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一十八章茅草叢裡野鴛鴦

第七百一十八章茅草叢裡野鴛鴦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一十八章茅草叢裡野鴛鴦

第更

要知道不可能有女人這麼晚了還敢站在景陽林場跟天水壩子、雷家寨的分岔路口的。

這廝懷疑撞鬼也正常,畢竟鬼這種東西是很神秘的,從沒人見過,只聽說過。

「凡哥,是我……」從那團模糊的鬼影子身上傳出了一道熟悉的女音,好像是菜西施范春香的聲音。

「這聲音他娘的也太像春香了,還凡哥凡可的,莫不是若夢回來見我了。」這廝居然想到了葉若夢身上,身子一震,一個大跨步跳了過去。

「凡哥……」終於看清楚了,真是范春香。

「你……怎麼在這裡……這麼晚了,不好……」葉凡知道她估計是她放心不下自己,特地趕來了,因為雷家寨就是她的家。先前估計是藏在什麼地方。為了自己,她也……

這廝激動了,一把摟住了范春香,用眼掃視了一圈下來,發現那樹林旁好像有塊茅草地,管它的。抱著美人兒直撲面去,有點老虎上山的感覺。

滋滋幾聲響過後。

范春香本來就不多的衣衫全飄走了,一具美妙呈顯在了朦朧的月色下,其中山谷溝壑在葉凡的鷹眼下也是飄飄紗紗的似像蒙上了一層白紗,更是惑人心魂。

菜西施很是善解人意,躺草叢裡雙腿一動,桃源微張,擺出了最誘人最令爺們噴血的姿勢,那圓渾的在月光下如兩個大燈泡一般……

一浪又一浪的攻擊如長弓拚刺,箭箭擊入花心,伴隨著女人那低沉的,似嬰兒哭聲響起……

不久,那呻吟越來越大,如空山老鴉在悲鳴,幸好此刻深夜沒人了,不然,還真會嚇出病來。

兩具身體如扭糖葫蘆一般亂糾在了一起,沾巴沾巴合著一些氣霧,天當被來地當床……

「春香,以後可不能這樣,太危險了,這麼晚了要是遇上什麼壞人怎麼辦?」葉凡摟著一個顫慄著的噴香,略顯責備。

「我曉得,以後不會了。」范春香嘴裡說著,心裡卻是默默的念叨道:「以後,估計沒機會了,你終究是要遠走的了,也許這是我最後一晚上陪你了,唉……」

「妹子,你還年青,再找一個吧,估計不久我就要離開林泉了,唉……不能再誤了你了。」葉凡沉默了許久,決定還是跟范春香攤牌了。

「我知道,你不會再呆多久的,所以晚上我趕來了。至於找人,以後再說吧,我這白虎命,別人都怕被我剋死,就凡哥你的命硬,不怕克,你什麼時候想起我了,就回來看看我吧,唉……」范春香一臉的難捨,憂鬱。

「好吧……」葉凡應了兩個字,知道一時難以說服她,也不想再說了。其實范春香這樣子講這廝心裡還是微微有些感動。

送范春香到家門口時,葉凡掏出了一張卡遞了過去,說道:「這個給你,不多,就50萬。以後我離開後就難以時常照顧到你了,估計酒樓生意會差了許多,有這點錢補貼著你一時也會無憂,用完了再找我。」

不過范春香默默的拒絕了,態度堅決,見葉凡還要硬塞,她搖了搖頭,輕聲說道:「我會養活自己的,即便是張國華不定點在酒樓,其它客人還是很多的。

我們春香酒樓現在的菜炒得不錯,我不怕這個。天這麼大,難道還怕沒飯吃。而且,凡哥,你給你的太多了,我永遠都還不清了……」

「還啥」這廝一扔銀行卡大步走了,遠處傳來他的聲音道:「密碼是你的生日。」

「凡哥……」菜西施低語喃喃著,撿起了銀行卡緊緊的貼在胸脯上,似乎,它就是葉凡的影子,女人臉上掛滿了晶瑩的淚珠子。

「姐他走了?」身後傳來妹子范妍兒的略顯顫瑟的聲音。

「他是好人」范春香沒再多說,轉身回屋了。

早上9點,謝遜派了兩個士兵從羊頭峰基地趕了過來,當然是送槍來了。

把基地裡面最好的步槍給弄了三支過來,因為景陽林場突然來了考察團,所以,去狼鐺谷打獵的事又給往後推了一天。

葉凡也無所謂,正好可以去天水壩子那水庫釣魚。段海想得周到,安排人從婆羅山庫區把最好的,也就是接待廳級高官的那種釣魚設備給搞了過來。

葉凡一頂破草帽,一身農夫裝扮,和李宣石兩人悠哉著到了天水壩子庫區。

說句實話,葉凡在天水壩子也呆了不少時間了,還真沒細心地去天水壩釣過魚,因為沒空。

「宣石,這裡一天能釣上多少?」望著那寬大的水面,葉凡脫口問道。

「看運氣,運氣好一天搞個十幾斤不成問題,運氣不好一隻釣不上也有可能。就看咱們的運氣了,不過,這天水壩的魚味道特別的美,都是自然生長的,全綠色食品。不過也很難釣上來,如果能釣到一隻公雞魚那就是撞了大運了,哈哈哈……」李宣石也是一頂舊草帽,爽朗的笑了。

「公雞魚?還有這種魚?」葉凡略顯訝然,轉頭望著李宣石。

「你當然沒見過了,就是我也只是聽我家老爺子說過。說是解放前曾經抓到過一隻,頭上長有一大片雞冠,所以稱之為公雞魚。

其實也有的人說那是龍魚,那雞冠其實就是龍的角什麼的。這個,反正我也鬧不清,只是聽我家老爺子說是那魚味道就沒得說了。

而且是大補之物,壯陽滋陰,練功者吃了能增進內息,普通人吃了延年益壽什麼的。

估計有一半都是吹出來的吧,呵呵,哪有那麼牛」李宣石麻溜的插好魚竿,捏上了魚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