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七百四十章秦副省長出馬了

第七百四十章秦副省長出馬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七百四十章秦副省長出馬了

自然,謝開林也是放了幾句屁,他哪有那膽量真帶兵去魚陽搶人。現在可是他正提少將副軍長的節骨眼上,自然不再造次了。

不過,謝開林當即也帶了幾個親衛,開著一輛雄壯軍車直奔魚陽而去,這廝還是相當牛沖的,會不會生事那個天曉得了……

「同志們,也許賈書記有事一時來不了啦,現在又聯繫不上人,我看還是暫時先擱置林泉經濟區的人事調整這一項議題,等賈書記回來再說。再說,大家都是常委,都有一攤子事要忙,費書記,玉書記,你們看呢?」衛初婧看了看錶,波瀾不驚淡淡說道,自然是裝出來的了。

「我看行,以後再議吧」費默掃了衛初婧一眼,點了點頭,玉雅枝當然也沒什麼異議了。

縣常委會也就在一股子怪異氣息中散場了,啥都沒議,完全是在閑談喝茶,而且,即便是閑談,大家一致的都把早上謝家舞月山莊發生的事當作沒聽說過似的,沒人談及那邊的事。

當然,謝家也的確有點能量,再說,謝開發擔任省委副秘書長多年了,也有著一定的根底子。

倒給他找到了秦淮北副省長,因為秦副省長跟省公廳的馬國正關係相當的鐵,聽說還是同學啥的,打了電話後馬國正也有些為難,最後還是答應把事情控制在儘可能小的範圍內。

所以,一天過去了,縣城到處在傳聞著舞月山莊怎麼怎麼的,但到底實情如何,別人自然不曉得了。

晚上,罪魁禍首葉凡同志正躺在溫柔鄉里。一陣子槍炮轟轟過後,衛初婧又被他折騰得死去活來,臉上掛滿了汗珠子,嗔道:「才一次就差點……」

「哈哈哈……真他娘的爽勁,立即繳械投降了……看來老子時來運轉了。」葉凡猖狂的笑著。

「哼小人得志。」衛初婧沒好氣哼了一聲,旋即,有些憂慮的搖了搖頭,說道:「葉凡,這事怕不那麼簡單。」

「什麼意思?」葉凡斜靠在床上,心裡也打了個問號。

「你看看,從昨晚上到現在,已經過去一整天了,怎麼市裡還沒消息。賈寶全目前只是失蹤,就連謝強到現在都沒漏出什麼風聲來。這裡面是不是有什麼不合理之處?如果此刻鬧得沸沸揚揚就正常了,事太反常就有點……」衛初婧那憂鬱更濃了許多。

本來以為這次賈寶全一倒下,自己可是有大希望主持魚陽工作了,沒想到又節外生枝了。

「你聽到了什麼消息?」葉凡皺起了眉頭,咔嚓一聲點燃了一支煙。

「聽說省里有人打了招呼,這次謝家的事估計會低調處理。你想想,直到現在消息還被封鎖著,不然,早就傳翻天了。」衛初婧面上凝重了起來。

「聽羅市長說的?」葉凡懶洋洋樣子,直接問道。現在跟衛初婧的關係也大大改善了,都到了肉搏相見的地步,還有什麼顧慮的。

「你呀你,眼睛只盯著羅市長。你可是有沒想過,我是從哪裡下來的。」衛初婧沒好氣,白了某蠢男一眼順帶著還伸指戳了某人額頭一下,女人之態能媚死豬哥。

「這個倒是給忘了,衛大小姐是從省經貿委下來的,以前在省里消息應該相當靈通的。」葉凡打著哈哈,旋即收斂了笑意,說道:「估計是謝強那位在省里當副秘書長的謝開發二叔在搗鬼了,噢還有,還有省委督查室的那位謝剛堂哥吧,這兩人雙面一夾擊,省公安廳還真有些招架不住了。」

「你看問題看得太簡單,光是一個謝副秘書長和一個省委督察室謝副主任,兩個副職應該還引不起省公安廳重視的。馬廳長不但是公安廳長,人家還是省委常委,省政法委書級,級別比謝開發這個副秘書長高多了。」衛初婧淡淡說道。

「那就奇怪了,難道省里高層另外有人出面了?」葉凡有些疑惑。

「還算不笨,謝家畢竟經營多年,謝開發擔任省委副秘書長也有些年頭了,接交一些副省級高官也正常。聽說他跟咱們省的秦淮北副省長就相當的好,屬於那種很鐵關係的那種。」衛初婧的消息還真是靈通。

「秦淮北,沒聽說過。」葉凡搖了搖頭,轉爾有些懷疑著了,說道:「這個,即便是秦副省長出面,難道馬國正還怕了他不成?人家可是常委。」

「馬國正當然不用怕秦淮北,不過,馬國正跟秦淮北是老同學。」衛初婧有些氣憤地叫了起來。

「原來如此」葉凡哼出四個字後就不再吭聲了,沉默了一陣子說道:「衛姐,你有什麼辦法把此事鬧大?」

「鬧大容易,不過有用嗎?省里高層定了調子,咱們這些蝦米嘎嘣死也沒用的。

而且,現在我所處的位置非常敏感,真有什麼風吹草動的話人家第一個就會想到這事肯定是我乾的,唉……」衛初婧嘆了口氣,腦袋瓜湊在葉凡胸脯前,一臉的無奈樣子。

此女喃喃道:「羅市長也叫我忍耐,說是即便是此事被硬性按壓了下去,但賈寶全肯定沒法在魚陽再呆了。不過,倒是給周乾陽逃過一劫,賈寶全可以到市裡某個偏門行局或政協養老,周乾陽這個一手提拔賈寶全的人倒是一點火沒沾身上。」

「你是說周乾陽沒受損,只是把賈寶全調個位置,然後再安排人下來主持魚陽工作了。那衛姐你不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了。合著咱們忙活了半天,結果卻是鏡中花水中月,,這都什麼世道。」葉凡沒忍住發了脾氣,抬手叭啦一聲把茶杯給甩了出去。

「唉……