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二十七章想不想坐賈寶全位置

第七百二十七章想不想坐賈寶全位置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二十七章想不想坐賈寶全位置

眼鏡女秘書覺得自己的腦袋瓜快裂開了,不夠用了,所以,也是知趣的先溜了。這個時候再站出來就不是逞英雄的時候了,是惹人煩。

「以後再敢這樣我殺了你」衛初婧話出如寒冰,噬人一樣。又瞅了一眼早就溜遠的女秘書。

「想不想坐上賈寶全那個位置?」葉凡湊了過去,嘴唇差點湊到衛初婧耳廓上了。

本來見這小子一臉的猥瑣相衛初婧就想給他一腿的,不過,葉凡那話可是深深的把某女子給震憾住了。轉頭獃獃的看著葉凡,絕對震憾

「別亂說話」衛初婧覺得這小子肯定在講胡話,被賈寶全欺負得是不是快發瘋了。

「我只問你想不想?」葉凡再次重複了那句話,收斂了一臉的笑意,變得深沉了起來。

不過衛初婧卻是恢復了平靜,看著葉凡不吭聲。這個的確叫她也不好表態。如果你葉凡真有本事搬倒賈寶全,她表個態還行。不過,葉凡有這能量嗎?

衛初婧認為那是不可能的,不然,你自己也不會被賈欺負得如此之慘,而且賈寶全這樣做明擺著帶有羞辱意思。

這『態』衛初婧是絕不能表的,干係太大了。如果傳賈寶全耳里那估計自己就得離開魚陽了。

「算啦,我自作多情,不想就算啦」葉凡淡淡一笑搖了搖頭扭頭就走人,當然,這廝走得相當的慢,總得給衛初婧一個緩衝的時機。

「你有什麼辦法,先說來聽聽?」幾分鐘過去了,身後傳來衛初婧那略顯急促的聲音,看來搬倒賈寶全的誘惑的確太大了。

而且,現在的衛初婧從最初的震驚中冷靜下來了,想想葉凡也不可能無地放矢或一時發瘋了講瘋話。這小子肯定有什麼能挾持賈寶全,或者能搬倒他的手段。

想到這些,衛初婧一股寒意從心坎底里冒騰了出來。眼神隱晦地在葉凡身上掃著。

此女暗道:「這傢伙,膽子不小也夠有氣魄的,不過,這次的事賈寶全的確做得太過份了。

功臣你不獎勵人家也不說了,你反而倒打了一耙,把繆勇此人都推入常了,太噁心人了。

如果葉凡一走,以後這魚陽估計就是賈寶全的天下了,賈肯定跟玉家達成了什麼協議,不然,怎麼肯那麼賣力推玉懷仁的外侄兒入常。

費家一時又落勢了,謝家那隻笑面虎估摸著也跟賈勾搭在了一起。

估計下一步就是繆勇脫身,謝強的兒子謝端坐上林泉鎮黨委書記位置上。賈有了謝家跟玉家的全力支持,我這個縣長,估計就快成擺設了。唉……」

「要麼當傀儡,要麼拚一拚。成王敗寇,這些估計都是促使得衛初婧這個女人在短短的幾分鐘之內就下定了決心的原因,這女人的心計,氣魄也是夠大的。看來,此女的野心不小」葉凡暗暗警惕了起來。

又湊了過去,說道:「辦法,暫時還沒有,不過,估計不久就有了。你等著就是了。」

因為趙鐵海剛才跟葉凡說了經濟區情況,張國華此人味口相當的大。居然一把將段海、庄紅玉、古羊、丁香妹四人一股腦的送入了黨校學習。

當然,張國華打的幌子就是培養年青幹部,加強理論學習什麼。不過,明眼人一看就清楚了,因為這四個人明擺著是葉凡這個前任主任一手提拔起來的。

你張國華還玩這個煙霧蛋有屁用,有幾個官員是傻子。估計就憑張國華一個人還不敢有此膽量的,身後的影子明顯就是賈寶全了。

這種形勢急轉之下迫得葉凡下定了決心,乾脆要搞就搞個大點的。

不放倒賈寶全估計很難讓庄紅玉他們脫身了。要放倒賈寶全,就得找一合作者,衛初婧當然就是首選了。

魚陽費家也是第二人選,想必費默也想坐那位置的。只是費家在市裡的能量不如衛初婧的身後主子羅浩通了。葉凡思輒前後,決定跟衛初婧合作。

「哼」衛初婧冷冰冰的,很不高興,感覺被葉凡愚弄了。

「不信是不是?走著瞧就是了。不過,我有個小要求,這幾個人給我照顧著點就是了。說句實話,我反正要去市裡了,這幾個人交待給你,呵呵……」葉凡說著遞過了一張名單。

衛初婧掃了一眼,不作聲,也沒表態。不過,紙條倒是默默地收到了口袋裡。

晚餐倒也熱鬧,那黑狗湯肉相當的不錯

費玉、衛初婧和她那女秘書都非常喜歡這狗肉,肉吃了不少,湯也整進去了幾碗。

「吃吧,喝吧等下有得你們痛快的了。」葉凡這廝陰森森想著。想到等下晚上時三個女子在床上翻天覆地,盡換短褲的場面葉凡就想笑,這春椒搞的春宮丸效果應該還行的。

晚上,趙鐵海和鄭輕旺知趣的先走了,趙鐵海先去景陽林場,當然是留點時間給葉凡,估計費玉有話交待。

而眼鏡女秘書因為突然遇上家裡出了事,衛初婧安排司機送她回去了。

若大的一個老破宮裡,就剩下葉凡跟費玉以及衛初婧三人了。也不知乾娘葉金蓮是存了什麼心思,說是葉家有位親人死了,晚上也去陪夜了,不會回來。

「費姐,衛縣長,這破宮條件簡陋,晚上休息,兩位不知能否習慣?」葉凡瞅了兩個剛剛洗浴完,穿著一身寬鬆睡袍,胸脯都相當硬挺,號碼也不小的女子一眼,隨口笑道。

「呵呵,有啥不習慣的。小時候我經常睡這種木樓,現在去市裡了,躲在鋼筋水泥灌的盒子樓里,還真有些懷念這木樓。」費玉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