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二十九章二女逼宮

第七百二十九章二女逼宮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到點啦那好。」費玉坐了起來,瞅了葉凡一眼,忍不住笑道:「衛縣長不錯吧?」

「衛縣長當然不錯了,一個有能力的縣長,而且還是海歸人士,不然怎麼能當縣長。」這廝倒沒想到費玉的話里含有其它什麼意思,隨口笑道。

「咯咯我是擔心你把她給吃了,那可就不好了。」費玉白了葉凡一眼罵道。

「吃了,她又不是肉包子。咋吃?」這廝身子暗震趕緊裝傻了,知道剛才鬧出的動靜太大了,估計費玉聽見了。心裡又是一涼,暗道,不會老子剛才摸費姐時她是清醒的吧?

「哼還跟費姐我打馬虎眼,要注意節制著點,影響不好」費玉那話語中好像略略顯出了一絲酸味兒。

「節制啥,小弟我真沒幹什麼,就像對待費姐一樣。」葉凡硬著頭皮解釋了。

費玉身子一熱,那臉皮再厚也禁不住了,紅透了。不吭聲了,乾脆自個兒弄水洗臉了。

「怎麼樣?我葉凡同志啥時吹過牛皮。」某男得意地翹著二郎腿,磕著瓜子,眼神在兩女那已經洗乾淨,更為嫩滑的臉蛋上溜滑著不可一世樣子。

「嗯還真有點效果,我好像回到了25歲時候。」費玉點了點頭,一直摸著自己的臉蛋望著鏡中的自己,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眼睛所看到的是真的。

「沒錯我也有同感。」衛初婧也差不多在做作同樣的動作。

不過,轉眼間。

葉凡總感覺身上有股兩道陰風襲來,有些涼嗖嗖的。轉頭一掃,才發現兩個女子那很是清明的眼睛一直寒煞煞的盯著自己。

「干……幹嘛我臉上沒長花吧?」這廝打著哈哈,還摸了摸臉,心裡在揣測著到底為什麼?

「哼還敢我打馬虎眼?」費玉哼聲道。

這廝心裡一寒,明白了過來,敢情是兩個女人要逼葯。心裡頓時肉痛欲裂。

要知道這『後宮玉顏丸』也要太歲液才能配製的。現在那株太歲『火龍翔天』早進了老蟒肚皮,到哪兒去找太歲液。春椒拿來只能搞春宮丸,又沒法子美容。

葉凡在心裡頭細數了一下,滿打滿算,那後宮玉顏丸存貨也僅剩下十幾顆了。這個東東現在變成絕品了,用掉一顆那就少了一顆,不可再生資源。

日子還長著呢,要是以後某高官夫人要用,那自己不是就得失去一個良好機會。

所以,見到費玉和衛初婧那如狼樣的眼光不懷好意在自己身上掃視著,這廝立即大叫道:「費姐,這葯真沒有了,看我也沒用。就兩貼了。」某狼在嘶嚎著。

「編你就編吧」費玉那眼眉一抬,倒真有點家裡大夫人訓夫架勢。衛初婧估計是礙著費玉在場,雖說沒吭聲,但臉上的憂怨神情卻是我見猶憐。

「不是編的,真沒了費姐。」葉凡又重複了一編,其實心裡有點發虛。

「是不是要費姐出錢買,要多少,你講個數,哼」費玉板上面孔了。

「真沒存貨了,講錢就俗套了。這種藥丸以前是一個老道士配製的,用的什麼土方子我也不曉得。

現在那老道士雲遊去了,聽說去的還是外國,好像是叫啥的牙賣加那旮旯地方。

而且老道士走時也跟我說了,這藥丸的主葯是太歲精果,需要幾百年的那種結成的果才行。

如果費姐有的話就提供一下,等老道士回來我好給他送去也行。」這廝立即又開始蒙人了,不過此法子蒙了許多人了,倒也說得自然,熟練了許多。

「是嗎?」可惜人家費玉是什麼人,葉凡戲演得太好,人家就是不信。

逼問道:「剛才我上來時你跟我說就一貼葯了,現在不是也給衛縣長也上過葯了。難道你把一貼葯分成兩半,小弟,這個可是有些不地道的。咯咯……」

「冤枉啊費姐,我是實心實意,一人一貼,絕沒摻假的。」葉凡趕緊大叫道。這廝下定決心,絕不再掏那藥丸子了。

「費秘書長,估計葉凡是真的沒有了。不過,盧秘書長不是交待你調查清楚葉凡的事是否屬實嗎?

到時好向省委郭書記彙報,這個,既然盧秘書長把權力下放給了費秘書長了,要怎麼彙報這個就全看秘書長您的了。」衛初婧講得輕巧。

話語也不是,不過,葉凡一聽,腦子轟地一聲響,心裡卻是憤憤然了,罵道:「陰這女人他娘的狠啊要是真給費姐稍微偏差那麼一下,搗鼓到盧秘書長那裡,傳到郭書記耳里,那我還在南福混個球?」

「我相信費姐不會的。」葉凡看向了費玉。

「那當然,不過小弟,有時費姐也會犯迷糊的,就怕犯迷糊時給盧秘書長彙報錯了,那個就麻煩了。」費玉輕聲說著,柔聲細雨的好不溫婉動人。

「算啦你們狠,我一爺們跟你們爭也沒意思。不過,就這兩顆存貨了,全給你們了。」葉凡肉痛得直抽搐,從皮包里掏出兩個盒子遞了過去。

「皮包拿過來?」費玉笑道。

「拿去,裡面有避孕套,要不要檢查一下。」這廝調侃著賊笑道。

「你拿那玩意兒幹什麼?有的話也得注意點用,別當時官員出什麼問題還得來找你家費姐,哼」費玉那臉皮比葉凡同志厚得多的,人家根本就不怕這些。某人徹底被打敗了,獃獃地望著費玉不知作何感想,心裡罵道「不虧是秘書長,那嘴,比老子的厚幾十倍。」

費姐掃了皮包一眼,的確沒發現第三個同樣盒子了才還給了葉凡,而且故意轉頭瞅了瞅了衛初婧,笑道:「看來小弟也長大了,是該用那東西了,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