而且,現在在坐的1o個常委全盯著自己了,因為就自己沒有言了。

而自己的言將可以決定常委會上走勢時那話可就不能亂講了,張新輝現在絕對是體會到了禍從口出,一言定江山那句話的含義。

一方是得罪氣勢如山的賈寶全,一方是得罪葉凡這座小山。

張新輝該如何作出選擇?葉凡終於熬了過來。

噼啪……一陣子爆響過後,葉凡突然感覺體內好像有些不同了。

似乎以前某些還有些堵塞的經絡此刻全完暢通了。

血液在快流動著,內勁氣息也在經絡,各個孔竅中自由嘣嘎,如一個個剛得到老師誇獎的孩子似的雀躍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