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一十九章省委秘書長駕臨林泉

第七百一十九章省委秘書長駕臨林泉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一十九章省委秘書長駕臨林泉

賀大將軍要求加更,這是第第3更晚上。月底了,兄弟們,月票別藏著掖著了。

……………………………………………………………………

紫雲酒樓也是粉飾一新,老闆心裡是大開懷呀。因為今天這一頓至少落下個幾萬塊一點問題沒有。春香酒樓,當然門可落雀了,大家眼球全被大人物要來的消息吸引去了。

盧明珠,省委秘書長,聽說才40幾歲。其實就是盧偉的小姑姑,一個相當厲害的女人。

昨天盧明珠在市裡住了一晚上,早上10點就到了福春市跟魚陽縣的交界住狼馬大橋,她也沒下車,直接在魚陽那十幾部車簇擁下直奔林泉而去。

前面是警車開道,接著是魚陽縣的一溜的桑塔納,普通的有,2000型號的也有,當然,其中間也夾雜得有商務麵包車等等。隊伍中間就是市裡一溜的便宜奧迪擁著盧秘書長的那輛檔次較高的奧迪。

不久到了林泉鎮。

「嗯這路還不錯嘛」盧明珠一下車子,當腳踩在那剛灌的,寬達26米的東鐺洋那條主街上時,嘴裡不由得誇讚道。

又放眼掃了整個東鐺洋一條主街,笑道:「一點也不比你們市裡有些新街遜色,在鄉鎮裡面除了本省十大鄉鎮外你們林泉的街可算得上號了。」

後面那句話當然是沖著羅市長等市裡來的一干領導說的,自在是有讚許之意。

「呵呵,這些都是魚陽縣委縣政府指揮得當,林泉經濟區負責人帶領全體幹部職工干出來的。」羅浩通相當謙虛,笑著,心裡也有些熱乎,雖然嘴裡說的是魚陽縣幹部的功勞。

但魚陽也是我羅浩通管的嘛,那不等於我羅浩通干出的成績?這個啥的,能得到省委秘書長的讚許,那個臉上沒光彩是不可能的。

就在這時候,後面一輛警車快速沖了過來,當快到盧秘書長身前不遠處時才放緩了車速。

正在大家訝然、暗怪今天維持秩序的公安同志是不是吃乾飯去了,居然這般的冒失。

不過,既然是警車,也說不定人家有啥急事要彙報什麼的,就在大家疑惑之際,從車裡冒出一高大的身影來。

其人一下車立即沖盧明珠笑道:「秘書長,回來得太晚了一些,緊趕緊追,總算是還能趕上秘書長一行,呵呵呵……」市委書記周乾陽一臉笑容,大跨步上前,熱情地跟盧明珠的手握在了一起。

「周書記,剛從首都回來休息一下嘛,我這邊沒什麼事,只是代表省委省政府下來走走。這次下來沒有多大的任務,也沒什麼目地,只是到咱們南福各地逛一圈就回去。省委郭書記說了,他最近忙,這事就煩我來了,呵呵。」盧明珠微笑著,人顯得相當的和藹,並沒有一點架子。

瞅了周乾陽一眼,指著東鐺洋那條主街道笑道:「正誇你們林泉呢?」

「呵呵,秘書長,一點小成績,不值得一提。這些都是寶全書記幹得好。

聽說以前這裡還只是一片狹窄的民房區,街道僅有三四米寬,就連救火車都進不來。

後來因為一些特殊原因燒了,現在變得更敞亮更寬闊了。俗話說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寶全同志幹得好啊」周乾陽打著哈哈,不著痕迹的大誇著賈寶全這個縣委書記,美得這廝心裡差點冒泡了。

當然,一旁的羅浩通和衛初婧又是另一番心思了。用一個字形容,那就——酸

羅浩通非常後悔,後悔剛才怎麼就沒直接誇誇自己的手下衛初婧,讓她也在秘書長面前亮亮相。

為什麼還要帶上賈寶全乾什麼?心裡也在直罵周乾陽這個老匹夫,臉皮比鍋底子還厚什麼的。把林泉經濟區的功勞全裹在了賈寶全身上。

周乾陽說完,趕緊手一指賈寶全道:「寶全,上來給跟秘書長好好的說說這條街,說說你們魚陽在大變化……」

「秘書長,當初林泉遭了難,東鐺洋一條主街全被燒毀了。這個倒不是我們魚陽縣或者林泉鎮的失誤造成的。

當時是因為一個全國通輯的殺人犯逃到林泉後指使人乾的,後來省廳也查清了此案,罪犯也得到了相應的懲罰。

本來這場突如其來的災難應該是悲劇的,不過,我們把此事彙報到市裡後,市裡領導也是調試重視。

特別是周書記,立即指示我們要克服萬難,不等不靠,要讓老百姓能有房子住,有飯吃,有衣穿……

我們縣委縣政府也立即行動起來,成立了林泉經濟區,在林泉經濟區以張國華同志為首的廣大幹部配合下,不但重建了東鐺洋這條主街,而且使得它更漂亮更美了……」賈寶全是有備而來,滔滔不絕,又適時的推出了張國華這個現任的林泉經濟區主任。

小葉同志他是一個字兒都沒嘎嘣出來。在賈寶全的心裡,現在的小葉同志那根本就是一尊沒毛的瘟神,提到他名字都感覺要受病染。

「麻痹的葉縣長乾的功勞在你嘴裡全變成張國華的了,什麼人,。」盧偉在一旁直皺眉頭,趙鐵海也差不多。

「那正好,就讓張主任給秘書長介紹一下重建情況,我看這條街好像有幾百米長,全是一溜的新房子。

而且兩旁人行道,路燈都安上了,活脫脫一個城市街道。比市裡有些街道還要漂亮得多,這可是一件了不起的工程。

在鄉鎮裡面來說,能辦成此事,張國華同志不簡單。想必也投了不少的錢進去吧。

如果因此事背上沉重的包袱就不妥了。」市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