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二十五章秘書長是白老鼠

第七百二十五章秘書長是白老鼠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如果在郭書記眼中掛了號,那葉凡的的前程將用『無量』來形容,而自己,很可能會成為市委書記周乾陽手中一顆棄子。前任縣任書記李洪陽不就是個典型的例子嗎?

想到這些,賈寶全有著一種狂燥般的慟動。

「還用查嗎?趙鐵海和庄紅玉都是姓葉的一手提拔上去的,還有那些個所謂的群眾,我發現春香酒樓的老闆也在人堆里。

估計是經濟區招待地點換了范老闆在葉凡鼓動下出來搗亂的。而且,賈書記,你沒看到,今天的盧偉也相當的怪異。

本來咱們要求不準群眾靠近秘書長的,可結果,那些個群眾是大喊大叫,盧偉作為縣公安局局長,只是假意阻止了一下就沒進一步的動作了。

再加上趙鐵海跟他裡應外合,這安保還不是個空架子了。」張國華憤憤然說道,今天他也是把臉給丟盡了。

先是吹噓了一通,後來不小心全給庄紅玉揭露了出來。本來林泉經濟區大發展那敞亮的光環即將套他頭上,誰知自己在黨委會上投了棄權票的事給人家搗鼓了出來。既然你都不支持東鐺洋擴街了,那你還有什麼功勞能落你頭上。

此刻的張國華恨不得一口吞下了葉凡同志。

「哼盧偉,別以為你有著盧塵天撐著就膽大妄為了,這魚陽還是我賈寶全的天下。至於趙鐵海,庄紅玉之流,好辦。國華,想必你想到好法子了。」賈寶全也露出了陰森森笑意。

「一鍋端了怎麼樣?」張國華瞅了賈寶全一眼,試探性問道。

「自己看著辦。」賈寶全模稜兩可。不過,張國華頓時信心百倍,知道賈寶全不好明示,這個就是動手的暗號。

「不過,暫時不利太過於激烈,費玉還在林泉,動作太大有打擊報復的嫌疑,咱們不能把辯子露出讓別人抓。」賈寶全又補了一句。

「我知道,溫水煮蛙,慢慢來。」張國華點了點頭。

「那姓葉的呢?」

「那個暫時不管他,等這股風過了再說。不過,那小子估計會去市招商局,不會呆多久了。算啦,早走早好,一個瘟神至於現在,就讓他一直停職下去,哼」賈寶全感覺特別的憋悶。

「賈書記,姓葉的太不是個東西了。這種人怎麼能擔當副縣長一職,捋了他帽子都應該。我看不如提到常委會討論一下。」笑面虎謝強居然跳出來了,比當初的費默還要狠。

「呵呵,老謝,年青人嘛,有點出格的動作正常。咱們都是領導,領導要作事,總會遭人忌恨的是不是?不與他計較這些。心底無私天地寬嘛」賈寶全在謝強面前展示了他那博大的胸襟。

這廝頓了一下又笑道:「不過,那個庄科長今天倒是很風光,居然得到了盧秘書長的親自接見。沒準會給盧秘書長看上,帶到省里都有可能。」

賈寶全這招很狠啊!

庄紅玉跟他兒子的事賈當然也聽說了,此刻特地提出來。看似不經意,其用意謝強這隻老狐狸咋會不懂。

頓時,這廝那臉立即抽搐了起來,嘴裡卻是笑道:「那是庄姑娘說了許多中聽的話,不然盧秘書長怎麼肯親自接見她。」

謝強這話更陰狠,就是因為庄紅玉的話才使得賈寶全丟盡了面子。

人家謝強也在提醒你賈寶全同志,一個小副科居然敢在山大王面前戲耍,你這個縣委書記還有什麼虎威?

「呵呵呵,年青人胡鬧嘛看來咱們對年青人的思想工作這一塊還是沒抓好啊是該她們去黨校接受再學習再教育的機會了。加強思想理論學習,回來才能更好的為黨工作嘛」賈寶全打著哈哈。

「教育個屁還不是想找由頭把今天跳出來的人全打入冷宮。」謝強心裡誹腹著賈寶全,嘴裡卻是笑道:「那是,我舉雙手贊成賈書記的看法。這些小犢子,不教育一下怎麼行。如果以後思想走了彎路,咱們可也得付領導責任的是不是,為了帶好年青幹部,這是你我應該做的事,呵呵……」

兩隻老狐狸在電話里互相損著對方,不過,在打擊葉凡方面卻是達成了共識。

「宣石,今天天水壩子有野味嗎?」葉凡問道,想弄只來招待費玉這個干姐。至於那公雞魚他暫時捨不得炖了,扔在了老宮後面的池塘里先養著。

「沒聽說哪家有,要不我去轉一圈回來,看看能否碰上。」李宣石笑道。

「算啦,太麻煩,那個全憑運氣的東西。」葉凡拒絕了,肉痛的想只好把公雞魚給炖了。

「要不幹脆宰條大黑狗,葉哥你再配上草藥,熬出來的湯頭也是大補的。咱們再用大鐵鍋支架在老宮大殿里,弄上幾箱啤酒,叫上鐵海一起,喝個胡天滿地的不是更帶勁。」李宣石倒出了個餿主意。

「黑狗,這主意不錯,那個啥的,本來就是陽烈之物。麻痹的再往裡整上半顆用春椒搞的藥丸,沒準兒費姐喝了後晚上那個就帶勁頭了。哈哈哈,晚上摸進老子床上就有得玩了……」這廝邪惡的想著,點頭答應了。

李宣石的效率還是很高的,不久就整好了送了過來。兩人架上大鐵鍋,葉凡放了些藥材,咕咚咕咚開始炖了起來。

不久就聽到了趙鐵海那破鑼嗓子從破宮外傳來,這廝當然是來顯擺的。

一進來,當聞到滿殿的味道後立即狂叫道:「趕得及時啊肯定是,沒錯狗肉,大補之物,我老趙的最愛。如果是黑狗,那啥的就更帶勁頭了,嘎嘎嘎……」

趙鐵海繪聲繪色,外帶上一些滑稽動作,把林泉鎮發生的醜事全給抖落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