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一十四章市財政局也是個好去處

第七百一十四章市財政局也是個好去處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一十四章市財政局也是個好去處

當時一聽說了你爭常的事,她立即趕到市裡,死纏爛打的纏著我小叔謝國忠。

後來居然還鬧出絕食來,就差上吊那玩意兒了。最後說是我叔不幫你,她以後就不願認我那小叔了。

我小叔給她鬧得沒辦法了,只好點頭。不然,你在魚陽縣委開的常委會推薦時不是聽說弄了五票。

那裡面二票都是我謝家給你弄的。而且,我叔知道你沒上去後還為你考慮了後路,市財政局正缺了一個副局長,那可是個肥得流油的職務。

唉……

這些都是我妹子走前考慮好了的。說是你如果真上不了,還得我叔再幫上一把。」謝遜講到這裡時又抬起了頭,似乎有些得瑟了,連身上痛楚都忘了。又似乎在說,你小子一點良心都沒有,恩將仇報什麼的。

「媚兒」葉凡嗯了一聲,猛力地抽了一口,突然說道:「走」

「又去啥地方?」謝遜身子一震,又擔心了起來。這小子晚上看去好像是個瘋人樣子,別真的因為刺激過度瘋了,而且他身手那般的高,到時瘋病患了把自己給整殘了即便是抓他入大牢,那自己可就慘了。

「別擔心,你是媚兒的哥。」葉凡哼了一句,謝遜倒也落下了半個心思,跟在葉凡身後下山了。心裡尋思著這小子又想玩什麼花樣。

葉凡一臉凝重,開著車子狂奔天水壩子而去,下車後帶著謝遜直奔老宮。

「我現在就給你提功,不過把握不是很大,僅有一成把握,而且還有危險,搞不好你小子還會自傷著了。

不過機會難得,你好生想想,願意試的就先準備一下,不願意試你就給老子滾回去,哪裡涼快回哪裡去,不過獵豹,你永遠別想了。」葉凡連勸帶罵,那臭脾氣是發得火熱火熱的。

「試了,他娘的,老子就想進獵豹。」謝遜想都沒想,直接吼了一聲,那破宮裡老瓦倒被震落了好幾片。

因為人家謝遜少校外號就叫金毛吼,說明他那吼聲如獅子,還是挺嚇人的,把乾娘葉金蓮都嚇得從房間樓上探出了頭來。

「你小子不會小聲點,嚇著我乾娘了。」葉凡沒好氣罵了一句,沖乾娘說道:「乾娘,沒事,你下來幫個忙,幫我炖些東西。」

「就許你自己吼了半天,老子吼一下就不行。這都什麼世道,看來,什麼世道都是強者的世道,弱者他娘的連吼一下都不行,老子要變強吼吼……」謝遜在心裡腹誹著葉凡那廝,倒也不敢吭聲。

葉凡交待了一切後,乾娘葉金蓮去炖葯了。當然,這裡面就是取了一小截蟒肉配了葉凡給的配製雷陰九龍丸其它藥材了混合在一起而成的。

三個小時後葯炖好了。

兩人進了後山山洞。

提功開始,其實葉凡這廝有拿謝遜當白老鼠實驗的心思。因為準備給特勤駐香港分站的鎮東邪站長提功。

也不知這個蟒肉加藥材能否達到雷陰九龍丸效果,先前總得試驗一下。

當發現謝遜的功底子後就有了主意。這要是給謝遜曉得了也不知會作何感想,不噴血的話估計也得氣得嗝屁去……

「段海,葉縣長去啥地方了,聯繫不上?」鄭力文一臉的憂鬱,問一旁的段海。

「不知道,我問過許多人了。紅玉和古羊也問過了,就是打聽不到葉縣長下落。唉……雙重打擊,現在被賈書記停職了,還得寫檢討。他娘的姓賈的也太不個東西了。」段海沒忍住罵娘了。

「唉……本來以為他會在春香酒樓的,想不到他沒來。縣裡好像也沒發現,葉哥真是運背,張國華這東西也不是個好貨。」鄭力文一向文靜,居然也粗話罵娘了。

「是嗎現在他早把我們幾個當成是葉縣長的鐵竿親信了。鄭哥你沒看見,那人一坐上林泉經濟區主任位置,臉一下子就變了,呼來喝去的,咱們快成他下人了。」古羊一臉的苦笑和茫然。

「哼大不了不在林泉呆了。我最近也在考慮,是不是該到離開的時候了。」庄紅玉咬著牙說的。

「紅玉,這話你也得講出來。要不是葉哥,你現在還在檔案局裡數那破文件。謝強在常委會上罵葉哥『黃口小兒』,為什麼,還不是你,哼」段海不高興了,轉臉沖著庄紅玉哼道。

「我曉得……唉……我庄紅玉欠葉縣長的。我為什麼要離開,就是不想再拖累他了。謝家的勢力太大了,我不想再讓葉縣長為難。相信我走了後也許謝強看不見我了,也會忘了這事兒。葉縣長,他丟了這次機會,就是因為我。」庄紅玉那眼圈有些濕了。

「算啦段海,別怪紅玉了。這些都是謝強搞出來的,紅玉並沒錯。憑什麼就得嫁入他謝家那土豪門?

現在是法制社會,不是封建社會了。紅玉你也別多想,現在葉縣長還不是副縣長嗎?

有他在,我相信張國華也不敢怎麼樣我們的。而且,從此後咱們抱成一團。

張國華真要打壓我們,咱們也給他使絆子。讓他這個主任當著也不舒坦才行,哼

人家說閻王好請,小鬼難纏,咱們都是小鬼,還怕了張國華不成。

再說,這林泉經濟區的天下都是葉縣長打下來的,相信林泉幾十萬老百姓那眼絕不會瞎的。」古羊還算冷靜,分析著一切。

「段科長,今晚上的酒水免費,你們多喝點,唉……」這時上樓後敬了大家一杯酒的菜西施范春香嘆了口氣,下樓去了。

「看到沒紅玉,就是這開酒樓的小老闆都記著葉哥的恩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