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零九章大鬧縣府

第七百零九章大鬧縣府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零九章大鬧縣府

這廝也不管不顧,因為不知過去幾天了,怕乾娘擔心,直奔老宮而去。發現牧馬人那車子還藏在樹林里,倒也沒小孩子把輪胎扎破的破事發生。

回到老宮後,葉金蓮見葉凡那血淋淋慘狀,嚇得差點暈倒。後來見葉凡還能跳動,才略安下了心,燒水洗澡一系列下來,葉凡總算是煥然一新了。

因為擔心蟒肉壞掉,這廝又轉回山沒洞把蟒給杠了回來。正想剝皮抽筋時,葉金蓮卻是喊道:「凡仔,你這巨蟒估計活了幾百年了,上好的營養品,不能浪費了。這樣,你別動手,我去請個人來,叫他教你怎麼處理?」

「這個還要人教,剝皮抽筋斷骨弄些中藥浸上一段時間再風乾絕對就是大補品了。」葉凡不經有些愕然。

「你聽乾娘的,咱們村有個張姓老爹祖上,你別看他長得不怎麼樣?人家祖上以前可是給清朝皇上炖過蛇羹湯的人。

當時清朝那小皇帝和那個叫什麼慈禧的老佛爺一高興,還賞了塊什麼御賜銀牌給張家。

不過張老爹脾氣古怪,不願談他家的往事。他的秘密現在天水壩子估計就我知道了,一來是因為他早就搬走了。

二來因為我的爺爺以前是郎中,跟他很要好。不然,我也不會曉得這些的。

他既然能弄蛇出名,那蛇的處理方面絕對有一套的。而且這次你運氣好,他正好從燕京回來走親戚,不然,你難見到這種奇人了。」葉金蓮很慎重說道。

「讓慈禧賞過銀牌的世代傳人,那還真是高手,奇人那乾娘,我去請他來?」葉凡也來了興頭,這種奇人倒真是少見了。

「你不行,他不會給你面子的,乾娘去吧。也許他看在我老爺子份上會來,看你運氣了。」葉金蓮搖了搖頭,出門而去。

「真高人假高人,哼」葉凡聳了聳肩,有些莫名。

張老頭就一個瘦小老頭子,臉相普通,一點高人相都沒有。令得葉凡有點懷疑乾娘的話了,不過也沒吭聲,還是笑臉相迎。

不過,張老頭那手玄妙的刀技的確令某人嘆服,雖說此老頭沒內勁,無法破天蟒皮,但在葉凡剖開蛇皮後那老頭的功底子就顯露了出來,使得葉凡這廝這次是活生生的看到了古代皰丁解牛的活技出現。

那刀在他手中如雜耍一般,而蟒肉在他手中好像鮮活了一樣。似乎那蟒肉中有著條條的縫隙,張老頭總能找到那條適合下刀的縫隙,刀刀下去既不傷肉又能天衣無縫的解開肉塊。

「刀神」葉凡這廝腦中顯出了那兩個字,這廝暗自納悶著,如果把自己的飛刀技藝結合到張老頭身上,那刀法真是完美無缺了。不過葉凡也曉得,張老頭的這份刀功全是人家幾十年如一日砍肉砍出來的,不是一朝一昔就能做到的。

處理好蟒蛇後,張老頭就截取了一截尺來長的蟒肉作為報酬,嘴裡笑道:「這是我見過的最大的一條蟒蛇,小夥子,別看就這截肉,足夠抵我的功夫費了。

你可不要浪費了,此蟒活著的年頭絕不下200年。而且這蟒膽卻是寶貝,用來合葯泡酒,那酒絕對夠味兒。

而且爺們喝了後那方面厲害的。小夥子,要有節制。這蟒膽酒一天一小杯,有大補,不可一次性喝下太多。」張老頭笑著,還開了副藥方子走了。

早上。

吃著乾娘炖的蟒葯湯,感覺那味的確不錯,真稱得上是美味了。

「乾娘,這就是張老頭熬的蛇羹湯?」葉凡忍不住問道。

「應該只是半成品,估計他給你的配方也只是開了一些便宜藥材在裡面,主味葯沒開出來,所以這味道也顯得差了一些。不過,也算不錯了,一般的人張老爹絕不會開方子給你的。」葉金蓮笑道。

「這老頭,還藏著掖著的。」葉凡哼了一聲。

「凡仔,做人要知足。就這副藥方子還是看在我爺的份上才開的。這個是他們老張家的祖傳秘方,人家當然然保密了。知足吧」乾娘沒好氣的笑罵了一聲。

「可惜了要是能弄來整付藥方那這湯味道絕對正宗了。」葉凡頗感遺憾。

「那是不可能的,不過,你要喝正宗的也行,到燕京去。張老頭家裡開了個張記湯頭店,絕對老字號的。聽說一碗蛇羹湯就要幾百塊,很貴的。」葉金蓮笑道。

「那敢情好,等我發財了帶上乾娘一起去。」葉凡應了一句,才想起正事來,隨口問道:「乾娘,今天幾號了?」

「你這孩子,都忙糊塗了。自打你回來都過去一個禮拜了。」葉金蓮一邊洗鍋一邊笑道。

「一個禮拜,不可能吧」葉凡大驚,真這樣的話那還了得。估計縣裡那常委推薦名額早就敲定,指不定早就報到市裡了。

「乾娘還騙你幹什麼?你2號回來,今天是11月9號,你說不是一個禮拜是什麼?」葉金蓮笑道,一臉的疼愛之情。

「哎呀我得趕回去了。」葉凡一聲慘叫,轉身就要走人。因為手機給摔壞了,電話都沒辦法打。

剛回林泉,段海的消息如晴空雷霆,葉凡整個人都差點震蒙了。

「葉縣長,縣裡兩個常委名額市裡已經定了。政法委書記是從省廳里直接下來的江成,宣傳部長是繆勇兼任的,他還是林泉鎮黨委書記,不過還兼了個魚陽縣副縣長頭銜。」段海一臉死灰色說到,憤憤不平。

「市裡的事,咱們也無能扭轉乾坤,算啦」葉凡擺了擺手,心裡極端失落,還以為是市裡有了變故。

「不是的葉縣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