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三十章衛縣長還是原裝的

第七百三十章衛縣長還是原裝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三十章衛縣長還是原裝的

「我就不去了,葉凡,你教我打槍算了。」衛初婧好像對紅豆杉沒興趣,搖了搖頭。

「那好。」鄭場長笑了笑,帶著費玉,方蘭馨去了,趙鐵海本來要留下的,不過葉凡交待他要保護好費秘書長,要知道鄭輕旺一個男人要照顧兩個女人,就怕遇上野豬什麼的危險。

這狼鐺自然保護區相當的大,封山又達幾十年了,已經頗具原始森林特點。像野豬,小號的狼,毒蛇都有。這要是出了什麼問題那就麻煩了。

把打槍的要領給衛初婧解釋了一陣子,她也是興奮地學著,兩人一邊教著一邊在林子里找起了可打的對象,幸運的是發現了一隻蹲著的野雞。

兩人頓時來了興緻,衛初婧放了一槍,沒打中。野雞撲騰著起飛起落地拚命逃命了,在追擊中,倆人不知不覺離開原地已經有好幾里路了。

「累死了,不追了,算啦,放過它了。」衛初婧額上掛滿了汗珠子,頭髮也略顯蓬亂,在白花的村姑服掩飾下顯得相當的有一股子獨特風味。

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下,懶散的斜著,兩腳自然地攤開著,那啥的風光瞧得一旁的某男頓時雙眼發直。

「嘿嘿,衛姐,你這身村姑扮相真是迷人。」葉凡干聲笑著。

「村姑老了,有啥迷人的。」衛初婧心裡蠻高興的,嘴裡謙虛著,不過抬眼一瞧,頓時臉上爬上了一小撮紅雲,白了某猥瑣男一眼罵道:「你好意思。」

「有啥不好意思的,看看又不犯法,何況還穿著衣服。咱這眼雙不是x光機能透視?」葉凡繼續猥瑣著,反正就兩個人,孤男寡女的開開玩笑也無傷大雅。

「你,真是個禍害。」衛初婧有些被噎住了,趕緊併攏了雙腿。而且,沒來由地往四周掃巡了一圈一來。

估摸著是記起了昨晚上的那段旖旎風景,心裡暗暗誹腹著某男:「幸好自己清醒得及時,不然昨晚上就可能慘遭……」

「禍害,呵呵,俺真是禍害的話那現在衛姐可就有點危險囉」葉凡提高了聲音,那眼神一動,露出了一絲**。

「你敢」衛初婧突然面顯凶光,直愣愣地瞪著某豬哥。

「你能把我給吃了不成,或者你去告我也行。葉副縣長mm衛縣長風流記,而且,還是在野花草叢中,浪漫啊哈哈哈……」葉凡是厚臉皮了,反正自己即將離開縣裡,也不怎麼怵衛初婧了,再說,昨晚上的旖旎自己至今有些回味。

「齷齪」衛初婧徹底被某男打敗,側過臉去不理人了。

過了分把鍾,衛初婧好像坐不住了,有些扭捏了起來,望了望葉凡好像不好意思。

「怎麼,不舒服了是不是?」葉凡關切的問道,收斂起了猥瑣。

「沒……沒有……我……你在這裡站著別動,我去去就回來。」衛初婧臉一紅,站起來往林子里走去。

「小解就小解嘛,何必搞得如此的斯文。」這廝心裡譏諷著,嘴裡卻是喊道:「衛姐,要小心啊,別太遠噢裡面毒蟲野豬經常會見到的。要是那啥的不小心鑽出來就麻煩了,而且,那啥的最喜歡白嫩嫩的屁股了。」

「曉得了討厭」衛初婧頭都沒轉,哼道。

這廝施展開鷹眼在周邊掃描了一陣子,感覺到遠處幾十米處好像有動靜,立即施展開了輕身提縱術,猛地一瞧,嘴裡差點樂出聲來,暗道:「好運來了,居然是一頭大野豬,個頭這麼大,至少也有三四百斤。長長的嘴呼哧呼哧著正在夢中約會母豬娘子。」

這廝端起槍正想打時,突然想到了什麼。心裡乾笑著,瞅了瞅五六十米外的衛初婧去小解的地方。嘴裡喃喃道:「估計她也應該選中地方盤了,開始」

這廝不再想,就怕機會失去。手中隨地撿了幾枚石頭,唰啦幾聲,分三個方向全面往野豬身上招呼了過去。

野豬猛然感覺幾個黑乎乎東東分三面飛砸而來,氣勢挺嚇人的,還以為遇上了獵銃等什麼可怕的危險玩意兒。潛意識中身子一竄,往著葉凡給它留的空門逃了出去。

野豬這東東,逃起命也那速度絕不會比世界飛人慢多少的。眨眼間就快竄到衛初婧消失的樹林子里了。

而且葉凡這廝三路跟得緊,來得狠,時不時用石子幫助野豬老兄弟指引著方向,逼著它只能逃往衛初婧那塊地盤了。

果然

當野豬的身影沒入林中後傳來了衛初婧那恐懼至極的尖利慘叫聲,葉凡當然不會讓野豬真的撞上衛初婧了。早就在一旁候著,聽到叫聲後一個猛虎下山,身子一縱速度當然比野豬快多了。

為了表現出神勇。

這廝故意裝著驚慌樣子掄起一根大木棒撲向了野豬,嘭地一聲過後,葉凡被撞飛向了衛初婧嚇癱的地方。

余光中發現衛初婧居然連褲子都沒提上來,還退在腳跟處。估計是剛才野豬老兄猛地沖了進來,衛初婧嚇得趕緊抽身躲閃,不過因為褲子在腳跟處給糾纏著,一下了給拌得摔倒在了一堆高達一米多高的茅草叢裡。

半片白生生屁股是若隱若現,那神秘芳草叢在這廝那靈敏的鷹眼下也歷歷在目。

因為衛初婧情急之下來不及提褲子,摔草地後乾脆蹬掉了一邊褲子想逃走,不小心又給拌倒,那雙腿當即成了八字形,也給了某男大飽眼福的機會。

「快……開槍……」衛初婧咋一見到葉凡,也忘了其它,大聲叫道。

槍這廝根本就是故意沒帶,嘴裡卻是急切的喊道:「忘帶了,你叫得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